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名墨雲離,别称有坑不填太郎无脑乱写斯基_(:3」∠)_
话痨,常混迹狗崽文野圈,近期疯狂沉迷奇杰,其他圈cp也吃型杂食星人。因为太杂食所以可能会推乱七八糟的东西注意。
chuya真是世界第一可爱啊啊啊啊!

欢迎勾搭w #lof即置物场#
#挖坑不填惯犯,慎fo#

分桃

呼呼w
这是八。
完啦w

且行且歌:

群活动第七题。


“虽然性别不是问题,但还是要看一下家谱吧?”


 


 


分桃


 


青冥浩荡间吞没朗朗乾坤。


远古蛮荒之时盘古沉睡在如此混沌,千万里均湮灭在伸手不见五指的茫茫天光之中。直至那一柄巨斧破开浑噩为止,天地均为静止。


孙悟空熟悉这种静止。是死犹生。每一个孙悟空都熟悉此种境界。


曾为顽石一块,安静屹立花果山巅,风流云散洗过它苍古裂痕,淘洗出千般带着狂羁的禅意。


若是要说,每一个孙悟空都曾有过此等经历。静静沉睡于那块巨石之中,风掠过雨洗过云拂过雪埋过,每一丝属于自己的生命的心跳都暗藏在巨石的裂缝,等待破石而出的辉煌刹那。


无论是哪个孙悟空,只要是孙悟空。无所谓他们是否有完全相同的性格喜好人生境遇,到底在狂羁傲然的心底都存了那么一分天沐地养的悠悠禅意。


然这几只泼猴虽说都是孙悟空,天生了地养了,师父拜了长生有了,天宫闹了自由没了,经也取了佛也成了,到底不是完全相同。法界镜破碎那一瞬间多少时间错乱空间扭曲,几个相安无事的邻界生生相叠,完全不是乱七八糟几字足以形容的混乱程度。


所以几只境遇并不完全相同的孙悟空们相遇之时足足发了他们人生之中最长的一愣,最终还是抄起棒子就打了上去——完全不是什么兄弟相见感人至深的场面。


不过好在尽管磨合期漫长,孙悟空们到底还是习惯了另几个自己的存在。毕竟都是孙悟空,脾性到底合彼此胃口,称兄道弟的到来实际上也并不算遥远。


他们只身俯瞰。远处冰峰雪消,云尽天燃,佛光掠过漫漫天际。


据那棵花果山巅的自巨石尚未崩裂时起便已经生根发芽开花结果的老桃树说,看那几个猴王并肩立于天地之间当真是极奇诡又有趣之事。


尽管天庭西天地府四海乃至三界生灵一开始都对这诡异现象接受不能,好在漫长时间足以消弭一切。无论是多么曲折离奇令人难以置信的东西在频繁出现以后总会变成理所当然和不可抗力。时间飞逝岁月光转,一共来了多少个孙悟空花果山上又多添了多少只难缠的猴子猴孙众仙已经没兴趣知道。管他们是斗地主还是打麻将,只要不纠结一块儿打上天庭来就好,要知道玉帝前些年刚向佛祖借了钱把南天门修缮好,它可经不起孙悟空金箍棒的一顿削,更甭说是好几根金箍棒。


所以随他们去罢去罢——众仙算得上自暴自弃地想道。


故而当几个孙悟空互认兄弟的消息传上天庭,众仙毫不吃惊,喝茶喝茶;齐天兄弟效仿了世间凡人做了个劳什子家谱的消息传到灵山,佛祖不为所动,拈花微笑;美猴王们为了争在家谱上的位置打了几架削平了好几座山头的消息传到龙宫,龙王松了口气,拍拍胸脯;天下那么大,这几只泼猴爱做甚便随他们去罢去罢——


不过当两只齐天大圣相恋的消息传了出来,四海八荒的三界生灵终于不能淡定了,玉帝招来千里眼顺风耳,如来唤来观世音大士,龙王让虾兵蟹将偷偷摸摸地打听——这是在想甚这群猴子,紧箍咒念太多坏了脑子不成!


 


时间飞逝岁月光转,天上一日地上一年,凡间九州黎氓生生不息衍衍不殆,一个时代兴盛而起又衰落而去,万般繁华到头来化作风中带着余香的一抔黄土。大唐盛世飞灰湮灭也不过一瞬之时。安史之乱五代十国南宋北宋元明清中国民国抗日战争中华人民共和国改革开放一路过去,什么都缺时间最多的众仙磕着瓜子喝着新茶看得也算津津有味。现下正是二十一世纪,各种各样没见过的新奇事物琳琅满目。西方耶和华上帝已经派来了使者互通有无,众仙趁机提议玉帝改换天条,总蹲在仙宫大概会长出霉菌来。不少神仙改头换面下了界却被汽车飞机之类的撞个正着也不是少数。还好都是神仙,也伤不了筋动不了骨。


既如此,九州也便那么个大小,虽然好奇但愿意定居国外的本土神仙毕竟还是少数。这造成了一定程度上的人口拥挤——天上光是星宿就有二十八个,甭说其他大的小的厉害的土鳖的散仙上仙,寿星公隔壁住着西王母,日曜星君楼上是三坛海会大神。再据紫衣仙子所说,她总是看见隔壁小区几只孙大圣进进出出。


扯远了。


总之社会变更时代发展,断袖之癖分桃之好也为大众所接受,众仙在耳濡目染之下也算得上大开眼界,消弭了许多偏见。不过即便是能接受这龙阳之好也愿意给予祝福,但面对这齐天兄弟相恋猴王一怒之下雷霆万钧的情况众仙还是有点心肝子抽抽:猴王可是那几个孙大圣里脾气最暴躁的一个,谁知道会不会一怒之下打上门来打几个神仙泄气。


情况闹成现在这样儿众仙知道得也不清不楚,这些无聊了上千年的东方神仙脑子里转来转去的并非“靠!活的断袖啊!”或者“烧死那对情侣!”,而是“好的好的大圣性别没问题,不过你们真的连家谱都不看一下儿吗——”


 


……知道齐天大圣自由不羁洒脱狂放,到了这地步众仙也是醉了。


 


 


 


阳台上放着一盆小石榴。小小的果实在风中摇晃着,染着喜人又寂寥的淡红。一盆碗莲安静地放在石几上,一尾青鲤在水中甩了甩尾,水珠悄然飞上莲瓣,又慢慢滚落了。


天边翻滚着青云,青冥浩荡,压抑的空气凝聚着浓重水汽,凝重了人一襟风雪。


云青青兮欲雨,水澹澹兮生烟。


青冥浩荡间吞没浩荡乾坤。古来如此。


空气凝固。万物静止。天地一呼一吸之间吞吐生息。唯有一只不知在哪儿的蝉,声嘶力竭又气若游丝地发出生命最后的嘶喊,那声音安静得像是死亡。


孙悟空熟悉这种安静。孙大圣亦然。或者说每个孙悟空都是。是死犹生。


孙悟空记得他以前无聊的时候曾经看过一个电视剧,把他笑得抱着平板滚来滚去最后滚到孙大圣的肚子上。那电视剧讲的是一对同性恋人出柜过程中的各种魔性遭遇。当时孙悟空觉得实在是好笑,所以他笑得肚子都疼了,疼得需要孙大圣放下吃到一半的桃子过来用沾满桃汁儿的手给他揉肚子。


不过现在想想,也许那个时候不该笑罢?


那编剧大概也不是真正了解这所谓分桃之好。仅仅为了博君一笑。


毕竟连他齐天大圣,他们两个齐天大圣,做这种事情的时候都忐忑不安得好像那劳什子玛雅人预言的世界末日当真降临。当年孙悟空无论是闹天宫还是被五行山一掌摁下,被师父冤枉赶回花果山或者撕裂身上斗战胜佛的袈裟时都不曾如此慌张忐忑。这一点估计孙大圣也是一样。


阳台上开始有第一滴雨砸落下来,正正好打在一颗小石榴头顶,水珠便顺着光滑打蜡的表皮流下来,冰冷静寂,缩影出一个晶莹得尘埃也无的天地。


唯有能庆幸的大概就是旃檀功德佛没让他们跪下来了吧?


 


齐天大圣不跪天不跪地不跪苍生,唯有师父能使他弯下双膝。


 


齐天大圣此生师父有两人。一者斜月三星洞中菩提老祖。二者东土大唐生生唐三藏。


前者已不再认他是弟子。当年斜月三星洞中菩提老祖手中拂尘垂下三千浮世白发,苍茫古朽眼中看过世间百态星辰万千,最终化作于顽猴头顶三下轻敲,伴随一声抑在喉间的叹息。后来菩提老祖赶他走时的决绝是真心实意的,大约自那时起慧明的老仙便已看破了什么。


自然,前些日子打听来了菩提老祖的住址——是的,两位老祖——后去拜访的结果是被拒之门外。


旃檀功德佛倒是没有如此。


 


披着一件薄外套的旃檀功德佛从厨房内走出,将两盏热茶放在两只泼猴面前,转身去关了窗户。


旃檀功德佛的眼睛往下轻轻一瞥,发现了那只掉落在石榴上的羽翅上沾满了雨水的蝉。他将它轻轻捧了起来,像是佛子捧起了一朵佛池中的莲华。


当年救苦救难观世音在五行山下告知石猴不日便可离开,只需等待一位有缘人。东土大唐唐三藏,庇护他前去西天灵山,取得大乘佛法,以渡苍生劫。


三界皆知齐天大圣孙悟空皈依佛门化归正法甚至修成斗战胜佛,却不知他只为面前这一人折腰。


哪吒曾万分不解地问他,你师父如此待你,数次不顾情面赶你走,说是再不认你做徒弟,为何你还对他如此虔诚。


当时孙悟空没有回答。他掏出金箍棒来,往童颜的三坛海会大神脑门上轻轻一敲:“有那时间与俺老孙胡扯,不如掏出你那枪来耍子!”


 


齐天大圣不跪天不跪地不跪苍生,唯有师父能使他弯下双膝。


 


窗外开始下雨。暴雨雷霆。


青色与黄色钝重又笨拙地混合成浓烈的怒云,电闪而过宛如蜿蜒的群蛇。


孙悟空有点不太敢抬头。毕竟这不是玩笑。旃檀功德佛从听完他们的来意开始就一直沉默到现在,他总觉得这沉默比当年的紧箍咒还要让人害怕。


事实上他对于唐三藏的感情很复杂。一日为师终身为父。那条虎皮裙还留在衣柜里,时不时被主人拿出来珍惜地穿戴。不过金箍果然还是换回去的好,他果然还是对那尽管漂亮却非常非常非常疼痛的金箍敬谢不敏。


他低头拿起那杯茶握在掌心。自从撕裂了斗战胜佛的袈裟以后他就很少再喝茶,大多数时候和清冽的猴儿酒为伍。现在那茶温烫,香气不浓却足够绵长悠蕴。孙悟空小声说了声多谢师父,刚想抬起茶盏,便听到旁边他弟弟——那个笨蛋——说道:“有桃子吗?”


 


——你啥时候不能吃桃儿非要现在吃啊你个蠢猴儿!?


 


旃檀功德佛稍稍愣了一下,随后微笑,垂手将伤蝉放下,转身进了厨房。


孙悟空趁着这机会转过头瞪了一眼孙大圣,龇牙咧嘴恨铁不成钢极尽警告之能事。


孙大圣装没看见,老老实实盯着桌面研究那只惶恐的蝉,好像堂堂齐天大圣美猴王掉份儿得从来没见过蝉似的。


旃檀功德佛端着一盘桃儿出来,将桃儿放在两只猴子面前石几上,伸手拿起一个,用水果刀开始削皮。


“师、师父?我们不用削——”


“不行。我这桃子不同你们花果山上,是在楼下那水果商那儿买的。悟空你没看新闻么?最近农药打得厉害。”旃檀功德佛边说边削,手中桃儿旋转着垂下长长的粉绒绒的皮。


 


孙悟空无话可说。只能看着他将桃皮削干净。他能说啥?那劳什子农药对齐天大圣怎么可能有半点作用,这点难道旃檀功德佛就不知道?


没用。但他还是削了。而他最终还是会接过来。就像当年西去路上孙行者浅眠易醒,唐三藏每晚为他念经,即便孙行者明知那佛法对他可能不起什么作用,他还是安静坐在一旁安静听。


 


大地为证,一切恐怖、烦恼、困扰,皆为虚无。                                                                                                                                                                                                                                             


 


雨丝细密银亮,冲刷着小院中的青石地,寒石拢烟,雾蒙淋漓。水烟缥缈中雨水咚咚打在池塘水面上,仿佛笔墨渲染中的天光云影水墨丹青。


暴风狂岚间天地静默。


 


最后一截桃子皮落下,圣僧放下水果刀,将桃子递了过来。


孙大圣接住了它。


孙悟空看了一眼,估计是颗脆桃儿,桃肉粉白,桃尖儿弥泛出喜人的浅粉。孙大圣张嘴咬了一口,腮帮子一鼓一鼓,咔擦咔擦。


旃檀功德佛从盘子里又拣出一颗桃子。


旃檀功德佛的刀锋还未切入桃内,便被对面吸引去了注意力。


孙悟空看着面前的这半颗桃子。它桃肉粉白,桃尖儿弥泛出喜人的浅粉,半弧圆润的桃瓣里露出干净的桃核。显见得是刚才被孙大圣咬过一口的那桃子。


他下意识瞥了一眼坐在石几对面的旃檀功德佛,忽然明了孙大圣究竟是什么意思。


旃檀功德佛静静地看着他们,肩上披着薄薄的外套,宛如当年西去时唐三藏身上披着绛红描金的袈裟。


孙悟空顺着那桃子看上去,手腕手臂肩膀再到孙大圣垂眼看着他的目光,那目光赤金流淌,宛如熔岩灼灼燃烧,再看得更深些,隐约鼓励隐约忐忑不安。


他忽然笑了,一手搭上孙大圣手腕,就着那桃儿结结实实咬了一口。


 


……脆桃儿。挺甜。


 


“不过俺老孙还是更喜欢软桃儿。”


 


孙大圣若无其事地收回手,凑到嘴边咬了一口,嚼了嚼:“是么?俺倒是觉得还好。”


 


当着师父秀恩爱的两只泼猴努力嚼着腮帮子里的桃肉,完全不敢回头去看旃檀功德佛的表情。直到对面传来旃檀功德佛的笑声。


旃檀功德佛自顾自笑得开心,全然未顾对面两只泼猴儿的表情,笑罢了方道:“算了,你进来罢,道友。”


 


未等两位齐天大圣反应过来门便开了。风雨的气息一并扑打进来。湿冷的雨腥气的味道在屋中蔓延。雨雷轰鸣。


孙大圣瞳孔一缩,手一滑桃子掉了下来,还好孙悟空眼疾手快接个正着。


少年披着袈裟,还没有完全长开的眉目带着当年的稚气,淘气却已消散得差不多了。他左手牵着一个总角之龄的小女孩儿,两个人身上浮着淡淡荧光,门外瓢泼大雨,他们身上半点雨痕也无。显见得是旃檀功德佛在他们身上施加了避雨术与避寒术。


“……怎么是你们两个小屁孩儿。”孙大圣语调有些奇怪的僵硬,原先平静目光也躲闪起来。


 


……


这也忒羞耻了好么……向家长出柜就算了还当着小孩儿的面出柜秀恩爱……


两位齐天大圣忽然惊觉他们实在太小看他们的大哥了。简直就是心机猴的典范。


 


两个小孩儿倒是没什么奇怪的反应,江流儿牵着傻丫头一步步走到石几前,双手合十向旃檀功德佛微鞠一躬:“多谢。”


“道友客气。”旃檀功德佛微笑,重新拾起一只桃子,放在掌心专心削皮,不再去看对面的家庭伦理剧。


“大圣。”


“……”


 


眼前这小孩儿为他破了法印,又为他戴了金箍。


 


天道重重,所谓天命无可更改。然齐天大圣孙悟空从不信命。当年五行山下一路走过直到巍巍长安,山深水阔,皎月流霜,青石寒流,漱玉溟烟,尽皆一路相伴。承诺了护这小孩儿回家便一根棒子佑他一路平安。如同唐三藏对孙悟空意义复杂,江流儿教会孙大圣何为信仰何为守护。在更深远的岁月里,他让桀骜天地的美猴王甘愿垂下高傲头颅,戴上那枚名为束缚的璀璨金锁。


每一个唐三藏都是每个孙悟空的一个劫。


 


年轻的三藏忽而笑了,他脸上忽然褪去了佛门的肃穆生涩,流露出青年人所属的朝气蓬勃,仿佛当年长安大街小巷里疯跑的面上浮绘着胭脂大喊“吾乃齐天大圣孙悟空”的孩子又回来了,挥舞着一根破烂腐朽的木棍,固执地坚守着他的憧憬。


 


齐天大圣忽然心里一松。


 


是了。无论是哪个唐三藏,都不会拦着他家的猴头去得到齐天大圣所应得的幸福与骄傲的。无论是旃檀功德佛还是江流儿,都是一样的。


他们都希望他们过得好。因为他们了解孙悟空生来的自由与孤独,天生地造乾坤静默里漫漫无尽的孤独。是死犹生。他们了解那孤独与骄傲,但与此同时他们更明白在真正意义上能陪伴那寂寥的唯有另一个齐天大圣。


是了。何必纠结何必苦恼。性别都已不是问题,物种更不必说,至于家谱——


 


孙大圣恶狠狠将那文书掼在猴王面前。猴王掀了掀涂抹着胭脂的眼皮,斗战胜佛看好戏般坐在一旁喝茶,袈裟不伦不类地铺了一椅子。孙悟空不关己事般站在孙大圣身后,腮帮子动一动咽下一口桃儿。


嘿,又软又甜,俺老孙喜欢。


“混账大哥,都在这儿了,你自个儿看罢,俺老孙可不奉陪了!”说罢孙大圣尤其嚣张地一个转身,拽过孙悟空手腕兜头便走。殷红披风的尖尖儿带着风扫过猴王面前,激得他打了老大一个喷嚏。


斗战胜佛远目这两个泼猴出门驾云而去,悠悠品了口茶:“大哥,你不气了?这可算是盘古开天辟地来第一奇事了,果真世间崎岖百怪尽皆让咱们兄弟占了个齐全。”


猴王双脚架在那木桌上,藕丝步云履尖儿踢了踢那文书,露出来的一角上恰恰写着旃檀二字。齐天兄弟里的老大哥翻了个白眼,将那文书踢到一边:“俺老孙不过是不爽罢了。凭啥他俩内部消化完事儿了就天天在这儿分桃儿吃秀恩爱?烧不死他两个——”


“至于家谱。”猴王翻开抽屉,把那金光闪闪的家谱拽了出来:“本不过就是闹着玩儿的。两个小年轻兴致来了想谈场恋爱,难道做大哥的还不许么——”


斗战胜佛笑道:“这便是了。俺原先便说大哥竟要他们俩去找朋友师父分头要同意书,未免有些儿戏。”他放下茶盏,挥挥手添了新茶,“众仙可是对咱们家好奇得很,明里暗里打听了好几回了。”


猴王嚣张笑起,指尖晃晃绽出点点金光,同他赤金眼眸辉映,璀璨仿若吞吐云霞:“要打听便打听去罢!俺老孙家事,何时容得他人置喙?不过,过不了几日,怕是要请那帮老糊涂们吃喜桃儿了罢——”


 


 


END.


 


 


“陛下!陛下!那些泼猴又打上南天门来啦,带来好大一个金桃儿,桃上绘囍,生生砸塌了南天门——”


“朕……朕新修缮的南天门和凌霄宫啊——”


 


 


感谢观看。


关于唐僧的看法仅属个人观点。


关于分桃:应该很多人知道了。古有弥子瑕与卫公游于桃园,食桃而甘,分其余以卫灵公,卫公爱甚,曰:“爱我忘其口味以啖寡人。”遂后以分桃示意男同性恋恩爱相好。


第一次写cp向差点写得我精神崩溃……



评论 ( 9 )
热度 ( 65 )
  1. 二離砸成天睡不醒且行且歌 转载了此文字
    呼呼w这是八。完啦w

© 二離砸成天睡不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