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名墨雲離,别称有坑不填太郎无脑乱写斯基_(:3」∠)_
话痨,常混迹狗崽文野圈,近期疯狂沉迷奇杰,其他圈cp也吃型杂食星人。因为太杂食所以可能会推乱七八糟的东西注意。
chuya真是世界第一可爱啊啊啊啊!

#fo我真的没有前途啊我不会更新的!lof是拿来囤垃圾的_(:з」∠)_#

爱染

天下第一脸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是四w

且行且歌:

本文又名《神猴奶爸》。

私设如山。慎看。

……谁说我生不出水蜜桃了昂Д!!!??




爱染




一切众生因爱染故,不离生死。




壹·刹那




一弹指六十刹那,一刹那九百生灭。




一缕浅薄日光从相互摩挲接叠的树叶间隙漏下来,直直落进孙大圣的眼里,逼得他眯了眼将视线挪开,落在不远处树梢上被包围在暖澄澄日光中的一颗桃儿上。

今日的日曜星君也忒勤快了些。他想。

他盯着那颗桃儿有些心痒。桃儿被暖融融的日光包裹着,像是裹上了一层剔透甜蜜的糖浆,在火眼金睛之下每一丝绒毛都纤毫毕现。看上去味道不错。

他瞥了一眼身边的家伙们。另一只猴子盘腿坐在树叶下,腰上围着的虎皮裙落下几块光斑。这只猴子正环抱着一个小女孩儿,垂着睫毛哼着不成调的曲子,另一只手慢慢拍着女孩儿的背。小男孩趴在他们中间,侧着脸趴在自己的手臂上,已经睡熟过去,嘴角有一点可疑的晶莹。

……果然很适合睡觉啊。这种天气。

他又看了看不远处那颗桃子,想了想最终还是放下枕在脑后的手,起身一个蹦跳跃了过去,稳稳落在那桃树枝桠上。正巧有只小猴趴在那晒太阳,看见大王出现在自己身边就是一愣。孙大圣伸出毛茸茸的大手摁了摁它的小脑袋,蹲在光影疏落的枝桠间摘下那颗粉绒绒的桃子,想了想,又摘下了紧挨着它的一颗。

回到原地的时候孙悟空正巧在瞪着他,赤金色的眼里有细微的不满。孙大圣想了想知道对方大概是嫌他动静太大险些吵醒了傻丫头,耸耸肩又坐下,拿披在背后的红披风擦了擦抱在臂弯中的两只桃子。

他瞄了一眼另一个自己,没闹明白对方究竟是哪来那么多闲情逸致去哄一个女娃娃睡觉。这不都是母猴爱做的事情么?不过说到底这也不是第一次。前阵子他还有见到这家伙欣然接过没空照看孩子的母猴怀中的小奶猴并轻声安慰的情况,甚至是化了神通变出万千风中摇晃的树叶风铃来逗幼崽开心。

咔嚓。




表达完不满后孙悟空收回目光。怀中的小女孩儿已经睡熟了。他刚想轻手轻脚将小孩儿放下,什么毛绒绒的东西碰了碰他的侧脸,他一惊,侧眼一看,一只硕大桃儿直愣愣杵在眼前几寸,遮住眼前半壁江山。

孙悟空侧了脸绕过那桃儿去看,另一个齐天大圣懒洋洋地躺在那,头枕着老桃树的树干,一只手握着那桃子戳在自己脸旁,另一只手抓着另一只桃儿自顾自啃着,赤金色的眼望着前方一朵飘向远方的云。

他看了看眼前这只桃儿。它显见的卖相很是不错,粉绒绒的,几块剔透光斑落在它泛青带粉的外皮上,一块儿恰好包进了那玲珑桃尖儿,在鼻尖几寸之地散出清甜诱人的香气。

咔嚓。




……还挺甜。




江流儿翻了个身,张开的嘴缓慢呼吸,发出平稳安详的细微鼾声。

傻丫头咕哝了一声带着稚气的“大、马”,在梦中发出几声含糊的笑声。

嘴里桃子的甜味弥漫出一股沁人香气,天边云朵软融,阳光暖澄。

天气晴好。




贰·般若汤




一念愚即般若绝,一念智则般若生。




山中有酒。

山中多猿猴,春夏采杂花果于石洼中,酝酿成酒,澄碧而香,冷冽清醇,时人称之曰“猢狲酒”。

猴儿酒在其他山上是难得物事,于花果山上却并非什么珍品。花果山最不缺便是漫山遍野的猴子猴孙,自然也并不缺那猴儿酒。

齐天大圣孙悟空生来饮过无数玉液琼浆仙宫佳酿,到头来仍是最念着那花果山间的猴儿酒。澄碧颜色,沁着花果的丰盈香气,后劲却是霸道绵足。坐在水帘洞瀑布边,浓郁纷稠水汽扑面而来,在这种地方喝上一壶猴儿酒是从前的美猴王最爱干的事。

孙悟空按落云头。正值阳春三月,花果山漫山遍野花果丰盈,猴子猴孙忙碌地穿梭在繁花之间,采下花果去酿美猴王中意至极的猴儿酒。孙悟空手搭凉棚眺望过去,顿觉整座花果山上就他们俩最闲。

身边桃花凤凰紫薇海棠绛朱一簇簇一团团开得灿若朝霞,锦簇繁花里有偌大熟杏儿,看上去几乎要被热闹喧嚣的繁花挤得透不过气儿来。这些花果被花果山巅的千万天光浸沐着,便生出别处难有的几分灵气来。他随手折下几枝桃花,又摘了几颗黄杏儿抱在怀里,往后丢了两颗,被顺利接住。

他转过身捉住对方长得拖开半个山头的骚包红披风,挨个儿擦自己怀里的黄杏儿。直到果子的表皮锃亮光洁,齐天大圣才心满意足地将之扔进嘴里。

唔。蛮甜。

“喂你这泼猴!好端端用俺老孙的衣服擦什么杏子?!俺老孙的衣服都被你——”孙悟空当机立断转身塞了一颗杏子,成功堵住了孙大圣的滔天怒火。

一路走到水帘洞,还没等穿过那浩天悬瀑,几只猴儿慌慌张张地凑上来:“大王大王,不好了,小师父喝醉啦!”

……小师父?喝醉了?两只孙猴子互瞅一眼,同时怒喝。




“……哪只皮痒的泼猴让那小孩儿喝酒的!?”




进得水帘洞中,事情起因也弄明白得七七八八。今日恰是最新一批猴儿酒酿成之日,漫山遍野的猴子猴孙抱着酒壶端着酒坛忙碌奔波。几只小猴儿抱着酒壶进水帘洞之时正逢江流儿揉着眼睛起床。几只皮猴儿和江流儿年纪相仿,对视一眼便叽叽笑着把酒壶往小和尚怀里塞。江流儿本无意尝试,一边推搡一边拼命摇头:“不不不,师父说出家人需得戒酒!”却无奈那几只小猴儿伶牙俐齿劝说此酒乃是素的果酒,并不碍事,喝一点儿无妨。江流儿本就是孩子心性,又闻着这酒很香,最终不敌诱惑,便小酌了一杯。

还没等几只小皮猴高兴,秃头小和尚便打了个酒嗝,眼神迷离地看着它们嘿嘿憨笑两声,脸蛋也浮上两团酡红来。

他若醉了,安生待着,倒也无妨。可猴子猴孙们没想到的是这小师父一喝醉就像是打开了什么开关,四处撒娇撒欢撒野,整座水帘洞简直要被他掀个底朝天。老猴儿们看着一片狼藉的洞府魂儿差点飞出来,一转头看那小秃毛猴子打着酒嗝儿脸蛋红红的冲他们傻笑,满肚子火像是遇到芭蕉扇的火焰山,遇到无根之水的三昧真火,通通熄了个干净。末了良久良久,才在灰烬上冒出缕柔弱的小黑烟。

孙悟空看了眼正哭诉着谢罪的老猴儿和被他们用背努力挡住的几只小猴儿,挑眉道:“那几只小皮猴儿呢?”

老猴儿小猴儿们齐刷刷就是一僵,沉默稍许,几只小猴儿怯生生站出来,完全不见先前的皮样。

还没等孙悟空开口,孙大圣一双毛茸茸大手已然摁上几只小猴的脑瓜,将柔软的猴毛儿揉得杂乱无章:“再有下次,可便让你们几个将洞府里酿出的酒全喝个精光,谁求情也没用。明白没有?”

孙悟空目送它们跑远:“你这泼猴,俺老孙还没来得及说话呢。”

“反正你的处罚也逃不开多远。”孙大圣从他怀里揪出个黄杏儿扔进嘴里。孙悟空瞥他一眼,没有否认。

“去看看小师父罢?”




江流儿酒疯撒了半天,可算是累了,终于体现出醉酒后人的特征之一来,嗜睡得紧,眼下正躺在水帘洞中石床之上,酣然睡得香甜。扎着两个冲天小鬏的傻丫头抱着齐天大圣的玩偶在他身边爬来爬去,显然对这个怎么叫怎么咬都不醒的江流儿很感兴趣。

孙悟空从怀中拨捡了个黄澄澄的杏子递给她,抱着玩偶的小姑娘高兴地啊呜一口咬住,晶亮的口水糊了他一手指。

孙大圣坐上床沿,江流儿只有在睡着的时候才安静下来,其余时候都是一个聒噪得能将佛祖烦死的小和尚。小男孩儿趴着睡得香,鼻息间带着细微的鼾声。

孙悟空随手将桃花放在他枕边,从桌上拿起那白玉酒缸。江流儿哪里有他齐天大圣那般海量,几乎是喝了一点便摇晃着倒下了。他伸手掂了掂,酒坛还是沉甸甸的,澄碧的酒液在坛中撞击摇晃着坛壁,发出令人心喜的哗啦啦响声。

孙大圣刚把手搭上江流儿的脑袋,还没来得及为这小屁孩儿好歹是没发烧松口气,耳畔风声呼啸而来,他抬手接住,黄杏撞击掌心发出砰的一声。

孙大圣抬眼看过去,另一只孙猴子坐在石桌上冲他晃了晃自己手里的酒坛,举腕为它减去一半的重量。饮毕他一甩手,酒坛摇晃着向孙大圣飞来,他抬手稳稳抓过,举坛将剩下的澄香酒液喝了个干净。

“大圣……齐天大圣一……”江流儿在睡梦中发出带着酒香的梦呓,“天下第一……”

小男孩儿挠了挠脸,翻了个身。

“脸长……呼……”

“……”

“……”

“……噗。”

“……你笑啥啊?!!”

“没啥没啥,……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喂!不许笑!泼猴看打!”

“酒后吐真言啊老弟,你就认了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几缕熹微晨光从石窗悄然爬进,飘落在山桃秾丽荼蘼的花瓣上,晕染开一室酒香。




按理说应该还有个三……然而我写不动了(・ิϖ・ิ)っ(x)

就这样吧x



评论
热度 ( 79 )
  1. 二離砸成天睡不醒且行且歌 转载了此文字
    天下第一脸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是四w

© 二離砸成天睡不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