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名墨雲離,别称有坑不填太郎无脑乱写斯基_(:3」∠)_
话痨,常混迹狗崽文野圈,近期疯狂沉迷奇杰,其他圈cp也吃型杂食星人。因为太杂食所以可能会推乱七八糟的东西注意。
chuya真是世界第一可爱啊啊啊啊!

欢迎勾搭w #lof即置物场#
#挖坑不填惯犯,慎fo#

【太芥】变态者说

*太芥,有微妙织太成分
*黑化向,微车,有不适描写注意
*脑洞来源《完全变态手册》

————————————————————

上帝只赐予完全变态者以美丽。

仿佛是经历过蛹期而羽化的蝶,在破蛹而出后展翅那瞬间蝶衣的轻颤都美得让人心惊。

这世上所有的进化都是一种变态,然而生物也只有在无尽的进化中得以生存。

所有人都在生存之争中挣扎,却也只有一种人永远不将会被淘汰。
他们追求新鲜感,穷尽一生或许只是为了追寻一种活着的乐趣……亦或者是死亡的乐趣。

他们夸张、另类、残忍,不断寻找着观察与探索的最佳兴奋点。
他们不断创造着别样的兴奋,他们不断用独特的方式自娱自乐。
甚至是用死亡聊以自娱。

他们笑着,给自己的脸上附上一层不易被察觉的面具,却把自己隐藏在另一端的黑暗之中。
异常聪明而决绝。

比起参与其中,他们更喜欢站在制高点,成为“观察者”。

他们的名字也如此美丽。
他们叫做变态者。

无疑,太宰治是变态的。
因此,太宰治是美丽的。


他发誓,没有人可以左右他,没有人可以威胁他,没有任何人可以控制他。

活得肆意而又张狂。

他可以极尽一切去爱你,也可以抛弃一切去恨你;可以把你随意玩弄于股掌,也可以全身心去宠你。

他率真,直接,透明,纯真。
他虚伪,极端,嗜血,黑暗。

你一直都能看到他,却永远也看不透他。

他能使人恐惧到灵魂颤栗,却又能使人沉沦其中。
他会在温柔缱绻之时猛的撕碎你所有的伪装,然后居高临下、极度满意地看着你因为赤裸地暴露在空气之下惊慌失措的表情,然后俯下身,拥你入怀,用恶魔般温柔低沉的嗓音在你的耳边呢喃着。
这种温柔时常会让人产生被宠爱的错觉,但如果从那个温暖的怀抱中此时抬起头,注视他那双仿佛冰封般毫无所谓感情的眸子,以及带着戏谑意味勾起的唇角,就知道产生了这种想法的自己是多么的可怜又可笑。

他可是太宰治。
那个年纪轻轻却能登上港黑干部的位置,能同森鸥外如此老奸巨猾之人周旋的人啊。

他既可以因为想要达成所谓的完美自杀而加入港口黑手党,顶着“双黑”的名讳叱咤风云,也可以因为某人的一句话背上叛逃的名义就此人间消失,摇身一变变成了对立阵营纯良无害的社员。

游刃有余地行走在黑与白的所谓“一线”。

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也没有人知道怎么他的脑子里到底盘算着什么。圆滑狡诈地得仿佛一只狐狸。

正如某人所说,这世上已然没有他所追寻的东西了。
光明抑或黑暗,无所谓,只要足够有趣就可以。

所以。
只要想做就去做咯。
只要有趣就去做吧。

践踏他人的尊严这种没有人道的事情太宰治做起来就是如此得心应手。就像他一遍又一遍将芥川龙之介击翻在地,又顺势补上一脚,再说些什么类似“真是软弱啊”“无聊至极”的话,一气呵成毫不迟疑。

哎呀。
少年的心可是绝美而易碎的工艺品啊,在一瞬间破坏掉的快感真是让人欲罢不能啊。
他说。

他深爱着芥川龙之介,又或许是厌倦着。
于是就抱着捉摸不定的态度试探或是捉弄。

当他低头,看着身下的少年面色苍白,眉头因疼痛而狠狠蹙起,在心疼之余心里泛起的更多是想要更加用力地去摧毁的欲望。

“太宰...先生...”

“乖孩子。”

在对方干裂的唇上奖励性地落下一吻,太宰治毫不客气地狠狠咬破了对方的唇。

甜美的血液顺着两人的嘴角蜿蜒流下。

忘情地舔食者那醉人的血液,铁锈味在口腔中扩散开时还混着丝丝甜香。

他不知道自己对芥川龙之介下手是为了什么。

或许就本身而言,看着这个心气高傲的人一副痛苦却欲罢不能的表情臣服于自己的场面就已足够让人兴奋了。

“太宰先生...”

“闭嘴。”

太宰治低下头堵住对方的嘴,啃咬厮磨。轻抚着对方冰凉而光滑的皮肤,太宰治忍不住舒服地轻哼了一声。

天要亮了。

评论
热度 ( 23 )

© 二離砸成天睡不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