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名墨雲離,别称有坑不填太郎无脑乱写斯基_(:3」∠)_
话痨,常混迹狗崽文野圈,近期疯狂沉迷奇杰,其他圈cp也吃型杂食星人。因为太杂食所以可能会推乱七八糟的东西注意。
chuya真是世界第一可爱啊啊啊啊!

#fo我真的没有前途啊我不会更新的!lof是拿来囤垃圾的_(:з」∠)_#


【狗崽】浅尝辄止

*大天狗x妖狐
*ooc有,私设有
*补档_(:3」∠)_自家崽儿镇,缺失部分戳图,轻微那啥描写注意

=========================

今天的妖狐,也依旧在寻找着那个,能为自己漫长而又无趣的生命中,能为他带来别的未知可能性的命定之人。


七月二十日。

今日的少女宛如白色水仙一般纯洁温柔。她眼角带泪,面带桃红,娇羞地欲拒还迎,微微要住下唇的样子真是引得人想要将她拆吃入腹。
妖狐轻轻揽住她的腰,在她的耳边呢喃着充满甜蜜的爱语,温柔的语气仿佛是正在编织一个美妙到沉溺其中的梦境。

“在我的爱意中安眠吧,我的爱人。”


七月二十一日。

今日的少女妖冶娇艳,仿佛开得灿烂的晚樱般灼灼动人。她轻笑着款款走来,眼波流转,抬手勾走了妖狐脸上的面具。
妖狐满意地看着她眼中惊喜的神色,将她拥入怀中,轻嗅着她发间醉人的馨香,用低低的,宛如毒药般致命的嗓音轻语。

“在我的爱意中安眠吧,我的爱人。”


七月二十二日。

今日的少女冷傲高贵,好似盛放于雪山之巅的雪莲一般不可亵渎。她紧紧抿起唇,眸子中的冷意让人遍体生寒。她默默望着妖狐,不发一语。
妖狐勾唇一笑,牵过她的手,印上一吻,然后用这扇挑起了她的下巴,慢慢凑近。

“在我的爱意中安眠吧,我的爱人。”


七月二十三日

今天的妖狐依然没有遇到命定之人。
郁闷的他把自己灌得醉醺醺的,从居酒屋出来之后便寻思着要不要再去别的地方碰碰运气。
最后不想却一头栽倒在路边,在寒风里睡了一宿。


七月二十六日

今天的妖狐也没有遇到命定之人。
他苦恼地挠挠头,一边寻思最近自己是不是桃花运用完了,一边到处闲逛散心。

散心自然是要配上酒的,于是妖狐又忍不住喝到了微醺。

今夜的平安京一如既往的祥和,或许是月光照得妖狐有些心慌慌,他决定随便摸上一家人的屋顶看看月亮。

刚爬上房顶,妖狐却发现最佳的观月地点已被人占去了。

那人背对妖狐坐着,整个人沐浴在皎洁的月光里,仿佛是在身上撒上了一层薄薄的银霜。与长长的狩衣大袖一同被微风撩起的浅色金发丝看上去是如此的柔软。

在空中回荡的笛声悠扬,却寂寥得像是整个空间之内就只余下两个人。

不用看脸都知道是个漂亮的人了呢。

妖狐心中笑了笑。

他轻轻凑到那人的耳边,用他最为熟悉、蛊惑人心的轻柔语调说出了那句早已烂熟于心的台词。

“美丽的少女啊,我感觉你是我命中注定的爱人。让我带你去体会这世间最美妙的甜蜜吧。”

刚说完,不料酒劲一下子上了头,妖狐只觉得天旋地转,但在失去意识的前一秒,他看见那人微微侧过过头来,淡淡地看了他一眼。

谁知这惊鸿一瞥,却如烧红的烙铁一样,深深刻进了妖狐的灵魂里。

妖狐心里感叹真是好运气,竟碰上了这等美丽的人,之后便眼前一黑,在鼻间弥漫的一阵淡淡冷香中沉沉睡去。


八月五日

今日的少女也一样美丽动人,脸上浮现的浅浅笑容仿佛三月清风,皮肤宛如象牙般白皙光滑。妖狐微笑着注视着她,脑子里却忽然浮现出那个沐浴在月光里的身影。
想起了那人吹奏出的美妙笛音,想起了那人淡漠疏离的目光,想起了那人身上幽幽的冷香。
妖狐下意识推开了少女,在她讶异不解的目光里慌忙编了个理由,然后狼狈地逃走了。

失魂落魄的妖狐四处游走,最终不知怎的又来到了那晚见到那人的屋下。

听到风中熟悉的笛声,妖狐一个激灵,耳朵一下子立了起来。

再次费劲地爬上了屋顶,眼前的场景恍如回到之前的那一晚。

月光,笛声,美人。

然后笛声停了,美人动了动,站起来回过身,静静地望着妖狐。眉如青山眼如远黛,目光清冷得似是这没有温度的月光。

“汝来了。”

那人开口,语气就如无数次设想的那样淡漠而高傲。

妖狐心中一动,感觉有什么东西在一瞬间变得不太一样了。

但是稍微先等一下,这个美人...
怎么,是个,男人啊?


八月十三日

【戳图吧_(:3」∠)_】

八月十六日

“呐,大天狗大人。”

妖狐侧过脸望着身边的人完美的侧脸,用尾巴勾住了他的小腿。

“小生可是深爱着大天狗的人的哦。那您对小生,又抱着怎样的情感呢?”

妖狐明显感觉到身边的人身形一滞。

“若您也深爱着小生的话,为何从来都没有吻过小生呢?”

“... ...”

妖狐仰起头,直直盯着眼前的人。

“大天狗大人?”

大天狗没有回答,只是揽过他,撩开他的刘海,在他的额头上吻了一下,径直离开了。

妖狐愣愣望着那人离开的背影,抿紧了唇。


八月二十一日

妖狐静静望着那人羽扇般的睫毛颤了颤,缓缓睁开了那双好看的眸子,笑得邪魅。

“您终于醒啦,大天狗大人。”

那人微一愣怔,随后似是一下子明白了现在的状况,抿紧了唇。

“您居然一觉睡了这么久,害得小生还以为下多了药,一不小心就把您直接给弄死了呢。”

妖狐把玩着手上的小刀,歪头笑得无辜。

“原来就是汝吗。”大天狗轻轻叹了口气,“早就听闻平安京内有人喜欢把少女做成人偶。只是没想到,这回要变成人偶的...是吾呢。”

“美丽…都是转瞬即逝的东西啊。小生也只是想让大天狗大人的美变成永恒呢...连同您对小生那稀薄的爱意一起。”

妖狐轻轻凑到大天狗耳边呢喃道。

“对于不能全身心占有的东西,小生还是比较喜欢用点小手段把它牢牢攥在手里。毕竟大家都是喜新厌旧的家伙不是吗?为了追求所谓的新鲜感就对过去的感情弃之不顾了呢。”

“但小生可不一样。小生是只贪心的妖怪,对甜蜜的爱恋和永恒的美丽贪恋无比。看啊大天狗大人,大家的美在我这里都得到了完美而又恒久的诠释呢。”

大天狗抬眼扫视四周,发现屋子里立满了少女。

她们身着锦衣华服,嘴角带笑,千娇百媚。有的清纯可人,有的风情万种,有的冷艳高傲...这一屋子的少女,气质各不相同。
可她们的眸子早已失去了光彩,变得空洞而冰冷。

察觉到了大天狗的目光,妖狐轻笑着从大天狗身边离开,随手揽过一个少女,用爱怜地目光注视着她。

“这孩子的美在沉睡的那一刻便被定格了,时间再也不会在她的美丽上留下任何印记了。永远都陪伴在我的身边,永远都不会离开了。”

“光是想想如此威严而又美丽的大天狗大人就要成为我的收藏品中的一员…小生都要忍不住激动得颤栗起来呢。”

大天狗抿了抿唇,开口道。

“...你过来。”

妖狐眨眨眼,走过去好奇地俯下身子,却被那人一下子摁住头,凑在耳边耳语了些什么,然后又被掰正了脸,在唇上印下浅浅一吻。

触感竟意外地柔软和温暖。

眼角好像一下子湿润了起来,有什么轻轻划过脸颊,滴落在那人的脸上。
那人迟疑了一下,抬手抹掉了妖狐连上了泪痕,然后从妖狐的脸上就这么直直坠了下去。

“在我的爱意中安眠吧,我的爱人。”

——“吾对汝抱有的感情,才不是什么稀薄的爱恋啊。吾只是...不知该如何把这份心意传达给汝罢了。”


不知何年何月。

今天的妖狐也依旧寻找着那个命定之人。
虽然他早就知道,自己真正的命定之人,再也不会出现了。

还是如此明晃晃的月亮,照得他心慌慌。

不知为何,他只感觉脸上有些湿润。

或许是下雨了。

他仰头往嘴里灌了口酒,摇摇晃晃消失在了路的尽头。


=========================

第一次写肉我好惶恐_(:3」∠)_不知道自己在写个啥子...

怕有小伙伴看不懂所以大致理一下剧情:
这里的崽儿就和游戏剧情里的崽儿一样,有喜欢把勾搭来的漂亮小姐姐做成手办的癖好,结果在一个没勾搭到小姐姐只好跑去买醉的夜晚偶遇了大狗子,对大狗子一见钟情,还把大狗子当成了小姐姐调戏了一番。
然鹅这么做的结果就是被上了【喂】_(:3」∠)_
但崽儿老觉得大狗子就是贪恋自己的美貌跟身体(。)实际上根本就不爱自己,于是就开始进行了多番试探,结果狗子反应超级冷淡。
殊不知其实狗子特别闷骚,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情绪,像“我的小宝贝儿我爱死你了”之类的话根本说不出口,于是对崽儿的示爱就老害羞了,跑了( ´_ゝ`)
最后被狗子的冷漠伤透了心的崽儿就心一横,把狗子迷昏了,做成了等(chong)身(qi)手(wa)办(wa)_(:3」∠)_

心疼狗子一秒_(:3」∠)_
但就一秒!就一秒!
谁叫狗子不来我家!亏我还在16连之前强行涂了个狗崽想要求欧气结果!16连全r坠机!气哭!!

所以我决定!只要狗子一天不来我家我就一天花式虐狗!生气!
但我觉得这篇貌似更虐的是崽儿诶。
...诶嘿٩( ᐛ )و

啊对了,关于清风雅乐……我大概是想留着它过年...【呸
想要暂时先缓缓吧...真是受不了自己一写甜就小学生文笔的状态...虽说这个也挺小学生的_(:3」∠)_堆词现象好严重啊呸呸!

谢谢食用啦w

【也不知道还会不会被删掉...心好累_(:3」∠)_】

评论 ( 4 )
热度 ( 38 )

© 二離砸成天睡不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