学名墨雲離,别称有坑不填太郎无脑乱写斯基_(:3」∠)_
话痨,常混迹狗崽文野圈,近期疯狂沉迷奇杰,其他圈cp也吃型杂食星人。因为太杂食所以可能会推乱七八糟的东西注意。
chuya真是世界第一可爱啊啊啊啊!

#fo我真的没有前途啊我不会更新的!lof是拿来囤垃圾的_(:з」∠)_#

【双狗x崽】贪欲 <3>

*双狗x崽儿,我流狗崽,私设满天飞,小学生文笔,OOC。
* 有生之年系列(x你居然还好意思说?!
*真的,真的不好吃,还很短(´ー`)
*前文...就不放了吧感觉也不咋影响食用_(:з」∠)_

================================



“大人的名字小生已经想好了。”

“是什么?”

“夜岚——取于静夜长风之意。您意下如何?”

在听到那个名字的一瞬间,妖狐便看见那小家伙背后那对小小的翅膀扑楞了一下,像是被雪水润洗过的海蓝石一般的眼睛一下子亮起来,在柔和的阳光下熠熠生辉。
像是察觉到自己的失态,这份欣喜只不过是一瞬之间就消失在那汪海蓝里,随后小天狗粉嫩的小脸上迅速换上了一副不屑的表情。

“庸、庸俗。”

“......”

妖狐感觉自己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僵在嘴角,随时都有分崩离析的危险。

“...不过凭你的水平,能想出这种名字也是不易,吾也就勉为其难夸奖你一下吧。”

“...那还多谢大人赏识了。”

妖狐笑着鞠了一躬,背在身后的手把扇子捏的嘎嘎作响。若不是碍着自家阿爸的情面,他恨不得现在就把这小家伙翻过来架在腿上冲着屁股胖揍一顿,好教他好好体会一下大妖怪的厉害之处。
不过小天狗得到名字之后明显心情大好,哼着不成曲的调子,几乎是一蹦一跳来到鲤鱼旗边坐下,随手抱住一个从旁边经过的达摩趴在上面玩的不亦乐乎。

再怎么别扭,终究也不过是个小孩子嘛。

妖狐无奈地用扇子挠了挠头,又怕小家伙不愿意乖乖呆在结界搞出什么幺蛾子,也就不敢甩手走人,便索性就坐在了台阶上,百无聊赖地盯着院子里的樱花树发呆。

带小孩果然还是好累啊……
妖狐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

“哎,汝在想什么呢?”

妖狐被这声音吓了一跳,猛地一扭头,这才发现原本老老实实呆在结界里的小天狗不知道什么时候蹲到了身边,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搞得他不知为什么反倒有些心虚。

“二...夜岚?你怎么出来了?”

意识到自己差点又叫错名字,妖狐尴尬地干咳一声,问道。

“就吾一人呆在里面太无聊了,就想让汝陪吾说说话。”
夜岚倒也不在意,挨着妖狐身边坐下,一双小短腿悬在半空来回晃荡。

“那——就一会儿哦?要是晴明大人回来了看见你不在结界里,小生可是会很困扰的。”

“...哦。”夜岚撅了撅嘴,也没有反驳,反倒是兴致勃勃转移了话题,“说起来,吾昨晚看见有个跟吾长得差不多的人进了你的屋子。”

“?!”

妖狐一瞬间像是被雷劈中,顺着脊梁炸起一溜汗毛。

“这...哪有的事...”

“吾还听见你夸他好看,风华绝代呢。”

这这这这这...!! 

“嗯...好像还发出了什么奇奇怪怪的声音哦?”

若要描述妖狐此时内心的动摇程度,那或许只能用前一久八岐大蛇封印解除时造成的平安京大动荡来形容了。
莫名被撞破了奸情还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听了墙角?!而且做这些事的家伙居然还是大天狗家未来的花朵?!
要是普通的卿卿我我,以妖狐脸皮的厚薄,被撞破倒也不觉得有什么难为情之处,但问题昨晚拉锯战的后半场可绝对是少儿不宜啊!

妖狐听见自己的声音开始有些颤抖:“...后面的事你也...听到了?”

“什么后面的事?”

夜岚歪过头,一副不明所以的样子,“吾听完汝一个劲儿夸那人,觉得没意思就走了啊?”

感谢玉藻前大人庇佑,没有让小生带歪大天狗家的未来,落下个后半生只能在大天狗家的追杀下度过的下场。
妖狐在心里长吁一口气,偷偷用手背抹掉额角的汗。

“呐,吾问汝,吾好看吗?”

妖狐一愣,狐疑地扭过头,正好对上那双眸子。
夜岚一整个身子凑了过来,几乎是紧贴着妖狐的手臂。他仰着小小的脑袋直直望过来,好看的眉毛浅浅蹙起,皮肤在阳光下白皙到接近透明,浅金色的发在阳光下漫射出柔和的光晕。但最吸引人的,还是那双眼睛,蔚蓝蔚蓝的,在阳光下好像是波光粼粼的海面,但当你直直望进去,又会发现它是危险却有迷人的深渊,一不注意就会把灵魂都交代进去。

妖狐的喉结滚了滚,情不自禁地回道:“好看。”

“那...”

夜岚半垂下眸子,随后又抬起眼,翻身跨坐上妖狐的腿,两人之间的距离一下子缩短到几乎可以感受到对方的鼻息:“与昨晚那人相比,如何?”

妖狐一个激灵,终于把自己漫无目的发散开来的思绪扯了回来。
现在的情况有些不大妙啊...

“这...”

妖狐堪堪向后躲,夜岚也完全没有打算退让的意思,仍然步步紧逼。
直到后背撞在背后的台阶上硌得生疼时,妖狐心里也不由得“咯噔”一声。

“说啊?”

竟然被一个不过百年修为的小妖怪逼到这种程度,妖狐只觉得自己白白修炼出了六条尾巴。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竟然从夜岚的眼里看出些捕食者看待猎物时那种居高临下、玩味而又狡黠的情绪。

或许大天狗这种生物天生就是克狐狸也说不定。
妖狐悲伤地想。

“天狗一族的血脉自然都是高贵优雅的,当然您也不例外啦……”

“汝明知吾不是这个意思。”夜岚抿了抿唇,眼底似乎有阴翳蔓延开来,“他能做到的,吾也绝不会差。”

他?
妖狐眨了眨眼。
但还不等他好好回味这句话的意思,夜岚就又凑了上来,目标竟然是他惊得微张得嘴唇。

见这个架势,妖狐知道自己绝对是躲不开了。自己此时一手得撑着地以免硌伤腰,另一只手还得扶住这位小祖宗的腰以免他从自己腿上摔下去磕到哪里——毕竟,无论是阿爸还是大天狗家,哪边都是他小小一只妖狐得罪不起的。
于是他只好紧闭起眼,心一横,暗自碎碎念起来:小孩子亲亲不就是碰碰嘴皮子而已嘛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何况对方还是大天狗家的人长得又好看被亲了也完全不吃亏嘛更何况这孩子长得还这么水灵灵的又可爱...不不不不比起这个!要是找自己家那位求亲亲指不定还被嫌弃到哪里去了这回不用求就能被亲了反倒还赚了不是吗!

这么想想妖狐竟开始有些心猿意马。

但他突然感受到一股寒意,像是一道冷冰冰的目光,刺得他寒毛直竖。
他心头一凛,睁开眼睛,见夜岚的脸越凑越近,马上就要碰到自己了,急忙用撑地的手反手捂住了夜岚的嘴。失去了支撑的身体向后倒去,腰部直接撞在了台阶上,疼得妖狐呲牙咧嘴到抽了一口冷气。但他也顾不得疼,一把捞起夜岚往结界里一丢:“咳...小生还想起晴明大人交代的事情还没做完,先告退了。夜岚大人还请继续好好修炼。”

话音未落,八百年没认真运动过的妖狐卯足劲撒腿就跑,跌跌撞撞逃离了结界。

望着妖狐落荒而逃的背影,夜岚抬起袖子抹了抹自己刚刚被妖狐脏兮兮的爪子按住、留下了几道灰印子的脸,撇了撇嘴:“无趣。”
随后,他目光一转,视线落在结界大门右侧的柱子后。
他慢慢踱过去,弯腰拈起落在地上的一根泛着光泽的黑色羽毛,缓缓勾起嘴角。


待妖狐终于逃回了房间,一推开门却发现大天狗坐在窗边,手执一卷书,目光却飘出了窗外,也不知道是在看什么。
似乎是被推门声拉回了思绪,大天狗从窗外收回目光,把它投向了妖狐:“回来了?”

“嗯~”妖狐走过去蹭着大天狗坐下,顺势倒在了大天狗的腿上,“大人今天可真早。”

“嗯,今天寮中没什么事,也就过来了。”

“是吗……哎,相比之下,小生今天可是累坏了。”

妖狐拧过身子想环抱住大天狗的腰,却不想触到了腰部的撞伤,吃痛地轻呼一声,还是乖乖恢复了平躺的姿势。

“怎么了?”
大天狗好看的眉毛皱了起来。

“没事没事!”妖狐急忙摆摆手,“今天坐在石阶上的时候不小心被台阶撞到了腰,不是什么要紧的伤,大人不必担心...”

妖狐见大天狗叹了口气放下书,抓住他的手将它们安顿在身侧,随后安慰似的轻轻将自己的手覆上妖狐的双眼。一下子变暗的视野和从掌心传来的微凉的温度让自己因刚刚饱受惊吓而烦躁不已的心渐渐平静了些许。他忍不住舒服地轻叹一声,索性蹭了蹭那只骨节分明的手,小声咕哝起来:“小生从来都不知道带孩子能这么累,竟然把这么累的事情丢给小生,晴明大人可真不把小生当外人。”

“嗯。”

“啧,真不愧是大人家的苗子,脑袋里鬼点子可真多,一会儿叫小生给他起代号,一会儿觉得结界里无聊叫小生陪他讲话,一会又问小生觉得他长得好不好看,还一言不合就要亲...”

话刚出口,妖狐惊觉失言,急忙把已经被舌头抵到唇边的后半句话吞回了肚子。

“亲什么?”

“没什么啦!比起这个,大人要不要...”

“亲什么?”

那人淡淡的问道。
虽然语气还是一如既往,平静的不像话,但像这么执着的追问一件事实在是反常。

于是妖狐拉下覆在眼睛上的手,一双狭长的眼睛眯了起来:“你看到了?”

大天狗表情并没产生什么变化,反倒毫不避讳,迎着妖狐的目光看了过来:“看到什么?”

妖狐挑了挑眉头:“生气了?”

“气什么?”

妖狐没有说话,只是盯着大天狗的眼睛,想从那双眸子里看出些端倪,大天狗也不恼,任他盯着自己。

两人僵持了一阵,最后还是妖狐叹了口气,把大天狗的手拉回眼睛上盖好:“小生也真是蠢,竟然想在比定力这种事上赢过大人...算啦算啦,真什么大不了的事,不值得跟大人细讲啦。小生这会儿心累得不行,只想好好感受一下大人难得的安慰咯。”

放松下来的时候积累的疲倦感总是会在一瞬间涌遍全身,于是妖狐阖上眼,准备小憩片刻。但他却猛地感觉到大天狗的的气息在一瞬间拉近,随后有什么温软的东西停落在了自己的唇上。

是一个吻。
它如此轻,如此短,甚至让人恍惚以为不过是一只蜻蜓在此停歇片刻又立即振翅离开,但残留在唇上的触感带来的酥麻却像是电流一般席卷身体的每个角落,让每一个细胞都为之震颤。

接着,妖狐眼前的视野亮了起来。大天狗收回了手,垂着头安静地看他,鬓边有镀着午后阳光的发丝从耳际滑落。
似乎是看到了妖狐震惊的表情,那双蔚蓝的眸子竟被染上了一层笑意。

“大人真狡猾啊...”妖狐垂下眼脸,背对着大天狗缓缓坐起来,低低说道,“这是无论怎么撒娇都没问题的意思吗?”

“嗯。”

“那...这种程度的话,是没有办法满足小生哦。”

像是得到了意料之中的答案,大天狗无比自然地掰过妖狐的身体,抬起他的下巴吻了下去。但这回也不过是比刚刚那个蜻蜓点水一般的吻加深了些许力度,延长了些许时间罢了。妖狐被这个吻勾起了些许情欲,正想要回应的时候,大天狗又点到为止地拉开了两人距离。

“如何?”

...被耍了。
妖狐气哼哼地吸吸鼻子,声音有些委屈。

“不够!”

于是大天狗再次吻上妖狐,先是细碎的轻啄,随后慢慢地含住那柔软的唇瓣,用舌尖细细描摹每一寸纹理,轻柔地吮咬,惹得妖狐从喉咙里发出一声细软的呜咽。

“这样呢?”

妖狐的眼角此时泛上了水色,看上去有些可怜。

“不够。”

这回大天狗终于是撬开了妖狐的贝齿,卷过柔软的舌尖,粗糙的舌面一寸寸扫过温软湿润的口腔内壁,略微坚硬一些的牙床与上颚,唇舌上都一并沾染上了对方的体温,每一个动作都足以让妖狐浑身颤抖。

“不...”

大天狗没给妖狐留说话的余裕,直接按住了妖狐的后脑,像是要将对方所有的的氧气、心神乃至灵魂一并篡夺,再将对方拆吃入腹融于骨血一般把这个吻加深再加深。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妖狐觉得今天的大天狗果然还是有哪里不太一样。虽然温柔得一如既往,但之后的可以算是粗暴的接吻方式还真是吓了他一跳。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无论是突然凶狠的示爱方式还是突然主动起来的人,妖狐对哪边都讨厌不起来。

终于,大天狗向后退了些许,两人舌尖处拉出长长的银丝。

“这下,满足了?”

“满足了满足了~”像是缺氧一般,妖狐深吸了一口气,随后才笑嘻嘻地舔舔嘴角,“本来小生以为那孩子鬼点子多只不过是个特例,但这下小生可算知道了,大天狗这种生物都是披着正直外皮的狡猾家伙。”

大天狗不置可否地耸耸肩,妖狐却撑起身子向前倾了倾,眯起眼换上另一幅表情:“不过比起这种不痛不痒的东西,小生还是喜欢做一些更舒服的事情呀……”

大天狗垂眼看了看妖狐在自己小腹处肆意游走的爪子:“...随你喜欢。”

“啊呀,大天狗大人还真是温柔呀...”妖狐凑近了些,轻轻吻了吻大天狗的额发,“要是有朝一日再也不能被这么温柔对待的话,小生该怎么办呐?”

“那就最好乖乖呆在我身边,让这一天永远都不要到来。”

大天狗声音低低的,语气毫无波澜却又不容置疑。

妖狐听后,笑了起来。

“嗯,谨遵大人之命。”


==============================

要不是因为删东西我都简直要忘了自己是靠写狗崽起家的了_(:з」∠)_(x脸呢
感觉自己最后老是拿对话结尾的毛病真是没救了。

这回尝试了(一点也不)社情的亲亲,但就是这种程度我也觉得特别破廉耻_(:з」∠)_
捂起自己因羞射而倍儿红的老脸(x
怕是一辈子都炖不出肉了哈哈哈哈哈
emmmmm也不知道这个会不会被和谐哦……

评论 ( 8 )
热度 ( 24 )

© 二離砸成天睡不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