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名墨雲離,别称有坑不填太郎无脑乱写斯基_(:3」∠)_
话痨,常混迹狗崽文野圈,近期疯狂沉迷奇杰,其他圈cp也吃型杂食星人。因为太杂食所以可能会推乱七八糟的东西注意。
chuya真是世界第一可爱啊啊啊啊!

欢迎勾搭w #lof即置物场#
#挖坑不填惯犯,慎fo#

【狗崽】清风雅乐·叁

#ooc有,慎入#

许久之后,久到对时间流逝都不甚敏感的大天狗猛地回想起第一次见到妖狐的时候,都不禁感叹时光飞逝。

大天狗大概永远都不会告诉妖狐,在妖狐注意到自己之前,自己就早已注视着他了。

第一次见他,是在一个天空似乎被水洗过的,明媚的午后。

那天,主人带着其他式神出门打斗技却没有被带上的大天狗百无聊赖,索性躺在了房顶晒太阳。

午后温暖的阳光总是能把人的意志消磨得一干二净。
大天狗忍不住打了个哈欠,带上了面具,准备小睡片刻。

突然,隔壁的院子像是炸了锅一般喧闹起来。

「天啦噜?!!阿妈你居然真的攒齐了?!」

「呜哇好小只!超可爱!」

「好想摸尾巴...」

被扰了清梦的大天狗皱起眉头,床气使得他不禁开始思考起要用什么办法才能让隔壁的家伙们知道不能打扰别人午睡的重要性的时候,他无意中朝隔壁院子里一瞥,看见隔壁的非洲人少女身后,竟蜷缩着的一小团绒绒的毛球。

那个小家伙戴着比自己脸大了一圈的面具,身上套着丑丑的墨蓝色袍子,背上还背着一个看上去沉甸甸的卷轴,犹如一只受惊的小兽,紧紧攥着少女的手不放。

嗯?
这小妮子还真是有毅力,竟真攒出了一只妖狐。

大天狗挑挑眉毛。

自己上一次见到妖狐是什么时候?酒吞六星之前?还是青灯五星之前?
不记得了。
不过真没想到,再见到妖狐竟然是在这种场合呢……

大天狗饶有兴趣地坐直身子,居高临下地望着隔壁吵吵嚷嚷的庭院。

「诶诶诶你们先别吵!都吓到他了!」

少女急忙阻止身边吵吵嚷嚷看热闹的众人,但脸上还是抑制不住的笑意。

「这孩子...不会是个二秃子吧……」

不知一群式神里谁这么说了一句,原本吵吵闹闹的众人一下子静了下来。

静默中,一个清脆的声音划破了冰封的空气。

「你...你!你才是二秃子!你全家都是二秃子!」

众人一愣,缓过神来才发现原来是小妖狐气急败坏地从非洲少女身后冲了出来,一副要气得哭出来的模样。

「那...你知道啥叫二秃子吗?」

小妖狐明显被问住了。
他低下脑袋,有些窘迫地往非洲少女身后蹭了蹭。

「...不知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所有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院子里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但、但是一听就知道不是什么好话!」

「噗哈哈哈哈哈这孩子真有意思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什么笑!」

小妖狐气的浑身颤抖,虽然被面具遮住了脸,但也不难想象出那副红着眼角极力争辩的表情。

「你们都给我等着!我一定要努力长大,努力变强,变成一只又强又美丽的大妖怪给你们看!」

哦?

大天狗闻言眨眨眼。

还真是意想不到的有志气呢……
要变成又强又美丽的大妖怪?

大天狗歪着头想了想以前见过的那只妖狐的模样。

尖尖的耳朵,毛茸茸的大尾巴,精致的面孔以及带着丝丝邪气的俊美笑容...

只是不知道这只小崽子会变成什么样子呢?感觉突然有些期待啊...

大天狗用面具遮住了脸,勾起嘴角笑了笑。

-----------------------------------

然而。

大天狗觉得等着隔壁的狐狸崽子长大,是一件比御魂九层等队友、妖怪封印求协助、11连全抽ssr还要困难的事。

自从那日见到了这个小家伙,大天狗感觉自己一瞬间就仿佛升级成了奶爸。

就算不是自家的崽儿,大天狗也忍不住成天挂心着他,只要平日里没事,就会飞到房顶上,看看小崽子过得怎么样。

小妖狐毕竟太小,还成不了战力,所以就一直被丢在结界里和狗粮养在一起。
但是...这成长速度怎么就能这么慢呢...

总感觉每天去看他,都是那么点儿大,完全没有成长的样子,依旧还是小小的个子,大大的面具,丑丑的外袍,完全没有一只狐狸该有的骄傲与魅力。

大天狗纳闷地用团扇柄挠了挠头,忍不住回头看了看自家结界里被养起来的狗粮们。

结界里那群白胖子悠闲地在结界里跳来跳去,时不时就长大一圈,让人看着就感受到一种迷之满足感……
唔...这些家伙似乎被丢在结界里,两三天就能长大被吃掉了呢。
【那个是白达摩啊我的哥!经验增长速度能一样吗!!!】

可为什么感觉隔壁家养个小孩怎么就这么困难呢……

尤其是夜里见到隔壁的非洲少女为了打觉醒打御魂夜不归宿,把狐狸崽子饿哭了好几次之后,大天狗觉得自己的奶爸之魂被彻底点燃了。

隔壁的都怎么带孩子的!
怎么成天都只会让孩子挨饿呢!!

但...
毕竟自己是主人的式神,是不允许掺合别人家的事的。

每每看见狐狸崽子蹲在结界里望穿秋水,眼泪汪汪地等着非洲少女带达摩回来吃的模样,大天狗觉得自己的心就像是被隔壁家茨木从地狱伸出来的爪子揪了一次又一次似的。

如果快点不采取行动的话,估计在那狐狸崽子长大之前就被饿死了吧……【并不会啊狗子你也想太多了吧】

于是大天狗把目光转向了自家仓库里的红达摩。
唔...还有这么多啊…
反正家里还有这么多,一两个去投喂狐狸崽子应该也没什么问题吧?
【欧皇:住手!你个吃里扒外的狗子!!!】

这么想着,大天狗点点头,悄悄顺走了两个达摩。

虽然计划是这么决定了,但想要实施也异常的困难。

毕竟小狐狸崽子是隔壁的新鲜物件儿(?),所以他的身边每天身边都围满了众多式神。
今天鲤鱼精和蝴蝶精,明天三尾雪女,每天人来人往,结界里每天都好不热闹。
又因为这小子嘴跟抹了蜜糖似的,把家里的小姐姐们哄的高兴得不得了,所以每天都倍加受宠,沉浸在温香软玉里乐得自在。

「崽儿,你好像又长高了一点儿呢。」

「是呀是呀,等我长高高了就能好好保护红叶姐姐啦!」

「哎呀是吗?那我就等着你保护我咯?」

「今天的雪女姐姐也是一样的美丽动人呢!光是看到小姐姐你如此美丽的容颜就让人觉得仿佛是受到了神的眷顾!」

「... ...」

雪女不说话,抬手就给了这小子两...
个刚打回来没多久的达摩。

大天狗摸了摸揣在怀里捂得有些发烫的达摩,心里有些苦。

正当大天狗犯愁如何投喂狐狸崽子的时候,隔壁非洲少女欢快的声音在门口响了起来。

「崽儿!阿妈终于把你的觉醒材料打齐了!快觉醒快觉醒!」

小妖狐听见觉醒两个字,眼睛都亮了,接过装着觉醒材料的包袱时还不忘钻进非洲少女怀里蹭了蹭。

「阿妈真厉害!」

「嘿嘿嘿是嘛?」

觉醒...
大天狗心里猛地一跳,手心竟微微有些冒汗。

在万众瞩目下,小妖狐的身体被温柔的光轻轻包裹起来。大家都紧张地望着这团光晕,期待着觉醒后的小家伙会变成什么样子。

「呼...」

光晕散去,所有人都忍不住瞪大了眼睛。

妖冶的红色妖纹绘于额上,一双金色的兽瞳似是不适应一般微微眯起,毛茸茸雪白的大尾巴藏在身后,耳朵尖和发尾染上的些许紫色给他本就清秀的面容增添了些许妖冶。
虽然脸还是稚气未脱的样子,但也初具几分狐狸的邪魅模样了。

「救命我家崽崽好美嘤嘤嘤qwq!快让阿妈蹭蹭!」

「唔哇阿妈不要蹭我脸啊好难受...」

... ...

「......」

大天狗望着小小的妖狐,许久,才转身离开。

当晚,夜黑风高,大天狗飞上了屋顶,看着隔壁一派其乐融融的景象出神。

今晚的风儿有些喧嚣。一阵风吹过来,带起了大天狗身上一层鸡皮疙瘩。

好冷。

真的好冷。

大天狗打了个喷嚏,抹了一把鼻涕之后大天狗从怀里掏出笛子吹了起来。

打哆嗦不如吹笛。

吹着吹着,他突然在一阵风声中,听见小崽子问非洲少女自己是谁。他嘴唇一哆嗦,吹错了一个音。

于是他忍不住竖起耳朵,一心二用,一边吹笛子,一边暗搓搓地偷听起两人的对话。

风声实在太大,后面的话实在是听不清楚,只依稀听见“狗粮”啊,“ssr”啊什么的,也就只好作罢。

但不知道为什么,过了一会儿,就听见下面的非洲少女说是要去打御魂,就丢下狐狸崽子带着一帮式神连滚带爬地跑了。

这么晚打什么御魂!这明摆着是嫌吾笛子吹得难听好吗!

大天狗觉得自己好气哦。

自己的笛声可是妖界公认的天籁之音好吗!愚蠢的人类!


但是...这么一来不就可以去投喂狐狸崽子了吗!

大天狗为自己的机智点了个赞,努力扯了扯脸也抑制不住自己上扬的嘴角。
算了,不如索性保持微笑。

但是...这个样子会不会吓到狐狸崽子啊...

大天狗歪着头想了想,不知从哪里掏出了因为被自家主人嫌弃就没怎么带过的面具扣在脸上。

一切准备就绪,他回过神,却发现狐狸崽子已经睡着了。

大天狗忍不住微微一笑,轻轻飞下房顶,穿过了那层对于他来说等同于不存在的结界,然后尽力控制自己翅膀扇出的风声不吵醒狐狸崽子,落在地面上。

然后他轻轻地蹲下来,安静注视着熟睡的狐崽。

睡着的狐崽儿没有一点防备,耳朵软软的伏在头顶,小爪子微微蜷缩着,毛茸茸的大尾巴向被子似的盖在他小小的身体上。长长的睫毛在眼睑投下一块小小的阴影,熟睡的小脸看上去软糯可口,让人恨不得一口咬上去。也不知是做了什么好梦,他的嘴角还挂着一道可疑的水迹。

大天狗心中一动,感觉自己心里有什么在一瞬间融化了,暖暖地、缓缓地流动着,渐渐包裹住自己的心,让人产生谜样的安心感。

他忍不住摘下面具,凑近狐崽儿,鼻间竟一下子充满了香甜的气息。

好像和果子一样诱人的味道。
诱人到...
想要把他吃掉。

他被自己这个想法吓得回过神来,喉头动了动,还是退回来,盘腿坐在狐崽儿对面,静静地看着他。

也不知过了多久,狐狸崽子慢慢动了动,似是要醒了。

「唔...」

大天狗吓得赶紧把面具戴好,有些紧张又有些期待地看着狐崽儿。

狐崽儿的睫毛颤了颤,接着睁开了眼睛。

与那双金色的妖瞳对视时,大天狗感觉自己的心跳不受控制地加速了。

「噫!」

小狐崽子一下子被吓得跳了起来,躲在了鲤鱼旗后面。

还是吓到他了啊……
大天狗不禁有些失落。

「噫!你不是隔壁欧皇家的ssr吗!!你跑来我们家做什么!」

小狐狸鼓着腮帮,质问道。
分明早就害怕得不行了,还是要做出一副张牙舞爪的样子也真是可爱。

真是让人忍不住想逗逗他啊。

「呵...」

大天狗听见自己说。

「原来刚才一直偷看吾的人就是汝么?」

「谁、谁偷看你了!我...我就是...不对!你怎么会在我家!」

这小子反应还挺快的。
但这下可糟了,私闯别人家结界可是大忌,明白这是要宣战的节奏啊……不糊弄过去可不行。

「吾就是想来找找偷窥吾的小贼是谁啊。」

「都说了不是偷...」

突然小狐崽不说话了。
大天狗有些懵,难道是自己惹他生气了?可是自己这也没干什么啊?还是欺负得太过分了?

「你、你这混蛋给我听好了!」

小狐崽儿突然双手叉腰,一副大无畏正义凛然的模样,但其实仔细一看,就发现他其实抖得不行。

「你最好不要打把我带回去当狗粮的算盘!否则...否则我家阿妈肯定要找上门去跟你拼...」

话还没说完,大天狗就听见对面小狐崽子的肚皮发出了一声巨响。

「......」

「......」

「噗。」

不行不行实在是忍不住了,这孩子真的好可爱啊!
大天狗在脑内捂住自己的心口。
不过现在还饿着肚子什么的还真是让人心疼啊……


「笑什么笑!你一个ssr当然没有体会过饿肚子是什么感受了!为什么我非得被你嘲笑不可啊!」

小妖狐眼角红红的,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

大天狗心里一酸,从怀里把那个捂了不知道多久的达摩掏出来,递了过去。

「喏。」

看着小狐崽子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大天狗觉得有些好笑。

「吃吧。家里多的。」

对面的狐崽子直勾勾盯着这个达摩咽了咽口水,但还是打开了大天狗的手,扭过脸一副软硬不吃的样子。

「我不要!阿妈说不能随便吃陌生怪蜀黍给的食物!」

还挺硬气...
不对!谁是怪蜀黍啊你个熊孩子!!

「......」

好啊你个小崽子!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今天这个达摩你不吃也得给我吃!

「咚。」

大天狗气哼哼地把大魔王地上一丢,撂下一句狠话。

「吾从不收回送出去的东西。这个达摩汝不吃,丢了便是。」

大天狗转过身。

「还有,吾不叫ssr。吾名为大天狗。」

说完,就展开翅膀,离开了。

其实说是离开,大天狗也只是偷偷摸摸飞上了隔壁家的房顶,趴在房顶上往下偷看。

看着小崽子小口小口啃着达摩,满脸的幸福的样子,大天狗笑着叹了口气。

哎...
没办法,谁叫他那么可爱呢?萌即是正义啊。

似乎小狐崽子对自己挺有戒心,以后还是偷偷投喂好了。

于是他每天都等到小崽子睡了之后再投喂达摩,再顺手撸一把小崽子的尾巴,捏捏小崽子的肉球,摸摸小崽子的耳朵什么的。
但显然小崽子也察觉到了这一点,每天熬得越来越晚。
没办法,他也只好越熬越晚,第二天被叫去打御魂累得一个暴击都打不出来,还挨了主人一顿训。

但最后他还是被小崽子逮到了。

那晚上的记忆不甚清晰,只记得自己被勒令取了面具,被强亲了一口,还被威胁不许去勾三搭四什么的,然后自己就高兴的陪在小崽子身边吹了一晚上的笛子。

自这一晚之后,每日例行投喂的工作也顺畅了不少,撸尾巴捏肉球摸耳朵这类事也变得正当合法化了,虽然会换来小狐崽子不情愿的反抗。

那时的时光是多么美好啊!

大天狗无数次回想起那时的情景,都忍不住想要落泪。

动物都是崽儿的状态最可爱啊!软萌好捏还没有反抗期,哪像现在这个样子!完全叛逆少年!完全不亲人!以前那个可爱的狐狸崽子到底去哪了!

大天狗低头,看了看自己抓住那家伙的爪子的手,心里叹了口气。

「汝又要去哪?」

「大天狗大人何时这么关心小生了?小生自己的事,还犯不着一一禀报给您吧。」

被大天狗用恨铁不成钢的目光看了好一阵的妖狐心里一阵莫名其妙。

「我不许你去找她们。」

妖狐听后瞪大了双眼,随后又眯起眼,促狭地笑了起来。

「怎么?我的大天狗大人?您这是...吃醋了?」

「... ...」

「如果没什么事的话,大人您可否放开小生的手?还有可爱的小姐姐在等我呢。」

「...吾养汝这么大,可不是为了听汝说这种话的。」

大天狗压抑住语气中隐隐的怒气。

「... ...」

「怎么?不服气?」

妖狐不做声,猛地抽回手扭身便走,冷冷丢下一句话。

「别让小生在斗技场上见到你。否则一定要突突到你连你家欧皇都不认识你。」

===============================

天狗奶爸的故事哈哈哈哈哈哈哈叛逆期的崽儿好难养哈哈哈哈哈心疼狗子并给狗子续一秒_(:3」∠)_
写得累得喵地一声哭出来_(:3」∠)_

把狗子写的这么正太控我觉得狗子再也不会来我家了嘤嘤嘤嘤嘤qwq

【谜之小剧场】

大天狗:(唱)寒叶飘落洒满我的脸,吾儿不孝伤透我的心,你的话就像尖刀插进我心里,爸爸真的很受伤……

崽儿:你走!!小生式呸呸!

大天狗:... ...对了,不要叫我大天狗大人,听着生分。

妖狐:那不然我叫你什么?狗狗?狗子?狗剩儿?狗蛋儿?

大天狗:......

妖狐:还是要叫你...女王大人?

大天狗:...你这是在玩火。(扑)

妖狐:你要干嘛!放开我!唔!哇!呀!嗯...啊~


呵。
在我们那里,你这个样子是会被艹的。【doge脸

评论 ( 5 )
热度 ( 47 )

© 二離砸成天睡不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