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名墨雲離,别称有坑不填太郎无脑乱写斯基_(:3」∠)_
话痨,常混迹狗崽文野圈,近期疯狂沉迷奇杰,其他圈cp也吃型杂食星人。因为太杂食所以可能会推乱七八糟的东西注意。
chuya真是世界第一可爱啊啊啊啊!

#fo我真的没有前途啊我不会更新的!lof是拿来囤垃圾的_(:з」∠)_#

上穷碧落

这世界已不太需要英雄。
这是六。

且行且歌:

上穷碧落




孙大圣登机的时候,正是个晴丽安谧的好天。




天朗气清,惠风和畅,阳光一丝一缕地渗透进皑皑白云之间。风声清鸣里他两手空空匆匆钻入机舱,眼前穿着旗袍的空姐冲他微笑,声音细软,孙大圣试探着扯出个善意的微笑,却发现眼前的姑娘已经将目光转向后面的人,仍旧维持着那种温和又麻木的笑意。

他只能敛了那个有点僵硬的笑,径直向后找自己座位去。

孙大圣位置正好靠窗。旁边坐了个小男孩儿,虎头虎脑,瞪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看着他,半点不怕生。男孩儿旁边的老人忙着给小男孩儿系上安全带,花白头颅仿佛湖水边风中摇摆的雪白芦花,并没注意到小男孩儿对这位萍水相逢的陌生旅人所表现出的浓烈兴趣。

男孩儿还在看他,孙大圣不知该怎么应对,只好勉强将安全带扣在腰间后便转头牢牢盯着狭小舷窗。

好在小男孩儿并没怎么为难他,这个年纪的小孩儿总是这样,对周遭一切抱有新鲜热情,却又总是容易马上转移到别的事物上。大约是看他可爱,一个路过的女士笑着掏出了一个玩偶放在他膝盖上,男孩儿眼睛亮晶晶地抱起了它。

孙大圣自己都没注意到他很辜负齐天大圣英名地很没形象地悄悄松了口气。他偏了偏头看了眼,那玩偶还没他一个手掌大,是只猴子。




全副披挂的猴子,眉目抹妆,头顶翎毛长长软软的,细细的翎尖戳着小男孩儿幼嫩的掌心。

他一愣。




男孩儿显然很喜欢这只玩偶,珍惜地抱在怀里,冲女人说了声甜甜的谢谢后,便高兴地把它举起来给老人看:“师父快看!是大圣!”

老人乐呵呵地答应着,伸手问空姐要了一张毛毯,小心地围在男孩身上。

小男孩儿还不过瘾,扭过头来,想也不想地对孙大圣露出一个粲然天真的笑靥,将那玩偶举得高高:“你看你看,是大圣哦!齐天大圣孙悟空!”

孙大圣猝不及防,险些被那玩偶戳中鼻尖。他看了看那齐天大圣的玩偶又低头看了看小男孩儿的笑脸,最终点点头,笑了一下。

……他真的不太会应付小屁孩儿啊!从以前到现在都是!

男孩儿却似乎是满足了,哼着歌抱着玩偶转过了脸。




飞机在此时开始缓缓滑行,在长长的轨道里做一场孤独的奔跑,直到风狂啸着将它托上万里高空——

起飞那一刻耳边轰鸣骤然迸碎,风哭泣怒吼着在耳边化作狂躁的尖锐噪音,疯狂搅动着脆弱耳膜。狭窄舷窗外万物众生一瞬间被过快的速度扭曲成了斑斓脆弱的色块,看了让人只觉眼晕。孙大圣不是没试过比它更难熬的情况,扭脸却发现男孩儿露出了痛苦的表情,小手紧紧抱着玩偶,他身旁老人估计自己也不习惯起飞时耳畔的巨大噪音无暇照看。大圣犹豫了一秒,伸出宽大的手掌,慢慢捂住了男孩儿的耳朵。




飞机在那一须臾之间克服重力的权威腾空而起,带着势不可挡的凛然气魄踏上苍穹,将浮生万物尽皆化作沧海一粟。




云层被穿透,万丈日光直射下来,晃得人睁不开眼。

万里云海绸缪翻卷,九州黎氓庸庸碌碌。轮回永无尽头。

大圣自然不是没体会过飞行是何感觉。老实说他筋斗云一个跟头十万八千里,起飞那阵比这劳什子机器要快得多也稳得多,况且耳边只会有呼啸而来的山风爽快利落得很——无论怎样都比破空刺入耳膜的噪音好得多了。

可惜他现在可没法翻个跟头十万八千里。最近玉帝那老儿才和西天如来并上西方天界耶和华颁布了什么莫名其妙的仙妖佛界飞行规定说明,规定要飞行的话必须在相应不同的飞行领域获得飞行认可,提前递交相应飞行申请,还有严格的关于飞行时间起飞地点一类的限制要求,简而言之就是立志要把漫天神佛一个个逼成家里蹲。

孙大圣当然不是会被这些条条框框束缚住的家伙。事实上在那条约刚颁布的第二天他就和他家那只早年脱毛的小矮子哥哥(这么叫的后果是他得到了一个凶狠的板栗和一段对脸部长度毫不留情的恶意嘲讽)满不在乎地出门去玩了,用的当然是齐天大圣万年不变的交通工具筋斗云——然而结局是他一个跟头翻到一半就吧唧一声又轰隆一声撞上了某架直升飞机的前窗,好在齐天大圣身如玄铁头也一样,所以他和孙悟空一起毫发无损地蹲在筋斗云上,目瞪口呆地瞪着那架直升机biu的一声坠落在地,然后在荒原爆燃出璀璨华美的烟火。




……还好那是架无人机。




不过不论如何,短时间内孙大圣都很难克服那种难以言说的心理障碍。

从他家哥哥不再频繁地出门窜门的举动看来,估计对方也是一样。

好在新世纪新发展。八戒拍着肥厚的肚腩为他们全家订了机票,一边打着酒嗝一边要他们几个去他那边喝酒——确实是需要飞才比较省事的距离。

终于处理完手头上的事情后两个猴王才匆匆登上陌生的飞机,八戒很给面子,订的是两张头等舱机票。可惜这无法缓解他的焦躁。

孙大圣小心地回头看了眼。孙悟空坐在后一排靠窗的位子,托着下巴看着舷窗外流云舒卷天地广袤,用七十二变变出来的用红孩儿的话形容就是少女漫男主标配的脸正做出百无聊赖的表情。雪白流云倒映在那赤金双眸当中,无所谓地舒卷离散,一如千年。

孙大圣转回了脸。




舷窗外苍穹宛若被昆仑之巅上的琼雪洗过,蓝得纯粹晃眼。

倒是自由不羁。这世间百般变化,沧海桑田,莽莽众生皆为天道所缚,唯有这穹汉碧落,上下茫茫,风流云散亦或雨过天晴,皆随心所欲。




……啧。




空姐声音轻柔地提醒飞机即将降落。

降落之时耳畔狂躁之声再度破空而来,尖锐狂暴地怒吼咆哮。身旁从旅程一半开始便沉入睡眠的男孩被颠簸的机身惊醒,一双大眼睛惊慌地看了看四周,被老人拍了拍脑袋才安心下来,将孙大圣的玩偶抱回胸前。

飞机平稳地收住最后一丝躁动,提示灯一盏一盏地亮起来。游客们蜂拥着涌出机舱外。

孙大圣起身离开,在漫长的摩肩接踵的队列中有谁在身后撞了撞他的肩膀,力道不轻不重。




“……感觉如何。”




他不吭声,大跨步走出机舱外,回首过去日光一瞬耀眼,孙大圣眯起眼看这庞然大物安然待在粲丽日光之下,机翼舒展。

面前的家伙走了几步将手搭上他的肩膀,孙大圣瞟了他一眼,孙悟空赤金色的眼里流光亮转,隐约有炽热火焰熊熊燃烧,无论是湛蓝得仿佛被琼雪洗过的碧落苍穹还是雪白蜷曲仿若瑞雪的流云都一并烧了个干净彻底。




“糟糕透了。”




穿着旗袍的姑娘在他们身后微微鞠躬,姿态优雅疏离极尽礼仪,像是知道这两位帅气尊贵的客人不会再来。




醉生梦死。

……如果让师父知道居然喝酒喝到差点连跟头都不会翻了肯定会把紧箍咒翻过来倒过去地念直到他连酒这个字都不记得怎么写了吧。

“这就走了啊猴哥……”

“走了走了……猪头你还是赶紧去洗个澡吧一身酒气!”

“哎好咧……不过猴哥这回我没给你俩订机票啊你俩自己会订不会……”

“放心放心,一早安排好了——”




“那头猪住的地方还真高……不过话说回来他为什么住一楼?”

一路上来三十二层的摩天大楼足以睥睨众生,车水马龙鳞次栉比的城市在绝然的高度下都化作水灰色苍茫渺小的色块。九州黎氓庸庸碌碌,仿佛永不疲倦的蝼蚁。

“听说是当年被摔下天界留下了心理障碍,直到现在都不太敢求自己的心理阴影面积。”

“喔——”

足尖点地,脚下生风。

“那还真是——抱歉啊——”




未完的尾音拖散在了迅疾流散的狂风里,孤高浮云在睥睨一切的速度下溃散成冰冷的雾打在脸上,火红披风在风里凛冽,飘扬成烈烈朱砂。

那一刻冲天而起,连云层都被踏在脚下。

齐天大圣孙悟空——身如玄铁,火眼金睛,长生不老还有七十二变。一个筋斗云就是十万八千里。

他知道的。他们都知道的。这个时代已经不是他们那个能一根棒子打遍天下的时代了。或者说这个世界已经不太需要英雄。这一点早在他们俩穿戴着锁子甲耷拉着凤翅翎拖曳着红披风惹来行人异样目光无数最后被问是否在COS的时候,那个叫电视的小盒子里严肃的女人重复说着要破除封建迷信思想世上无妖鬼神佛的时候,小孩儿们都不在相信世界上真有孙悟空存在的时候,就已经清楚知晓。




大约这个世界已经不再太需要孙悟空。




然而那又如何。苍穹从不因为天气好坏而随意改变它的广袤深邃。

孙悟空的存在从来不需要理由。




跟头翻到一半又碰上一架飞机,这次是架客机,孙大圣小心避了开去,晃眼瞅见狭小舷窗里似有熟悉面孔一闪而过,不由自主慢了下来。

孙悟空见他停下,疑惑转身凑近,两个人保持着和飞机相同的速度悠悠飞行。

小男孩儿趴在舷窗上,圆溜溜大眼睛惊奇地看着这两只飞在半空中的猴子。孙大圣想他大概是不认得自己的,毕竟当时他变幻了人形,更别提那不过是一次简短的飞行,而他不过是个陌生的人。

男孩儿将脸趴在玻璃窗上,瞪大了眼睛,忽然又笑了,那是个纯粹干净的属于孩子的笑。然后他举起了手里的东西,贴在玻璃窗上冲他们比划,嘴一张一合,像在说些什么。

那东西是个人偶,准确说来是只猴子,全副披挂的猴子,眉目抹妆,头顶翎毛长长软软的,戳着冰冷的舷窗。男孩儿的嘴一张一合的,像在说着什么:




“大——圣——”




那一瞬间耳畔风声呼啸,百年千年的岁月哗啦啦流过去不见踪影,他只能恍惚回忆起灵山大雷音寺里如来宝相庄严,双手合十:“一弹指六十刹那,一刹那九百生灭。”又看见不知多少年前的蟠桃园里桃花满树,如烟如霞。

孙大圣还没感慨完,就见自己那个没毛的小矮子哥哥(是的他只敢在背后心里偷偷的这么叫)小心翼翼地靠近那飞行中的庞然大物,将指尖贴上了那舷窗,正正好和那玩偶戳在玻璃上的翎尖相对,唇角勾起来,冲着那小孩儿笑得灿烂,旁若无人,看起来傻气得要命。

可不知是受了什么蛊惑,孙大圣鬼使神差地也抬起手来,毛茸茸的指尖慢慢戳在了另一只翎尖尖上——

这么做真是太蠢了,孙悟空是怎么面不改色做完还附送一个那么蠢那么蠢的笑的……

就在孙大圣这么腹诽时,舷窗里的男孩儿笑了,他的眼睛里落满憧憬与喜悦的星光,目光是属于孩子的干净纯粹,那种目光孙悟空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见到过了,无论是哪一个孙悟空。




……孙大圣看着那玻璃,玻璃倒影出一只长脸猴王,头顶翎毛长长的在风里摇摆,身后披风火红火红的拖开一道泼天血痕。这猴子凝视着玻璃。慢慢慢慢地,咧开一个和孙悟空一样无比傻气的笑容。

他们同时开口,一字一顿,尾音飘散在迅疾流散的狂风里,却分明掷地有声。




“……谢谢——”




一个跟头翻过去,就是——十万八千里——

便穷了这无尽碧落,寻一个利落桀骜,自在逍遥。




END




“抱歉,二位涉嫌酒后飞行,扣押飞行证明并刑处十五天拘留。”

“……”

“……”




感谢观看︿( ̄︶ ̄)︿

感觉好像萌1599的人在减少呢,嘛,也是没办法的事……。在群里吐槽过明明我的手机锁屏主屏都还是两只猴子,身边一起刷1599的小伙伴却纷纷爬了墙头……。

有点小疲惫。不过也是没办法的事我知道。

这篇脑洞来自群里一次魔性的脑洞开发……




99~66~99~就是十万八千里。

哈哈哈被切老板挂过,不要打我x



评论
热度 ( 86 )
  1. 二離砸成天睡不醒且行且歌 转载了此文字
    这世界已不太需要英雄。这是六。

© 二離砸成天睡不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