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名墨雲離,别称有坑不填太郎无脑乱写斯基_(:3」∠)_
话痨,常混迹狗崽文野圈,近期疯狂沉迷奇杰,其他圈cp也吃型杂食星人。因为太杂食所以可能会推乱七八糟的东西注意。
chuya真是世界第一可爱啊啊啊啊!

欢迎勾搭w #lof即置物场#
#挖坑不填惯犯,慎fo#

沧海龙吟

那个“唔...”是15被99亲了嘛嘿嘿嘿www
这是三w

且行且歌:

嘛说好的强强刷龙宫首杀。

差点忘了放lof2333




沧海龙吟




四方之海,十里之荒。

众所周知,四海由四海龙王掌管,水晶龙宫中奇珍异宝无数,景色玄妙,流水弹琴,烟波浩渺,楼阁流光,波起紫虹,不比天宫逊色多少。《录异记》有载:“子华罢秩,不知所之,俗云入龙宫得水仙矣。”

东海龙宫之中,曾有一块定海神铁。千年前教齐天大圣取了去,化作如意金箍棒,伴着齐天大圣大闹天宫,被压五行山,西去取经,最后修成正果。

那神铁原是远古时候大禹为治水镇在东海海底的定海神针,数万年不曾现世,直到齐天大圣造访东海,方才放出霞光艳艳,瑞气千条,遂被大圣收入囊中,随他征战千年,成为齐天大圣孙悟空的象征。




只是,最近这棒子惹麻烦了。




玉帝看着白玉阶下哭天抢地的四海龙王,只觉太阳穴突突发疼。他无力地摆摆手,难以置信地问:“爱卿,朕可有听错,你是想把定海神针要回去?”

这老龙,是嫌日子过得太舒心了么?还想求着那泼猴大闹东海是不是?

敖广一把鼻涕一把泪:“陛下,不是微臣想惹麻烦,实在是微臣没办法了啊!”




近日不知为何,东海频生海啸,海况异常,海啸已毁去东海沿海村庄,吞噬掉所有出海渔民,生灵涂炭民不聊生。不止如此,东海之中无故生出无数大大小小的诡异漩涡,过往海族若有不慎便会被吞噬,尤其是往来的各信使。四海龙王统领所有水族,所有大小河流湖泽,这样一来几乎等于海域的统治几近瘫痪,所有水族乱成一团。

四海龙王愁得龙鳞掉了一片又一片,南海龙王最后破罐破摔找来水巫占卜,得出结果便是东海近日大凶,需定海神针方能镇住海凶。

玉帝听着底下四海龙王你一言我一语诸多辛酸泪的哭诉,只觉得太阳穴越发疼得难忍,他掩饰地端起手中茶盏,却徒劳地发现杯中茶早已喝尽。他放下杯子,强忍着满腔烦躁:“那么,诸位爱卿的意思是,天庭出面?”

若是天庭出面向斗战胜佛提出这个请求,自是最好。只是这种话若是就这么说出来未免也太让人咬牙切齿。四海龙王对视一眼,瞅瞅座上玉帝不甚好看的脸色,很有眼色地不发表意见,只齐齐敛袖:“听陛下吩咐。”

玉帝对几条老龙的识相感到满意,想想四海龙王也是可怜,如果不是实在没办法他们这些当年泼猴儿大闹天宫的受害者又怎么会病急乱投医想出这么个法子,遂轻咳一声:“诸位爱卿需知,前几日那泼猴取了我天庭法界宝镜自去胡耍,不知用那宝镜做了什么,竟将邻界的另一个孙悟空拉了过来——”

满意地看到四海龙王皆面露惊悚,玉帝轻叹口气:“诸位爱卿也知道,这泼猴儿无法无天的,几乎没什么人制得住他,现下来了两个,还都一样身如玄铁,火眼金睛……”

四海龙王纷纷心有戚戚焉。

玉帝继续道:“故而,朕以为,还是莫要这就去惹那泼猴儿为好。”

四海龙王对视一眼:“可……陛下,我东海……”

玉帝摆手道:“只说不马上去请,也没说不请。诸位爱卿可有派人查探,那究竟是个什么东西在作怪?”

若是知道,又何须定海神针。四海龙王心下腹诽,面上却半点不漏:“启禀陛下,所有前去查探的海族,都……”

这么厉害?玉帝微讶。他沉吟半晌,点点头道:“既如此,先不忙找那泼猴,朕且派遣天兵天将,随尔等一探那海凶虚实。”




东胜神洲傲来国,有花果山。山脉有巍巍紫气,瑞气祥云,花果丰盈,四季如春。花果山上更有一方水帘洞,瀑布掩映,洞中石桌石椅浑然天成,实为洞天福地。

斗战胜佛的法场便设于此处。




砰——!!




爆炸声响惊天动地,猴儿们却习以为常各做各事,洗桃儿的洗桃儿,倒酒的倒酒,生火的生火,烧水的烧水,就是没有一个往爆炸处看上一眼。

实乃习以为常,见怪不怪。

自从另一个大王来了这里,两个大王每天都要打上一架,已经有好几个月了,一架比一架狠,猴儿们从一开始的惊慌失措手忙脚乱再到见怪不怪有条不紊也就几天的事儿。再大惊小怪一惊一乍简直不配做花果山上猴。

一只老猴儿招呼道:“手脚麻利点儿,估摸着大王要回来了!三个桃儿洗了半天的那个!说你呢!”

话音还未落,云间便一前一后落下两个人影来,一高一矮,全都喘着粗气大汗淋漓,火红披风凛凛猎猎,散在风中,格外有几分说不出绘不尽的恣意洒脱。他们长得分明半点不像,同样赤金色的眸子里却同样战意淋漓,亮如白昼。两个孙悟空每天必打一架已成了雷打不动的习惯,而且每次结束都一定是一脸意犹未尽恨不得再战个三百回合打得他叫俺老孙爷爷的表情,见怪不怪的老猴将两位大王迎入水帘洞内,张罗着布置洗浴,端上美酒仙桃儿。忙里偷闲瞥上一眼,喔,今天大王们还算克制,只削掉了半座山头。

两个大王刚见面时打的那架最狠,两根一万三千六百斤的乌铁棒子相互狠狠碰撞发出震耳欲聋的响声,直如海上暴风雨时乌云里沉闷而凶狠的狂雷,擦刮迸溅出明媚稠密的火星如织,最后硬生生将花果山附近的一座山脉给削平了,看得猴儿们那叫一个目瞪口呆。之前只知道大王厉害到天下无敌,可天下无敌又究竟是厉害到了什么程度,猴儿们始终都没个见识。直到那天,站在两个大圣布下的结界里,嗅着风中弥漫而来的尘土和烟火气味,望着天边冲天而起的火光和火光里棍来棍往的两个背影,猴儿们才无比清醒地认识到,原来他们大王是这么不得了的一个存在。




三界称之,齐天。




他们的大王长得好看,脾气又好又温柔,甚至记得住每一只猴儿的名字,包括刚出生小猴儿的乳名。跟着大王有桃吃。

不过这么好的大王居然还有两个。

另一个被大王从镜子里带出来的大王长得比大王要高,虽然看上去长得有点凶,不过被他抱过的小猴儿都知道这个大王最是嘴硬心软,被缠着闹着也不会发脾气,甚至还会帮还没长高的小奶猴摘树枝上最高最甜的软桃儿。

花果山的猴儿们今天也过得非常幸福呢。




孙悟空沐浴完出来,随手拿过桌上摆好的鲜桃儿,还没等塞进嘴里,老猴儿上前来报:“太白金星求见。”

那太白老儿来做什么?孙悟空一挑眉,咔擦一声咬下一口桃儿,边嚼边道:“让他进来。”

还没等美猴王思考出个答案来,一只还带着水汽儿的长满毛的手臂从背后伸过来,抓住他手里那只桃儿就想拿走。

孙悟空又怎会让他得逞,眼疾手快将桃儿放上膝盖,另一只手反手就是一格。孙大圣劈手一招小擒拿卡住他手腕,抬膝去扫他膝头桃儿。两个人单手见招拆招了好一会儿,直到旁边传来轻咳才收回招式。孙悟空懒洋洋地瞥了站在一旁的太白金星一眼,“太白老儿,坐罢,这一次来我花果山有何指教?”

话音未落他就皱了眉头,适才拆招拆得入迷,竟忘了过招初衷,一时不防叫对方得逞了去。趁着他和太白金星说话劈手捞过他膝上桃儿塞进嘴里的猴子一屁股坐下,叼着桃子冲他嚣张地挑了挑眉毛,咔擦一声咬下一口桃儿,呵,还是口脆儿的。

孙悟空啧了一声,撇了撇嘴,径直看向太白金星:“啥事儿?”

“你这泼猴,竟冲小老儿发起脾气来了。”太白金星是与他熟稔惯了的,张口玩笑道。

孙悟空一瞪眼:“老儿莫扯,究竟啥事儿?”

这泼猴儿心情不太好?太白金星有点心惊肉跳,收了玩笑心思,他轻咳两声,擦了擦额顶虚汗,方才敛袖道:“胜佛……”

“胜佛你奶奶个腿,叫俺老孙大圣。”

“大圣……”太白金星头顶冷汗冒得更凶。

“到底啥事儿?太白老儿你能别吞吞吐吐不能?俺老孙看了憋屈。”那据说来自邻界的孙大圣三口两口把桃儿塞进嘴里,不满地插嘴道。

太白金星被他赤金色的凶悍眼神看得一个激灵,苦笑道:“两位大圣,实不相瞒……”




“海凶?定海神针?天兵天将全军覆没?”孙悟空冷笑两声,“这与俺老孙又如何相干?叫那玉帝老儿四海龙王自己想招儿去,俺老孙可不奉陪!”

“大圣,这……”

“定海神针送给俺老孙便是俺老孙的物什,岂有收回去之理?”

“大圣说得有理,可这海难凶险异常,四海八荒黎民百姓生灵涂炭苦不堪言,托塔天王率天兵天将前去探查全都铩羽而归,观音菩萨自沉香救母后便闭关不出,陛下和几位龙王实在是没了法子,这才教小老儿斗胆来问大圣,把那定海神铁……借上一借……”

“海凶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没名没头,听得老孙稀里糊涂。”

就是不知道才可怕啊。太白金星苦笑道。

两个美猴王对视一眼,孙大圣道:“你且细说。”




“这不就白给玉帝老儿做了嫁衣裳?”孙悟空一脚踏上筋斗云,回身叮嘱老猴儿在他们不在的时候别忘了操练众猴。

“去看看罢,省得他们老是缠着要定海神针,烦人的很。”孙大圣掠过老桃树时顺手摘了个桃儿,擦了擦咬了一口。

“甜么?”

“唔?挺甜……靠!你找架打是么!”

“谁让你方才抢我桃儿!?”

老猴儿站在老桃树上望着两个再次棍来棍往的背影:“啊呀,两位大王又打起来了,可别削了东海才好。”




到得东海,恰逢狂风骤来,乌云弥卷,黑云紧紧压在海岸线,连同海面一齐被染得漆黑如墨。海岸上渔村空无一人,寂芜如荒。零星几条破旧腐朽的渔船漂在汹涌的海面上,随波逐流,最终被掀起的滔天巨浪吞没。浓稠的雨腥气卷在风里,激得大圣打了个喷嚏。

看着倒真有那么两分海凶的味道。两个齐天大圣掐了闭水诀,兜头钻入水中。

海水湍急,狂躁不安,水流激荡,孙悟空差点被湍急的水流掀个跟头,正有一块浮木撞了过来,他侧身避开,赶紧多掐一层护体结界。

这好像还真的挺麻烦的?

东海海底,波生紫霞,瑞光粼粼,亭台楼阁,霞影流光。水晶宫辉煌绚烂,珊瑚斑斓灿烂宛如九天朝霞,往日会有散发着泠泠荧光的鱼群悠悠然在珊瑚丛中穿过,如今东海海底只剩一片死寂。抬眼一看,龙宫护体结界远远开外,隐约可见偌大漩涡在疯狂旋转。

两位美猴王对视一眼,懒得再去找四海龙王,掐了闭水诀径直往那巨大漩涡迎去。

孙悟空将声音捻成细细一线,用法力传入对方耳中:“看这架势好像来头挺大,你怎么看?”

对方简短地回答道:“下到漩涡尽头看看再说。”

漩涡势急,通天一般的浩荡水流疯狂冲刷奔波,发出震耳欲聋的咆哮声,漆黑的水流激荡出雪白的泡沫。海面上狂风呼啸,暴雨如注,孙悟空掐好护身法诀:“过去瞅瞅?”

“走罢!”




漩涡的中心宛如沉默的风眼。

激荡的海流来自海之深渊,东海最深最深的一处峡谷,黑影幢幢飘忽,深不见底。

越靠近深渊底部,便越能感觉到激荡的法力从深渊内四射出来,毫无目的地疯狂击打在峡谷的石壁上,将悬崖峭壁削得七零八落,惨不忍睹。

孙悟空笑:“有法力啊?”

孙大圣也笑,他明白对方的意思,既然有法力震荡不稳,就说明这海凶确是有人搞鬼,至少有源可溯,那就好办多了。

“凑近去看看。”

峡谷中心雷光火光大盛,蓝紫的电光和殷红的火光幽幽暗暗,隐约照亮这片伸手不见五指的深渊。两位大圣火眼金睛一扫,深渊中心竟是一个结界,里面隔开水流,拢出一片干燥之地。火光熊熊,雷声赫赫,幽暗之地被这法力发出的朦胧光亮模糊照亮,明明昧昧,隐隐可见——什么——长条的东西在——

“龙?”

“是龙,还是两条孽龙。”




那估计是两条刚修成龙型的龙,一条火龙一条雷龙,这两条龙在这深渊肆意玩耍,翻天覆地,互相攻击,嬉耍玩闹,火雷交加。龙乃水族之尊,虺修千年化蛟,蛟修千年化龙,几千年修炼非同小可。两条龙法力震荡之下海底动荡,山石崩塌,引起诸多异象,通天漩涡、滔天海啸,甚至天兵天将铩羽而归,俱是这两条孽龙作怪。

孙悟空兴致勃勃地撸袖子:“俺老孙去会会他们,你待着别动。”

对方瞅他一眼:“说不得,还是你莫动罢!俺老孙一人足矣!”话音未落,他身影已然消失在原地,孙悟空火眼金睛一扫,便见其已势如破竹冲至那结界之地,金箍棒高高举起,只待一棍落下,便教那结界四分五裂——

“啧,这猴头不仅长得着急,性子也忒急了些!”孙悟空边骂着边从耳中掏出金箍棒来,身影一晃已然出现在结界外,那头孙大圣已一棍落下,雷霆万钧的一棍教那结界出现了蜘蛛网般细密的裂痕,正往深处迅速延伸。孙悟空顺风耳一动,倏地侧身,瞬息之间炙热龙炎从身旁呼啸而过,掀起滔天火浪,眼一抬,粹金色的狰狞龙眼居高临下地俯瞰着他。

龙炎四起,雷霆咆哮,雷光火光照亮幽暗深渊,四周动荡不安,碎石被激荡法力震得滚滚而落。结界未碎,空气中火花电闪连成辉煌而又危险的一片,五爪金龙冗长龙身盘卷蜷曲,鬃毛凛冽,龙眼淬金,威姿赫赫。那龙巨大无比,孙悟空站在它身前显得渺小如粟。那头孙大圣金箍棒一个横扫已经和那暴怒雷龙展开厮杀,雷龙龙角间紫色电花连闪而过。这头孙悟空不惧反笑,眉眼挑起极嚣张桀骜的笑来,棒子一横握在手中,抬起下巴冲那庞大得几欲撑破深渊的巨龙笑道:“来罢小虫儿!就让俺老孙——”纵身起跳,手中高高举起的定海神针放出千条霞光,隐隐蕴有钧然雷霆:“教你怎么安分做龙!!!”




东海之上云如墨色,狂风呼啸,暴雨飘摇,雷霆大作。天地宛如暴风雨中一叶扁舟,在暴怒的风雨中无力颤抖。

墨色的云团之中亮白色闪电宛如舞动的群蛇,空气噼啪噼啪地闪着电花。

暴风雨渐渐式微。海面逐渐平静下去。但墨色云团仍积压在天际,仿若丹青之中水墨泼就的群山。

就在要彻底风平浪静的一刻——




两头巨龙破水而出,溅起无数水花!




咸腥的海水化作晶莹的雨点星辰般洒落下来,风中巨龙灿金龙眼辉煌狰狞,一边凶狠暴戾地震吼,口中一边酝酿起滚滚雷霆与滔天火焰,冗长的嘶鸣声震撼天地!

然而无论它们如何狂怒地怒吼,摆动身躯,上天入水,甚至让天地都为之震颤,都无法摆脱龙脊上的人。最后它们齐齐冲上云霄,在空中辗转腾飞,厚重浓稠的墨云被捅破,迅速弥散开去,璨明的日光洒落,在风平浪静的海面上折射出粼粼的波光。




风散云收,雨过天霁。

两龙像是被驯服了,终于温顺下来,在广袤无垠的一汪湛蓝之中悠悠飞行。




孙悟空牢牢抓住火龙头顶龙角,俯瞰那壮阔江海湖泊,日月清光,眉眼一眯露出个极恣意潇洒的笑,大声笑道:“这海凶,这样就算解决了罢?”

旁边雷龙上孙大圣靠着龙角坐下,肆意笑道:“这坐骑倒是风光舒畅地很!”

“就乘着这孽龙,到天庭去给玉帝老儿一个交待罢!可莫再来烦着俺老孙要甚么定海神针——这铁棒既给了老孙,那便只有一个名字——”




两位美猴王对视一眼,慷然笑道:“如意金箍棒!”




长风卷起二人火红披风,凛凛猎猎,在空中漫溢翻卷出潇洒恣意的线条。

万里河山,盘龙发出长长清吟,没入云间。

九天御风,龙影清光,风来云往,雾散雨收,都尽是逍遥桀骜,醉梦狂歌。

若活得不够自在逍遥,偃仰啸歌皆随我心意,岂不枉费生来为我,我名齐天?




“走罢,猴头!”

“说得好像你自己不是猴子一样……”




END.




“算了,你不是猴头,你是马脸。”

“……来战!!!”




“不能给玉帝老儿白打工啊……”

“上去的时候顺手摘他两个蟠桃尝尝如何?”

“这主意深得我心。”




感谢观看( •̀∀•́ )



评论
热度 ( 227 )
  1. 二離砸成天睡不醒且行且歌 转载了此文字
    那个“唔...”是15被99亲了嘛嘿嘿嘿www这是三w

© 二離砸成天睡不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