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名墨雲離,别称有坑不填太郎无脑乱写斯基_(:3」∠)_
话痨,常混迹狗崽文野圈,近期疯狂沉迷奇杰,其他圈cp也吃型杂食星人。因为太杂食所以可能会推乱七八糟的东西注意。
chuya真是世界第一可爱啊啊啊啊!

欢迎勾搭w #lof即置物场#
#挖坑不填惯犯,慎fo#

【狗崽】清风雅乐·貳

#ooc有,慎入#

对于白送上门的达摩,一开始小妖狐是拒绝的,但不吃白不吃,更何况自己也想快点帮上阿妈的忙,也就不再抗拒吃白食了。

但小妖狐觉得自己总这么吃人家的也不太好,不然想个法子当面报答大天狗怪叔叔一下?
他一边这么想着,一边狠狠咬了一大口达摩。

达摩真好吃_(:3」∠)_
沉迷欧气达摩无法自拔的小妖狐_(:3」∠)_

可惜这怪叔叔来无影去无踪,小妖狐完全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来投喂自己的,只知道自己每天一醒来面前就多了个达摩。

没办法,小妖狐只好每天躲在结界的角落熬夜等怪叔叔,可惜每次都熬不住睡着了。
每天早上看着结界里多出来达摩,小妖狐都恨的牙痒痒。

就这么熬了许多天以后,小妖狐终于逮到了那个偷偷摸摸给自己丢达摩的怪叔叔。

「你要丢就光明正大的丢,偷偷摸摸的干什么!害得我每天都要熬夜等你!」

「......」

那个人愣了愣,低着头不作声,仿佛是做错了事一般。

「干嘛不说话!」

「...吾怕汝会因为是吾丢的,就不会吃了。」

「!」

小妖狐的心脏猛地一跳,感觉血液全都往头顶上冲。

「好、好啦!都是我的错!那我允许你没事来找我玩还不行吗!」

为了掩饰自己红得像是西红柿一样的脸,小妖狐低下脑袋,拽了拽那人的袖子。

「坐下!」

「?」

不明所以的大天狗乖乖坐了下来。

「把面具摘掉!」

小妖狐接着命令道。

「???」

「叫你摘你就摘!哪儿来那么多废话!」

「哦。」

虽然已经做好准备被那面具后的脸吓到,但真正看到那张脸的时候,小妖狐一愣,只觉得一瞬间仿佛全世界的花都开了。

浅金色的发被镀上了白月光,一双墨蓝色的眸子仿佛一汪毫无波澜的深潭,只要看一眼,感觉灵魂都要被吸进去了似的。

果真和家里的小姐姐们说的一样,隔壁欧皇家的大天狗大人相貌英俊气质不凡,简直就是完美一词的化身,怪不得全平安世界的妖怪都想嫁给他。

啊呸!
我可是公狐狸啊怎么可能嫁给他啊!

「怎么了?」

「闭、闭嘴!」

小妖狐猛地回过神,不知为何突然烦躁起来。于是他冲过去,猛地撩起大天狗的额发,在脑门上亲了一口。

「?!」

大天狗被这个举动吓了一跳,猛地捂住了额头。

「这是你这些天投喂我的还礼!我现在还小,也拿不出什么东西还你,所以先拿这个代替一下!等到我长大变成厉害的大妖怪了,就拿更好的东西还你!」

「......」

「而且我亲了你,你现在就是我的东西了!我不许你在外面背着我偷偷撩小姐姐!听见没有!」

大天狗从震惊中回过神,满眼笑意。

「好。」

小妖狐感觉自己被那个笑容晃得眼睛都张不开了。
你说你一个大男人长那么好看干什么!虽然比起我来还差这么一丢丢...

为了掩饰自己的慌乱,小妖狐靠着大天狗坐了下来,把自己缩成了一小团。

「别动,让我靠一下。」

「嗯。」

「...大叔。」

「吾不是大叔...怎么了?」

「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的啊?自从阿妈把我带回来,我都没有出过家门呢。」

「外面啊……」

大天狗抬起头,望了望远方的月亮。

「外面的景色很美,有樱花林,有纯白的雪原,有热闹的集市...汝还会遇到各种各样妖怪们,听到各种各样的故事,甚至连汝自己都能变成一个有趣的传说。」

「那...斗鸡是什么啊?阿妈说我长大了,就带我去斗鸡!」

「那个叫斗技...只有厉害的大妖怪才能去哦。」

「是嘛?那我要快点长大,去斗鸡场打大叔!」

「...都说了不是大叔啊…」

「叔...」

「嗯?」

「我困了…」

「那就睡吧。」

「唔...」

睡梦里,小妖狐再次迷迷糊糊地听见了第一次见那人时听到的笛声。

悠扬,宛转,却寂寥无比。

--------------------------------------------

自那之后,非洲人阴阳师少女家里的结界里总会出现一两个来历不明的达摩;而小妖狐的经验也总是要比结界里别的式神们涨得要快一些。

终于有一天,小妖狐长成了大妖狐,可以和阿妈和可爱的小姐姐们一起出门玩耍了。

「阿妈,现在的小生,你可还算满意?」

妖狐的耳朵微微动了动,他扬起嘴角,用手里的折扇抬起了少女的下巴。

「满意满意!超级满意!嘤嘤嘤我家崽儿就是帅气到爆炸!阿妈好欣慰!QWQ!」

非洲少女激动得满眼泪花,一把抱住了妖狐,把鼻涕眼泪全都蹭在了他的衣服上。

「唔...但是好奇怪啊,」

非洲少女从妖狐怀里抬起脸,盯着妖狐的脸疑惑道。

「崽儿你怎么比你同期进来的白狼长得快呢?感觉一下子就长大了!分明前一阵子还这么小只...」

「呃...」

偷吃了别人家的大米...呸,达摩作弊了这种事小声说不出口啊!

「比起这个,阿妈你快带我去打本儿好不好?我也想快点变强呢。」

「好啊好啊!崽儿那么帅,肯定不可能是二秃子的!」

然而,在御魂副本门口,妖狐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

「雾草!!那不是隔壁欧皇吗!!快去抱大腿!」

显然非洲少女也看到了欧皇的队伍,立即凑了上去请求组队。

欧皇淡淡瞥了眼非洲少女的队伍,也没拒绝。

和欧皇组队之后,妖狐斜眼偷瞄了一眼旁边那个身影,发现他戴起了那个好久都没见到过的面具。

虽然很想凑过去打招呼,但毕竟阿妈告诫过自己不能接近欧皇家的式神,也不能暴露自己偷吃人家家的达(da)摩(mi)的事,也就强行按下了这个冲动。

呼呼,这回可得让你好好见识小生帅气的身姿。
妖狐暗暗想,忍不住骄傲地扑楞了一下耳朵。

-------------------------------------------

副本内。

「突突突突突突突!」

打出一个大招之后,妖狐兴奋地叫了起来。

「阿妈你看!小生不是二秃子哦!」

「崽儿好棒!摸摸崽儿的大尾巴!」

但欧皇的脸色却不怎么好看。

「能不要抢火吗?我家大天狗都没火发大招,不怕翻车吗!」

「啊!对不起...」

非洲少女这才想起来御魂副本很容易翻车,可不是随便闹着玩的,于是愧疚地摸了摸妖狐的脑袋。

「对不起啊崽儿...你现在攻击力还太低了呢,把火让给隔壁的大天狗,阿妈回去给你吃黑达摩好不好?」

妖狐在这一瞬间是那么痛恨自己的弱小。
但他还是笑了笑,打开扇子。

「没事的阿妈,没有黑达摩吃也没关系,留给茨木基佬好了。小生让火。」

「嗯、嗯...」

他默默收了扇子,望了望远处的那人。

那人带着面具看不清表情,但妖狐能确定他并没有往这边看。
仿佛对胜败完全不关心似的、强者独有的淡漠。

第二轮,轮到了大天狗的回合。
妖狐的目光紧紧盯着那个人,仿佛要把他盯穿。

只见大天狗展开翅膀,腾空而起。团扇一舞,从那扇下生出的飓风便像是猛兽一般叫嚣着扑向了敌人。
呼啸之后,一切都消失在那令人畏惧的狂风中。

一波带走。

妖狐被这绝对压倒性的力量惊得说不出话来。

原来这个人这么强。
分明只是个半夜不睡觉跑来偷摸自己的尾巴顺便投喂自己的大叔而已。

妖狐心里突然生出几分恨意。

恨自己的弱小。
恨那人的强大。
那种凌驾于一切之上的强大,让人无法触及的强大。

你这么强,叫小生如何追上你呢?

--------------------------------------------

副本结束了,欧皇朝非洲少女点点头,带着自己的队伍离开了。

妖狐注意到大天狗一直注视着自己这边,最终却什么也没有说,跟着欧皇离开了。

「阿妈。」

「嗯?」

「下次小生不想再让火了。」

「...好。」

「阿妈。」

「嗯?」

「小生要变强。」

「嗯。」

================================

沉迷于自己一日两更的帅气中无法自拔_(:3」∠)_【脸呢!
写得根本停不下来!
抱住狐狸崽子一阵猛蹭啊喵!!!

【论#为何非洲少女从未发现自家结界多了一只大天狗#的迷之小剧场】

(第100次御魂五层本门口)

雪女:(怜悯)又是三星呢阿妈。
莹草:(怜悯)又是三星呢阿妈。
茨木:(滑稽)又是三...
我:(掀桌)闭嘴!!!我不打了啊啊啊啊啊!!!都不出好货打个毛线毡子啊!!

雪女:(怜悯)狐狸崽子没有好御魂了。
莹草:(怜悯)狐狸崽子没有好御魂了。
茨木:(滑稽)狐狸崽子...
我:我打!我打还不行吗!!!嘤嘤嘤感觉肝脏被掏空...

茨木:你怎么老是打断我说话!信不信地狱之手就给你捏2000!
我:爸爸!!!!你说是啥就是啥!!

于是可怜的非洲少女又在御魂本里肝了一晚上。
遂永远不知道自家狐狸崽子被隔壁大天狗摸了屁股吃了豆腐。

呵。
不要问我为什么那么怂_(:3」∠)_
脸黑,任性。
呸。

评论 ( 5 )
热度 ( 56 )

© 二離砸成天睡不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