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名墨雲離,别称有坑不填太郎无脑乱写斯基_(:3」∠)_
话痨,常混迹狗崽文野圈,近期疯狂沉迷奇杰,其他圈cp也吃型杂食星人。因为太杂食所以可能会推乱七八糟的东西注意。
chuya真是世界第一可爱啊啊啊啊!

欢迎勾搭w #lof即置物场#
#挖坑不填惯犯,慎fo#

这个太太的文笔我好喜啊!!!准备转一个系列存着好好学习qwq
这是一。

且行且歌:

一对冷cp😂15大圣99猴哥。




[作者还没看过电影_(:з」∠)_ 有BUG欢迎指出]

[OOC预警! OOC预警! OOC预警! 重说三!由于OOC造成的任何不适博主概不负责_(:з」∠)_]

也许看完了电影会羞愧地删掉_(:з」∠)_








孙悟空得到了一面镜子。

青铜鱼纹,背刻篆文,还有繁复冗丽的奇异花纹,鸟鱼虫兽,祥瑞双菱。许是在土中埋得有些久了,镜面昏黄得有些模糊,奇怪的是并不生锈。孙悟空照了照那面镜子,镜子里一只脸长长的猴子边挠着下巴边瞪着他。

他放下那面镜子,低头看着那个光着头的小男孩儿:“你把这个给我干嘛?”

小男孩儿的脸红扑扑的,像只刚成熟的桃儿:“我在水边捡到的,大圣。”满脸的求表扬。

孙悟空还是没弄明白这熊娃儿为啥要把这个镜子给他,他想了想,看了眼小江流儿童稚可爱的脸蛋,还是没把那镜子扔了,随手揣进了怀里,又敷衍地摸了摸男孩儿的脑瓜。




晚上孙悟空躺在石头上,后脑勺枕着一手胳臂,有一搭没一搭地数星星。

晚风幽来,明月皎光宛若澄澈莲华,将漫天星斗遮去大半。孙悟空没能数着多少星星,啧了一声,吐掉嘴里叼着的草,渐渐的也就迷糊过去了。

等他再醒过来的时候,是被吵醒的。

他烦躁地睁开眼睛。

那声音还在继续,在幽深夜里显得突兀。

“师父给俺老孙这个镜子到底是干啥用的……”声音停了一会儿,“是说我平时太不修边幅吗?”

三更半夜的谁在他耳边瞎叨叨扰人清梦。

那声音清亮,倒像孙悟空白天瞅见的山涧一泊清泉,潺潺流淌渤然生发,日光照在飞溅而起的水花上,晶莹剔透宛如珠玉碎溅。

“可怎么俺老孙在这镜子里啥都看不见啊……”

孙悟空茫然了会儿,然后才意识到声音是从自己怀里传出来的。

他怀里有什么?

他思考了一会儿,才想起那面镜子。

何方妖怪?

他慢慢把那面镜子从怀里掏了出来,盯着那镜子后面繁复的可疑花纹犹豫了会儿,最后决定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做好了看见各种各样奇怪东西的心理准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镜子一翻!




““诶???””




大约已是到了后半夜,月华黯淡下去,星斗倒是重见天日,漫天星子灼目异常,四周草丛里不知何时飞起数只萤火虫,幽光明明昧昧宛如银河倒流。

孙悟空瞪着镜子里的猴子,镜子里的猴子也瞪着他。

“这什么镜子啊我说?为什么镜子里映出来的不是俺老孙是你?俺老孙的脸什么时候那么长了……你何方妖怪?”

“这是我的台词好吗?”镜子里的陌生猴子头顶金箍,眦角颇圆,脑后的毛留得长了,像是凡世间人类留的长发,看着倒有点像他花果山上还没成年的小猴儿模样。镜子太小看不到全貌,只能看见一张相对于他自己而言俊丽清秀得算是有点可爱的猴脸。孙悟空皱起眉毛:“你花果山上的?”

“是啊,你也是吗?”对面猴子的面色缓和了点。

紫气环绕,巍巍山脉,云遮雾绕间花果丰盈,风流云散,瀑布声势如雷,老树撑开通天伞荫,百年悠悠。

东胜神洲,傲来国,花果山。

那是他的故乡。

……

他们的。

原来是老乡!

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

“你也很久没回过家了?”孙悟空看着对面的猴子露出和他相似的怀念掺着点落寞的表情,鬼使神差地问。

“是啊,很久很久了……”

同是天涯沦落人。

“有空还是回去看看吧。”孙悟空换了个姿势坐着。“我估摸着那棵老桃树又该结桃儿了。”

“没空啊……”对方的表情更苦了,“我还有事要做。啧,你这么一说我真馋,那棵老桃树结的桃儿最好吃了。”

“很重要的事?”

“嗯。”对方轻声说,“在没完成前,我不能回去。”

他的声音很轻,飘在风里像是要散去,声音里的坚定意味也很轻,却足够刻骨。清秀面容上那双赤金色的瞳孔逼人的亮,如染熔岩。

“我刚开始还以为你没成年,还在山上……”

“还没成年你奶奶个腿!俺老孙六百岁了好么!”

“别骂人啊!?你长那么嫩认错了怪我!?”

对方竟然比他还老。孙悟空咋舌。再看看镜子里的猴子气得瞪圆了眼睛的模样,怎么看都觉得他没到那个岁数。

“你没骗人吧……”

“骗人俺老孙小狗!”

“……你也姓孙啊?”

“嗯。”好像还气鼓鼓的不想和他说话。

“叫什么?”孙悟空难得好奇。

“听好了,俺老孙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就叫——”




那个名字灌进耳朵里的一瞬间,孙悟空猛地站起来把镜子给掼在了地上。

他气呼呼地盯着躺在地上的可怜兮兮的镜子,觉得不解气,又上前去踩了两脚。

镜子里的猴子还在说话:“诶怎么突然没人了?喂你叫什么名——”

日光在此刻破晓而出,瑰丽璨明笼罩世间,那把清亮的声音断线一般戛然而止。

孙悟空死死瞪着被踩在脚底下的镜子,哼了一声。

不说话了?想冒充他?门儿都没有。

他慢慢把脚移开,盯着镜子看了会儿。

咦……真的不说话了?

把镜子翻过来,昏黄镜中的清秀面容已不见踪影。




孙悟空观察了几天,发现那冒牌货只有在晚上才会出现。

他对于对面的冒牌货顶着一张嫩出水的脸为什么就能凑不要脸地自称俺老孙这点怎么都习惯不了,有时候说话就重了点。

对面的孙悟空觉得他这几天冷嘲热讽的特别奇怪,有天又突然想起来,“你还没说你叫啥名儿呢?”

俺?孙悟空抽抽嘴角。俺怕说出来吓死你。

“啥嘛?俺老孙在花果山上没见过你啊。你多大了?”

孙悟空一个没忍住,就冷笑着告诉他了。

当然,他得到的反应和他自己相差无几——




望着镜面里天翻地覆的画面,听到“哐”的一声巨响传来,再有那把清亮的声儿恨恨地从镜子里传来,一字一句咬牙切齿:“敢冒充你孙爷爷我,活腻歪了你!给俺老孙滚出来!吃俺老孙一棒!”

呵呵。

孙悟空又抽了抽嘴角,说得你好像真货一样。




两只猴子从此相看两厌。




有天晚上孙悟空睡着睡着被叫醒了。镜子对面的猴子趴在镜面上,赤金色的眼睛里暗藏狡黠。

“冒牌的,你说你是我,有什么证据?”

“……”孙悟空得承认他还没睡醒,还没反应过来,要不他怎么会觉得那双一看就知道没打什么好主意的赤金色的眼睛挺好看的。

“世人皆知,齐天大圣孙悟空身如玄铁,火眼金睛,长生不老,七十二般变化,手持如意金箍棒。”

“……所以?”

对面的猴子忽然消失了,声音却依旧在传来:“你要是能做到和我一样,我们再谈。”

孙悟空眯着眼找了半天,才在对面镜像里硕大皎明的月轮里找到趴在镜子一角的小苍蝇。

小苍蝇变成了毛茸茸的小黄鸡,嫩红的喙啄了啄镜面:“或者,你把你的金箍棒拿出来给俺老孙瞧瞧。”

孙悟空沉默了。

“干嘛不说话了?承认你是假的了吧?”

孙悟空低头看着手腕上的玄铁法印,月光清浅如霜,法印仍然禁锢着他一身神通,不容半分反心。

九天神佛十万天兵,都为了这么个法印算尽心思费尽心机,只求折断他一身傲骨剪去他满身羽翼,为了那份曾经的冒犯,让他狠狠跌落尘埃。

光浅如霜。

对面的孙悟空察觉到了什么,他收了神通,一张清秀俊丽的脸趴在镜子上,赤金色的瞳孔里隐约有些担忧:“你怎么了?”

他想了想,又有点犹豫地说:“你知道你错了就行,看在你也是花果山的份上,我也不会真把你……”

“我是冒牌的。”

“……啊?”

孙悟空像是没看到对面人错愕的神情,他垂眼看着手上冰冷的玄铁法印,同样赤金色的瞳孔里波澜不兴,隐约有着深深痛苦。月光笼罩着他,投下的阴影浓得化不开。

仿佛挣扎在无边深渊,求救无门。

“我是冒牌的……”他重复说,“我只是一只……”




“平凡的猴子罢了。”




晚风簌簌摇曳而过,月轮看着这一切,宛若一只沉默的通灵的眼。




对面没了声息。孙悟空不想管。他把镜子放在一边,自己仰面躺倒,一手高高举起,在月光下看自己张开的五指。

这双手曾经可以毁天灭地握碎生死握住他全部骄傲,而现在它脆弱不堪一击。

曾经的齐天大圣慢慢地张开五指,又慢慢收拢。

他翻个身合上眼。

天边泛起鱼肚白,深沉浓稠的黑暗积压在光明即将破空而出的边缘,乌云被缓慢地渲染成绚丽华美的苍茫云霞。

孙悟空睁开了眼睛。他没能睡好。

疲惫地翻了个身,那面镜子映入眼帘。他忽然一怔。

镜子上歪歪扭扭的写了行字。似乎是考虑到镜像相反又不习惯,反过来写的字体歪歪斜斜丑的不行。

好吧,我信你了。

看着像个少年其实似乎已历经了百年沧桑的家伙趴在镜面上兀自睡得香甜,秀丽眉目舒展开透着放松的意思,赤金色的双眸合起,带点金色的睫毛长长的,拢下两片扇形的浅浅阴影。

看着这么张脸谁信他是一怒伏尸百万天地为之震颤的齐天大圣啊。怎么看都未成年吧。

孙悟空看着看着就笑,皱了一个晚上的眉毛终于放松下来。他保持着这个侧身的姿势,枕着自己的手臂,和镜子里睡得香甜的猴子面对着面,又睡了过去。

好吧,我也信你了。

日光挣破了黑暗,铺满整座苍穹。




对面那只孙悟空的生活似乎比他精彩的多,有时候对方会和他说两句,抱怨一下今天那个妖怪可真烦人,老孙都和他说了不约怎么还是缠上来,烦的我赶紧一棍子打死了事。师父又唠叨自己了那可是妖怪能不杀么,八戒那个呆子又犯痴偷懒耍滑去了,看俺老孙不整他一整(孙悟空心想这八戒不会就是那头猪吧)。他知道对方身边有很好的同伴,四个人一匹马,一起去西天取经。他知道这个看着像个少年的家伙其实很靠得住也厉害的很,看着桀骜不驯实际上心肠软又爱死扛着责任不撒手,笑着说这算啥,俺老孙可是齐天大圣。那笑容张扬到天地失色。

真好啊。

看看自己,好像还真没有半天齐天大圣该有的威风。

“你说你被封印了?什么封印?”镜子里的家伙用金箍棒戳着镜面。

孙悟空抬起手腕给他看上面的玄铁法印。

“看着像是如来的手法。”对面的家伙指挥着他把手腕翻过来看另一面,念叨着上面晦涩难懂的梵文,“不过我当年并没这个。谁把你救出的五指山?”

“江流儿。”

“……啥?”

“就那个小男孩儿。你见过的。”

“哦哦是他,江流儿这名听起来有点儿耳熟……不过怎么是个小孩儿……”

“谁把你救出来的?”

“我师父。”

“唐僧?”

“要叫师父!那也是你师父!”

“好好好,师父,师父。”孙悟空心想这家伙不是比他大么,怎么比江流儿还难哄。

“按说你应该也是师父放出来的,怎么比我早了许多……”

孙悟空趴在石头上看镜子里的家伙用同样的姿势趴着,秀丽的脸一副伤脑筋的表情,忍不住就悄悄勾了下嘴角。

偏对面那家伙眼尖:“我说你笑啥呢你笑?”

“咳,没啥。”

“俺老孙看到你笑了!”

“是是是我笑了笑了,连笑都不给啊?”

“……谁说不给。”镜子里的家伙嘟囔着吧把目光移开了。




这种生活出乎意料的有点美好。

就在孙悟空有点习惯这种白天带孩子,晚上见基友的生活的时候,一颗重磅炸弹把他给砸懵了。

江流儿的死。

小小的手,柔软的手,还没来得及抚摸众生的手。

在孙悟空那双颤抖的手里,慢慢地,了无生气地,垂了下去。

他想起曾经被他烦的不行的一声声大圣,想起踢踢踏踏细细碎碎的跟在脚边甩也甩不掉的脚步声,想起光影纷沓间憨憨的笑脸上露出的一颗小虎牙。

想起飞沙走石间那只代表了全心全意信任的冲他伸出的手。

他没能握住的手。

已经凉透的手指,小小软软的手指。

那手太小太小了,他用尽力气也握不紧,生怕碎了。

他摩挲着那只磨损破烂的玩偶,慢慢地用拇指擦去上面的泪水。




——“你是齐天大圣孙悟空吗?真的吗?”




“抱歉……我不是啊。”

“我只是一只……平凡的猴子而已……”




这颗炸弹把他砸傻了,也砸怕了。

孙悟空沉在深深潭水里,鱼儿发出深蓝的细碎荧光宛如澄明莲华,温柔地亲吻他的手指。

我不管,我不管……我不能管……我没能力去管。

我已经不是齐天大圣了。

玩偶漂浮在水里,长长的须儿被水波卷着,鱼儿好奇地亲吻它的面颊,又飞速游走。




此处深渊,唯余寂静。




他爬上岸。

乌云蔽月。星斗懒洋洋的,有一搭没一搭地发着暗盈盈的昏光。

镜子被他放在了岸边。

孙悟空用沾满水珠的手捡起这面镜子。




——“你给我这个干啥?”

——“我在河边捡到它的,大圣。”

小男孩儿仰着脸求表扬,脸蛋红扑扑的,像只刚熟透的桃儿。




“孙悟空。”




这一声来得有些突兀,他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这把清亮又熟悉的声儿来自哪里。

对方声音里透着一股子严肃,一字一顿地叫着:“孙悟空。”

这倒是少见。平常他们互相称呼大多用“你”或者“喂”,叫名字的倒是第一次——那样实在太过别扭。

乌云里漏下一丝隐约暗淡的月光来,孙悟空才隐约看清了镜子里对方的脸,清秀的熟悉的脸——

——染着血。

他的心脏突然抽紧了。

“你给俺老孙闭嘴,听我说。”半张脸染着血色的孙悟空用难得一见的凌厉目光注视着他,“俺老孙现在正忙着,师父丢了,我没那么多时间给你做知心哥哥。”

他喘了口气,接着往下说:“人死不能复生。”

六个轻飘飘的字,重如泰山,比五行山还要让他喘不过气。

孙悟空沉默。

“重要的东西,得靠你自己用棒子去护着。”

“否则,就算别人把你的东西毁了,你也不能说什么。”

孙悟空拳头攥得紧紧的,掌心麻木得感觉不到疼痛,他慢慢地抽了口气:“……你不懂。”

那声音嘶哑难听得不像他自己。

镜子里的家伙沉默了会儿,忽然厉声道:“我为什么不懂!?”




月轮挣脱乌云的束缚,澄明月辉从九天之上流淌倾泻,晶莹剔明,像是什么地方终年不化的皑皑白雪。

月光照着那面镜子,镜子里半脸染血的家伙横眉怒目带着熟悉的勃然杀气和铮铮傲骨:“我为什么不懂!?你就是我,我就是你!如果我被锁了一身神通,也许我也不能把他救回来,可是就算拼了这条性命不要!我也不会只是坐在这里,放任天下大乱百妖横行为祸世间!退一万步讲,我也会拼了命去给那小孩报仇!就好比若是有人伤我师父一根汗毛,我要他全家陪葬!!我为什么不懂?我们都是——”他深吸了口气,赤金色的瞳孔睁得大大的,分明是杀气凛然的模样,眼角却隐约有些晶莹:




“齐天大圣孙悟空!!!”




那一刻没人敢说他眉目清秀宛如好女,那血鲜艳灼目仿佛刻入骨髓,那杀气与傲骨熟悉得仿佛来自灵魂深处。孙悟空熟悉那杀气与傲骨,它们只能来自一个人。

一个骄傲得顶天立地的人。

是的。是他,是曾经的他。是未来的他。




是齐天大圣孙悟空。

竖旗为妖,坐与天齐。

——“这天庭又算什么?俺老孙,怎么就当不得玉帝?”

镜子里的猴子伸出染血的小指:“喏,拉钩。你可是我,可不能给咱们丢脸。”

他赤金色的眼睛睁得大大的,眼角似乎隐约有些晶莹。

他为什么要哭呢?

镜子外的猴子这样想着,垂头发现一颗水珠砸在自己面前。

他慢慢伸出小指,碰了碰对方。




“好。”




“我听观音菩萨说……把镜子打碎的话,我能短暂的到老弟你这边来一次。”

“哈?”

“所以如果老弟你有麻烦的话,尽管打碎镜子叫猴哥吧!俺老孙一定会来的!”




混沌挑起细长阴冷的眉梢:“你是谁?”

孙悟空木着一张脸,他刚刚被混沌丢出去,没掌握好着陆方式,导致本来护在怀里的镜子摔了出去,四分五裂。

没等他做出反应,白光忽然大盛。

凤翅紫金冠,黄金锁子甲,藕丝步云履。

如意金箍棒。

来人一边冲他伸出手,一边扭头,金箍棒遥遥指向半空中的混沌,如血夕阳下挑起的眉目笑意桀骜不驯,张扬得天地失色。

孙悟空握住他的手从地上站起,披焰为甲,火红披风猎猎飞扬宛如泼天夕阳,一手从耳中掏出金箍棒,遥遥横指混沌,赤金色的瞳孔熔岩流淌,带着一点凛凛杀气和铮铮傲骨。

没有人能折断他们的骄傲让他们低下头颅,哪怕天地。




““俺老孙,行不更名坐不改姓——””




“东胜神洲傲来国花果山水帘洞,齐天大圣孙悟空!”




END.




“让我们再战他个十万天兵!”

“好……不过你比我想象中矮诶。”

“……闭嘴!!!”



评论
热度 ( 620 )

© 二離砸成天睡不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