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名墨雲離,别称有坑不填太郎无脑乱写斯基_(:3」∠)_
话痨,常混迹狗崽文野圈,近期疯狂沉迷奇杰,其他圈cp也吃型杂食星人。因为太杂食所以可能会推乱七八糟的东西注意。
chuya真是世界第一可爱啊啊啊啊!

欢迎勾搭w #lof即置物场#
#挖坑不填惯犯,慎fo#

今昔如是

萌的哭起来。
这是二。
大大的文我可以看一年_(:3」∠)_

且行且歌:

大约……这也是另一种层面上的大圣归来?

七千好累啊……铺垫太长真要命。这臭毛病什么时候能改改。

可能……前面看起来有点枯燥[doge]请坚持到最后

OOC!OOC!OOC!重说三!

内含剧透!慎!




今昔如是




“若是遇见从前的我,请带他回来。”




九天之上,有静心莲台。

莲台四周有檀香缭绕,走出篆字轻烟,云遮雾绕的,就静静燃过了百寸光阴。

一寸香,一年春。

天上一日,人间一年。

莲台是每次蟠桃盛会时提供给佛祖们的休憩打坐之地,终年燃着袅袅佛香,佛子敲着木鱼,隐约有庄严晨钟从远方传来,声声入耳,全是十二万分的庄重肃穆。

斗战胜佛一向是不喜欢这佛门清净之地的,尽管在成佛将近十六年以后他已经在旃檀功德佛的唠叨督促下学会了“恪守佛门本色”,学会了不打打杀杀不嬉笑怒骂不轻易喜怒形于色,甚至学会了安安静静地双手合十打坐念经,但他始终不喜欢这些地方。其中包括他在西天灵山的斗战胜佛庙。

斗战胜佛鲜少去做一般佛子会做的事情。别人打坐他发呆,别人念经他睡觉,唯独打架还算积极。可当年唐僧师徒西去取经荡平了世间大多成气候的妖怪,剩下的不过是些小喽啰。如今太平盛世,又哪来那么多妖怪打。

别的佛子致力于实现凡人愿望以求香火旺盛之时,斗战胜佛也懒洋洋的不愿动弹。

这间接导致了凡间斗战胜佛庙的香火稀薄。

凡人总是势利而又实用的动物。

不过与此相反的是齐天大圣的名声在凡间倒是愈发响亮。三打白骨精,大闹天宫,智取芭蕉扇,偷吃人参果。似乎凡人们都更喜欢这无拘无束无所不能的英雄,而对斗战胜佛那披了袈裟眉点朱砂端坐莲台的佛子形象兴致缺缺。

斗战胜佛并不在意这些。活得自在便好。

他本天地一石猴,沐浴日月精华而生,有感于天地所化。无父无母,无欲无求,无爱无恨,无法无天。




生而自由。

没有什么能束缚一颗生而自由的灵魂。




到了后来他已记不得过了多少岁月多少春秋,神祗的生命委实太过长久,沧海桑田,海枯石烂,不过弹指一瞬。洞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尽作如是观。尘世早已不是他们当年离了东土西去取经的模样,追求长生的皇帝早已驾鹤,连同东土大唐那辉煌已极的朝代一并化作神佛漫长生命中一抔微不足道的黄土。

旃檀功德佛闻说,双手合十,低眉敛目,淡淡一声:“阿弥陀佛。”

不过如此。

斗战胜佛想了想,觉得自己的乐趣,大约也就剩下吃桃儿了。这还是天下猴儿所共有的乐趣。

倒也不错。

九天之上最出名的桃儿便是瑶池王母的蟠桃盛会,可惜这个会本身和斗战胜佛就是八字相冲的,虽然王母年年都送来请柬,他去了一两次,也就不再去了。

没啥去头。纵那蟠桃真能令人长生不老法力大增,又与他如何相关。他是只猴儿,猴儿的本性便是爱吃桃儿,天上桃儿地上桃儿,能吃得痛快便够,本就所差无几。

更何况,在斗战胜佛心里,那珍贵蟠桃还比不上花果山上的凡桃儿好吃。

他成佛后不是没回过花果山,满山猴子猴孙欢欣鼓舞热闹非凡。花果山依旧紫气缭绕,花果丰盈,巍巍山脉上环绕云雾,那棵老桃树仍然繁花满枝,结着最香甜好吃的桃儿。可他只觉有种说不出的烦闷。

当年的小猴儿尽皆成了老猴儿,还记得当年齐天大圣的更是所剩无几。美猴王齐天大圣孙悟空在花果山早已和凡间一样成了传说,不同的只是虔诚与敬仰的程度。猴儿们待他恭敬绝无二话,要吃桃儿绝不给香蕉,要喝琼浆绝不给玉液,引他坐的却是客席,正正好是水帘洞坐上宾的位置。

从前太白金星来招安的时候,坐的也正是那个位子。

他喝了两杯酒啃了个桃儿便匆匆驾云告辞。

坐在筋斗云上斗战胜佛寻思了一下,才发觉他这大概是没有家了。




没有便没有罢。




他驾云回了灵山。

只是一路上斗战胜佛一闪念,不知怎么的就想起了从前取经时的一件小事。

那时他还不是斗战胜佛,他是孙悟空。

那日他没化到缘,倒是在半山腰看见有偌大熟桃儿,便摘回来几人同吃。他素日吃东西本不多,那日却是开了杀戒,采回的桃儿有近一半进了他肚子,八戒语出嘲笑,沙僧却说,大师兄怕是想家了吧。

当时他是怎么回的来着?

哦,对。他当年一挑眉毛,咔擦咬了一口手里脆桃儿,笑说俺老孙是想回花果山,这桃儿不及花果山上桃儿之万一,等送师父去了西天灵山,俺老孙便自回花果山水帘洞,做我齐天大圣去。




啧。




陈年往事,想那么多作甚。




斗战胜佛还是有一搭没一搭的过着日子。净坛使者上回来他庙里看他,说猴哥你得找个什么乐子,不然这日子过得也忒无趣了。斗战胜佛摆摆手赶他走,也就你个猪头把打扫别人剩饭剩菜当乐趣。

旃檀功德佛看见一朵花的开落能合起双目双手合十念上一篇法华经,净坛使者做的是他们师徒几个中间最脏最累的活儿,似乎也不见他抱怨。金身罗汉还是那么副木讷的模样。八部天龙倒是他们中间最忙碌的一个,佛祖们出门装逼总要带上他在身边腾云驾雾营造气氛。

大概无趣的只有他自己。

后来斗战胜佛便开始种桃树。

师兄弟几个每人的庙里都种了一院,连带着如来佛祖灵音寺前也种了两株。看看灵山似乎没地方再种,斗战胜佛翻个筋斗去了天庭。他法力玄妙,一颗桃核种下去手指点上两点便迅速破土发芽生根开花,结出甜蜜蜜的桃儿来。斗战胜佛便边吃边种,种到最后瑶池王母请他吃茶,苦笑着说胜佛莫不是还想替我看园子。

他挠挠头,看看满天庭的桃树,又一个跟头去了人间。

他躺在一棵桃树的枝桠上小憩,桃树贪他周身佛家清气,将开满繁花的枝桠往他身上轻轻摩挲。

斗战胜佛在凡间游荡了许久,看世间痴男怨女滚滚红尘痴嗔不断徒添三千烦恼,信男信女在香火檀烟间虔诚俯首,每一念每一拜都是今世来生。

九州黎氓庸庸碌碌,人生苦短,朝菌晦朔,不知春秋。

何苦来哉。

斗战胜佛倒是无意间发现一个有趣的凡人。

那是个小男孩儿。小孩天跌跌撞撞的去他斗战胜佛庙祭拜,每天都去。那庙分明香火稀薄,小孩儿却半点不在意,每天打扫庙中灰尘,采来最新鲜桃儿供奉在神像前。

老实说斗战胜佛每次看到自己庙中神像都会忍不住深深佩服凡人的想象力,他好歹也是美猴王,是几千年来花果山上最英俊的猴子,他庙中神像却孔武有力得总让他以为错进了巨灵神的庙宇。

小男孩儿并不知道斗战胜佛藏在神像后面偷偷看他,一边放下桃儿一边念念有词。斗战胜佛好奇便变只苍蝇飞近去听,只听小孩儿念叨着:“大圣,我听说书人说花果山上的桃子都有碗那么大,我找遍了整座山也只找到这么几个和碗差不多大的,你可别嫌弃……”斗战胜佛再一看,这几个桃儿不是从他种的桃树上摘的么?




啼笑皆非。




小男孩儿抬起小小的脸蛋,望着莲台上端坐的佛子,满目憧憬宛如星子璀璨,忽然又渐渐暗了下去,他疑惑地低声道:“可是……大圣不是身穿锁子甲头戴紫金冠的么,为什么要披袈裟?”

斗战胜佛一愣。

“而且……怎么没看见大圣的金箍棒呢?”

小男孩儿想不明白,跑下山去问大人了。

斗战胜佛望着他的背影喉头滚了滚,他低头去看自己身上已穿了千年的鲜红袈裟,想说点什么,发现嗓子干得说不出话。

他跳下神台,捡起男孩儿放在佛像前的鲜桃儿,咬了一口。

“……涩的。”




分明没有什么桎梏着他,头顶金箍早在成佛那日便取下,可还是有种被什么拘束着的憋闷感。




斗战胜佛又回了灵山。




筋斗云刚到庙门口还没落地,就被糊涂大仙火急火燎地围上来:“胜佛你可回来了,佛祖找你呢。”

如来端坐大莲花台,目含悲悯,尽是大空。孔雀伏在他金光莲台前,绚丽羽翼铺开满座,剔透目中隐含嘲讽。

如来俯视斗战胜佛:“悟空,近日天庭求援,法界宝镜被不慎打破,现今世间时空混乱,又逢妖王混沌出世,百妖横行,为祸世间。你且助天庭一臂之力,涤荡妖魔,归还天下太平。”

他俯首。




世间果真大乱。

昼夜不分,只有清一色的如血残阳和浓重黑暗,再无破晓光明。百鬼横行,才踏进人间半步便觉腥臭妖风扑面而来让人几欲窒息。尸横遍野血流漂橹,人间已成血海炼狱。

他缓慢行走在尸山骨海中,只影独行。斗战胜佛之凶名三界共知,没有人对他不放心。

在杀了几天的妖魔以后,斗战胜佛终于意识到了佛祖所说“时空混乱”是什么意思。

他遇见了一只猴子。

准确点来说,那是只来自东胜神洲傲来国花果山水帘洞的猴子。

那猴子自称孙悟空。

斗战胜佛对于自己居然没动怒这点感到万分惊奇,要知道在他成佛前要是有这等不长眼的冒充他叫他看见了他不一棍子将其打成肉泥那才叫太阳打西边出来,现在他看着那只跟他长得半点不相似除了物种外没有一点共同点的猴子,只觉心平气和。

问了下观音才知道这大约是另一个世界的孙悟空,法界宝镜本是维护世间万界井水不犯河水相安无事的至宝,被打破后时间空间错乱,阴差阳错之下,也不知究竟是他们进入了别人的世界,还是别人进入了他们的领地。总之,那只脸长身长手长的猴子,和他同样是孙悟空,这点应当没错。

他遇见他的时候这熊猴儿正和一只石怪山神缠斗,一身能耐被牢牢封印在如来符咒法印之下,束手缚脚看着窝囊得紧。斗战胜佛看着这年轻的还没取过经的齐天大圣,眸光明灭间也不知是想起了哪一段旧事年华。

那只猴子身边有一头憨憨的猪,还带着两个小孩儿,一个小男孩儿一个小女孩儿。

那两个小孩儿很依赖他,小男孩儿跟在他身边一声声儿地叫着大圣,满眼满目都是信任孺慕,小女孩儿最喜欢蹭着他的手臂就往上爬。斗战胜佛看那小男孩儿只觉眼熟,往自己落了灰的记忆里扒拉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这不就是当初去他庙中拜祭的小孩儿么。

巧的很,这不就让他遇见他心心念念的大圣了么。

要是法界镜没破,估计这孩子还拜祭不了呢,眼前这猴子这会子显然是还没取过经的,自然也没有庙。

看来本胜佛的庙还是挺灵验的。




那猴子对着两个小孩儿分明不甚耐烦,一举一动却又分明小心翼翼呵护至极。只是斗战胜佛看着他那灰头土脸的样儿怎么都没法把他和自己当年齐天大圣的辉煌形象联系起来。

啧,除了身高。

吃什么长的。




斗战胜佛看着只觉糟心。




后来斗战胜佛有事离开了一段时间,再回来的时候,似乎已经物是人非。

对方此时的状态似乎不太好,双目赤红,浑身浴血,双手都在发颤,发狠地将一只手上的玄铁法印往顽石上死砸,分明是愤怒又悲哀到了极致的模样。他往周围扫了一眼,那两个孩子不见了。

斗战胜佛明白了什么。

然后,那猴子一翻身,仰面栽进了水里。

斗战胜佛没跟进水里,他坐在枝桠上俯视着这一切。火眼金睛将水里那猴子的表情看的清楚,分明是厌弃自己懦弱又极度不甘心的表情。

斗战神佛转过眼去,伸手从最高的树枝上摘下一颗桃儿,扬手一扔。

“嗷!谁砸的俺老孙!?”

正巧猴子从水中猛地坐起,硕大桃儿从天而降,正正巧巧砸中脑门,肿起偌大一个包。疼得猴子咬牙切齿,横眉怒目瞪向猪头,吓得他慌忙摆手。

猴子劈手抄起那只滚落水中的桃儿,泄愤似的一口咬下,咔嚓咔嚓嚼得欢。嚼着嚼着他咽下一口甜桃儿,舔了舔嘴唇,勾起一个笑容道:“老猪。”

“啊?”

“跟我走。”

猪头呆滞半晌,露出欣喜的笑:“哎!”

猴子从水里站起身来,斗战胜佛火眼金睛一扫,对方手里握着一只小小的有些破旧的玩偶,分明是武装披挂后的齐天大圣,英姿飒爽,两根须儿软软地搭在猴子宽大的掌心。

斗战胜佛看着那猴子的模样,沉寂千万年的心脏像是被什么戳了一下,又戳了一下。

那是多熟悉的表情,桀骜不驯放肆骄傲,鲜活的赤金色瞳孔里熔岩流淌,全是不羁全是洒脱,全是刻入骨髓里的骄傲与坚定。

那是锐利到无人可挡的眼神。

那是多么熟悉的表情。

真是不同了啊,被他一个桃子砸醒了么?

斗战胜佛低头看着自己身上已穿了千年的鲜红袈裟,慢慢地吐出一口浊气。




是啊,那是曾经的他自己的表情。

自由不羁,桀骜不驯,生而自由,化为千风。

“我本天地一石猴,沐浴日月精华而生,有感于天地而化,无父无母,无欲无求,无爱无恨,无法无天。”

没有什么能束缚一颗生而自由的灵魂。

除了自己。

他转过眼去,桃叶层叠相互摩挲间细碎日光漏下来照着他赤金色的眼,他轻哼一声:“……总算醒了。”

也不知说的是谁。




斗战胜佛又回了一趟灵山。

他没去别处,径直去了旃檀功德佛的庙宇。

庙中檀香环绕,木鱼声响,晨钟暮鼓,庄严肃穆。旃檀功德佛背对着他跪坐莲台,一如成佛前的千百个夜晚,唐僧跪坐佛前,古卷青灯,虔诚念经直至深夜,而孙行者抱着铁棍坐在门外,仰头望着漫天星斗一轮皎月,一心守护直至天明。

斗战胜佛呼出一口气去,他没有走进大殿去,在门槛撩袍跪下。

旃檀功德佛拨着念珠,没有回头。

斗战胜佛伏下身去,虔诚地三叩首。

斗战胜佛此生有两个师父,一位是教他一身神通又为他赋名的菩提祖师,一位是他一路护送前去西天的唐三藏。

没有人真正清楚唐三藏对于孙悟空的意义,除了战斗胜佛自己。

一日为师,终生为父。

叩完头后斗战胜佛起身离开,旃檀功德佛终于出声,手中木鱼未停,声音恬静廖远,一如袅袅檀烟。

他说:“悟空,你终于自由了。”

为师替你感到高兴。

斗战胜佛深吸了口气,一个筋斗腾云而去。

旃檀功德佛垂眼看着碗中佛豆,轻轻微笑,那笑中带着欣慰。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

然后他闭上眼,轻颂道:“种如是因,收如是果,一切唯心造。”




斗战胜佛赶到的时候,另外那只孙猴子和妖王混沌战得正酣,可惜被打得陷入岩壁去百八十尺的样子实在不怎么帅气。他扫了眼那只肥大的肉虫,厌恶地啧了声。

他越过法明和天蓬等人旁边,手指轻点布下结界,匆匆离开。

天蓬小猪若有所觉,抬起猪蹄往前轻碰,发出惊奇一声:“咦?”

斗战胜佛无暇顾他——等等,这不是那个小男孩儿吗?他在作甚……奶奶个腿的他这是要干嘛!!!???孙悟空你怎么带孩子的带成这样儿!!!!!?????

男孩儿跌跌撞撞地在崩塌石路上奔跑,边跑还边在挑衅:“大肉虫儿来追我啊!丑八怪!”身后混沌巨兽近在咫尺,被困在石壁里的孙悟空已挣脱束缚飞身而起,声声呼喊着江流儿的名字又恶狠狠地骂着傻瓜,奋力探出手去——

气流冲天而起,混沌奋力咆哮,露出口中森森白牙和猩红食道。孙悟空已被掀飞再无阻碍,眼前只有脆弱得不堪一击的人类小孩,混沌恶意地咧开恐怖的大嘴做出一个残忍的微笑,抬起巨爪毫不留情地向小男孩摁了过去——

山石崩摧,天地震颤,飞沙走石间世界一片飞灰烟灭,孙悟空一时只能听见世界崩塌的声音,回过神来时他已在拼命刨挖石块,耳边只有他自己疯狂的悲伤的呼喊江流儿名字的声音,撕心裂肺。

石头被挖开了,露出一只小小软软的满是伤痕的手,和一只破旧的玩偶。

玄铁一般的手指颤抖着握住那只软下去的手,慢慢慢慢地合拢,像是拢住整个世界。




轰隆。




天地发出沉重的怒吼,世界感受到了猴王的暴怒和悲伤,震颤不安。

巨大的山石滚滚而落,在半空被绝高的温度融化成滚烫的黑红熔岩,片片陨落,在绽放而出的夺目光华间飞然而起,化作归来英雄身上辉煌的战甲。火焰泼天而起,化成凛凛猎猎的冗长披风,归来的英雄眼如流金,杀气凛冽,踏火焚风,一手从耳中缓缓取出如意金箍棒,指向攀爬怒吼的巨大妖兽,飞身而起——

“大圣!”

如云流水的动作一下被按了暂停键,英俊的猴子一脸卧槽地转过脸来,这个声音,分明——




石块崩落,露出一层散着淡淡金光的结界来,江流儿被一身穿红衣的人护在怀中,正两眼亮晶晶地看着自己,毫发无伤。接着小男孩儿似乎想起了什么,一脸兴奋得快要晕厥过去的表情冲他语无伦次道:“大圣!你看!你看他!庙里的大圣!两个、两个大圣!!”

孙悟空见他没事便松了口气,却顾不上他说什么,只一脸惊疑不定地盯着那红衣的背影——

只见那人摸了摸江流儿的脑袋:“原来你叫江流儿,难怪……”他顿了顿,“我如今穿成这样,倒难为你认出我来。”那声音清亮得很,带点温和的笑意,像是山涧中一眼剔透清泉,阳光下溅起珠玉一般的水花。

他将江流儿放在地上,示意恋恋不舍的对方回到法明那边去,站起身,转过身来——

和他一样是只猴子,却是只眉目清秀俊丽得不像只猴子的猴子,一身鲜红绛金的袈裟,赤金色的瞳孔中熔岩流淌,唇角携着一点熟悉的笑意,看起来肆意傲然,桀骜不驯。

孙悟空忽然意识到为什么会熟悉了,那分明是他自己惯有的笑容。

他忽地想起刚才江流儿的话——

“两个大圣!”

“别露出那么吃惊的表情嘛。”对方笑道。

孙大圣冷哼:“佛门中人来此作甚!?俺老孙搞得定!”

“俺老孙知道你搞得定啊,因为换做俺老孙肯定也搞得定嘛。”来人唇角携着一点笑意,伸手撕开身上鲜红袈裟,露出里面的黄金锁子甲来。他伸手在头上幻出凤翅紫金冠,另一手从耳中缓缓掏出如意金箍棒,一举一动肆意凌厉,却又分明带着如水的禅意。最后孙悟空——现在终于可以叫他孙悟空了——踏着藕丝步云履向另一个自己缓缓走近,抬起下巴:“英雄,一起吗?”

孙大圣低头审视着这个矮他一头气势上却分明不弱分毫的自己,忽地挑起嘴角,足尖一点飞掠出去:“俺老孙自己搞定就好,不劳费心——”

孙悟空自是不甘示弱,若是被这年轻小辈压过前辈面子往哪搁,他也不是痴长了那许多年岁,话音未落已然追上,风中呼喊:“不用客气——”

两人一前一后,已然将混沌巨兽包围在中间,一双金箍棒遥遥相指复又同时高高举起,刹那间山谷风来,雷霆万钧,金光四射。

“你猜——这一棍下去——是我杀了他——还是你——”

“要不要赌——”

“赌就赌——”

混沌嘶声嚎叫,声波阵阵激荡,山石纷纷跌落,尘土飞扬,巨虫口中酝酿起巨大的蓝色法力——

两人齐齐咬牙,一双金箍棒携了万分雷霆风势迅猛而又稳稳落下,几乎斩断日月!

”“反正——””

”“都是齐天大圣——””

”“孙悟空胜!!!””




轰隆!

天地发出怒极的咆哮!

此时此刻,终于万事皆休,尘埃落定。




孙悟空站在山巅凝望远处破晓日光,轻轻吐出一口气。

“为啥叹气?”旁边的人问。

“没啥。”他笑,半侧过身将金箍棒的另一头搭在对方肩膀上:“加油啊,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在花果山上等你回来喝酒吃桃儿。”

他偏头一笑:“若是遇见从前的我……请带他回来。”

孙悟空转头去看苍茫云海,想了想,忽然又说:“算了,不用了。”

他唇角笑容肆意桀骜,无所畏惧。

九天朝阳艳丽壮阔,苍茫云霞莽莽苍苍地翻滚成绸缪云海,天地安静祥谧,山风卷起两个人火红披风,凛凛猎猎,起起落落,似要飞去。

江流儿趴在师父背上眼睛眨也不眨地望着他们的背影,小小的脑瓜里再没有别的什么,一时间只剩下两个字。




齐天。




今昔当如此。

今昔皆如是。




听着师父喃喃:“原来真有齐天大圣,而且有两个……”江流儿抱紧师父花白的头颅,忽然鼻子一酸,又高兴得笑了出来,他大声喊道:“大——圣——”




绝世而立的两个人一并回头——




END.




——以下花絮CP味较重,慎看——




花絮1:




“我在花果山上等你回来喝——”

“娶你?”

“……你!闭!嘴!!!”




2:




“你谁啊?”

“扔你桃儿的那个。”

“什么!就是你扔俺老孙的绣球!?”

“导演为什么给了你一张会说话的嘴!?”




3:




后来斗战胜佛想了想,才发觉他这大概是没有家了。

“小的们!出来拜见你们夫人!”

“……俺老孙一棍子能不能打死自己?”




4:




奶奶个腿的他这是要干嘛!!???孙悟空你怎么带孩子的带成这样儿!!!????

“俺老孙不会带……你帮我带?”

“……俺老孙不求你闭嘴了作者你别玩了行吗?”




既然男神都这么说了……

感谢观看(。ゝω・。)ゞ



评论
热度 ( 637 )
  1. 二離砸成天睡不醒且行且歌 转载了此文字
    萌的哭起来。这是二。大大的文我可以看一年_(:3」∠)_

© 二離砸成天睡不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