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名墨雲離,别称有坑不填太郎无脑乱写斯基_(:3」∠)_
话痨,常混迹狗崽文野圈,近期疯狂沉迷奇杰,其他圈cp也吃型杂食星人。因为太杂食所以可能会推乱七八糟的东西注意。
chuya真是世界第一可爱啊啊啊啊!

欢迎勾搭w #lof即置物场#
#挖坑不填惯犯,慎fo#

【狗崽】清风雅乐·肆

#狗崽,ooc有,慎入##本章话痨奶爸狗黑化狗出没,避雷请注意#


自从在大天狗面前撂下狠话之后,妖狐也仿佛是一下子变了一只狐似的,刷剧情刷御魂刷怪都变得异常积极。

非洲少女自然是高兴得很,直夸自家崽儿有出息,有上进心。妖狐听后笑了笑,打开折扇遮住脸说,都是阿妈养的好,小生也得回报阿妈啊。惹得非洲少女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抱着他嚎了许久。

当然,付出了努力自然是有回报的,妖狐仿佛是坐上了小火箭一样,一下子从两星蹿到了四星,攻击力也一下子提高了不少,连击也越来越得心应手。

从副本出来,妖狐拖着疲惫的身体蹭进了温泉。

在劳累过后泡个温泉果然是最好不过的选择了啊……
噫这个样子下去自己会不会过劳死啊……

妖狐把身体浸在水里,舒服地叹了口气,这几天积攒下来的疲累一下子涌了上来。

抬眼看着夜幕里的月亮,妖狐思绪飘乎,又想起了那个人,想起了自己最开始见到他时屁滚尿流的狼狈模样,到后来的依赖,再到现在针尖对麦芒的状态。

到底是出了什么错呢…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幅光景呢。
自己只不过是不想被他丢下,想要跟他比肩而立罢了。
难道有这样的想法也是错误的吗?自己最终...也不过是个没用的孩子吗。

妖狐顿时一阵心烦意乱,猛的从水里站起来准备离开,却不想已经一不留神泡了太久——他只觉得脑子里嗡地一声,身形晃了晃,直直砸进了水里。

水从四面八方涌进口鼻灌进胸腔,呛得人生疼。妖狐奋力抬起手想要挣扎出水面,却发现自己的手软得像是一根面条,根本使不出力气。

或许就这么了结此生也不错。
只可惜小生还没有撩遍天下美人,也没理清自己与那人纷乱如麻关系。

妖狐昏昏沉沉地想着,闭上了眼睛。

突然,妖狐觉得自己的手腕好像被一只冰冷的手强硬地钳住,然后就像是被提小鸡似的提出了水面。

「唔哈!」

冲出水面的那一刻,妖狐下意识的大口呼吸着空气,看上去像是一条脱水的鱼。

他无意识地像是贪恋那冰凉的温度一样摸了摸手腕,缺氧的脑子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就被一张大大的浴巾从头裹到了脚,随后又被人横抱了起来。

妖狐眨了眨眼,努力从挡住眼睛浴巾缝隙里,看到了一缕浅金的发丝。

仿佛一道惊雷在脑子里炸响,把昏昏沉沉的脑子炸得清醒了不少。

「怎么是你!」

「为什么不能是吾?」

那个声音一如既往地好听,却压抑着涌动的怒气。

「如果不是吾,汝打算把自己淹死在浴池里吗!」

还真被他猜中了...
妖狐心虚地扭了扭身子,之后便大力挣扎起来。

「放小生下去!」

那人怕他扭来扭去地摔到地上,只好把他放下来,但又担心他瘫软得站不住,于是只能钳住他的手,把他抵死死在墙上。

「别动!」

「凶什么凶啊...」

妖狐别开脸,小小声地咕哝道。

那人愣了愣,最终还是轻叹一声,放缓了语气。

「汝是怎么回事?」

「小生只不过是想泡个澡放松一下啦…你这么紧张做什么...」

「泡澡能泡成这个样子?!汝怎么总是...」

眩晕的感觉又慢慢爬回了大脑。
妖狐只能晕晕乎乎地看着眼前的人那好看的薄唇飞速地张合,却听不清他到底在说什么。
他努力眯起眼睛,想要通过唇语来猜测一下内容,却发现不过是徒劳罢了。
于是他悻悻盯着那人的嘴唇,却觉得愈发移不开目光。

真好看啊…嗯...有点想亲一口呢…

哎不对不对不对!

妖狐被这个想法搞得猛地一个激灵,努力甩了甩头,又勉强拉回了一丝神志。
他突然发现那个人身上月白的狩衣已经沾上了斑斑水渍,估计那人是把自己抱起来的时候自己身上的水蹭上去了。

「你在说什么啊...走开...会弄湿你的衣服啊喂...会感冒...的...」

「你是笨蛋吗!我的衣服哪有你的命...」

这是他睡过去之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这么说起来...那人因焦急而拔高的声音听着还真是有趣啊。

咦...竟然没有用那种高高在上的语气呢...
妖狐迷迷糊糊地想道。

等妖狐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过了第二天晌午。

「崽儿你终于醒啦!」

妖狐偏头,看见守在床边的少女一脸惊喜的神色。

「小生...怎么了?」

「哎?你不知道吗?昨天我路过浴室,发现你裹着浴衣倚在浴室外的墙上,好像晕过去了的样子,我就急忙叫小黑把你扛回来啦!」

妖狐闻言愣了愣。

「就小生一人?」

「是啊?就你一个人呀?怎么了?」

妖狐慌忙摇摇头。

「没、没事。」

难道...昨晚发生的一切全都是自己泡澡泡晕了产生的幻觉?
他皱眉,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自己的手腕——那人冰凉的温度还像是残留在手腕的皮肤上一样,如此真实。

「看到你醒过来,也没有发烧了,阿妈也就放心啦~等你休息好了我们一起上街吃团子去吧?」

「嗯。」

「那我就先走啦,你再好好睡一会儿吧~」

少女说罢站起身,朝门外走去。
妖狐咬了咬下唇,叫住了她。

「阿妈?」

「嗯?」

「你发现小生的时候,小生的确是好好穿着衣服的?」

「没错呀?虽然只是披了件浴衣来的...怎么!难不成你原本是想裸奔耍流氓?!!」

少女一脸惊恐地望着妖狐。

「阿妈你想什么呢小生是那样的狐吗!那...小生的头发呢?湿的还是干的?」

「干的,要不是看你一副晕澡的模样我还以为你是在泡澡之前饿晕在门口了呢。诶不对你问这干嘛?」

少女突然对妖狐这番问话狐疑起来。

「小生随口问问而已!那阿妈你也去休息吧,小生想再躺会儿。」

「嗯嗯。那我走了哦。」

房门被轻轻地合上了。

妖狐紧紧抿住唇,却仍是压不住愈渐上扬的嘴角。

他扭脸看了看窗外,那株老樱花开得正繁,粉雪般的花瓣纷纷扬扬的,旖旎得宛如一场空前的盛会。

-----------------------------------

「崽儿...你最近这是怎么了?感觉你整个人都怪怪的…」

坐在樱树下的妖狐猛地回过神,发现身旁一直给自己顺尾巴毛的少女一脸担心地望着自己。

「小生当然没事。小生只是在思索怎么样在能把雪女小姐姐撩到手呢。」

「是吗……那待会儿的御魂副本你还去吗?」

「当然要去了。」

妖狐笑了笑,展开扇子遮住了半张脸。

「我还想在阿妈和小姐姐面前展现一下我帅气迷人的一面呢。」

「那...出发吧!」

自然,带着心事去打御魂的妖狐表现当然不甚理想,途中还翻了好几次车。
面对队伍里小姐姐们担心的眼神,妖狐讪笑着用扇子挡住脸,谎称自己不太舒服就离开了御魂副本。

瓶颈期真讨厌啊…亏自己还想赶紧赶上那人的脚步呢。
现在这个样子都不敢见到他了啊…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变成厉害的,可以随手怼死八岐大蛇的大妖怪呢…

浑身上下使不上力的妖狐懊恼地抽抽鼻子,在回廊前坐下,靠着柱子望着天上那轮明月出神。

不知怎的,他眼前突然出现了许久之前第一次见到大天狗的场面——也是这么一个明月高悬的夜晚。

那人就坐在房檐上背对着自己,吹着悠扬的曲子。

然后他就像现在这样站起来,转过身,从房顶上一跃而下,张开的硕大的双翼好像能遮蔽了月光。

他就这么朝自己飞过来...
飞过来...
飞...

不对啊!!这是真的有东西从对面房顶飞..啊不,冲过来了啊!

妖狐吓得立马站起来想逃,却被从后面抓住了手,然后又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拉进了一个有些凉意的怀抱。

鼻间嗅到一阵冷香。
冷冷的,幽幽的,不浓烈,却摄人心魄,蚀人骨髓。
就像那个人一样。

他艰难地扭过身子,抬头,正好对上那双熟悉的眸子。

那人背着光,薄唇抿起。
但妖狐分明从那双静水沉碧的眸子里看到了局促不安的自己。

「为什么要躲着吾。」

「小生自己的事,与大天狗大人又有何干?放开小生。」

「那天晚上一下子要推开吾怕弄湿吾的衣服一下又扯着吾不准走,欲拒还迎的人是谁?趁吾不注意强吻吾的是谁?叫吾此生都不许离开他的人又是谁?」

妖狐身体一僵,感觉自己大概是被雷劈了。

啥?!!!!
妖狐简直觉得自己耳朵恐怕是出大问题了,不然怎么可能从这位大人嘴里听到这样的话?

可可可可是小生怎么点印象都没有!哦对了小生那时候昏过去了...是啊小生都昏过去了那还有力气强吻你啊大天狗大人!

妖狐一向自诩自己在撩妹这一方面胆大得很,但没想到自己真有那么大的胆子,居然调戏到这位大天狗大人身上去了!
不不不不自己虽然颜控多年喜爱美色敢于尝试,但也绝对自信自己不会如此没有分寸,对如此高难度的人物出手啊!

所以小生怀疑你这是在诓(liao)小生。
你当小生白做狐狸这么多年,是傻的吗!

于是他强装镇定地抖了抖耳朵,戏谑地笑了起来。

「小生当时早就昏过去了,根本没有印象强吻过您呐,再说小生当时全身无力,这么说来反倒更像是大天狗大人您趁人之危吧?还有此生不离什么的...带着面具的男人,可没有所谓的信用可言哦?」

「哦?是吗。」

大天狗闻言先是一愣,随后微微一笑。

「汝是不是忘了...吾也是戴面具的男人?」

不知为何,看着那个笑容,妖狐身上一阵恶寒。

「吾之前还想过要不要就这么把帐一笔勾销…如今想来还是算了吧,要讨回来的,总归还是该讨回来。」

「!」

「这么说来,吾还从来没有尝过妖狐的味道呢……」

大天狗顺势把妖狐按在墙边,慢慢凑近妖狐的耳边轻道,

「以前家里那只妖狐吾还没碰过就被吃掉了,吾还遗憾了很久呢...」

「放手!离小生远一点!」

大天狗眯起眼,修长的手指抚过妖狐有些发烫的脸颊,最后落在那薄唇上,宛如鉴赏着什么稀世珍宝般细细摩挲起来。

「光滑的皮肤触感真不错啊……柔软的嘴唇或许口感也挺不错呢...」

「...唔...你...走开…」

挣不开...要被吃掉了...
想小生一世英名,最终还是要变成ssr的狗粮吗!!

「你们狐狸都是这样的吗?表面作出不情愿的样子,可还是抑制不住本性,一副媚态扭动着腰肢摇尾逢迎?」

「... ...」

已经没有多余的精力去顾及他在说什么了。
身体好难受。
它仿佛是要爆炸一样燥热难耐。

「光是抚摸就已经让汝如此兴奋了吗?呵...高兴得浑身都在颤抖呢。」

大天狗环住妖狐的腰,指尖顺着他的脊梁一路缓缓滑下,最终落在他最为敏感的尾巴根部,挑逗似的轻轻画圈。

「呜...」

被抓住了弱点的妖狐浑身战栗,双腿完全支撑不住身体的重量。要不是被大天狗压在墙上,肯定就顺着墙滑到地上去了。
这么说起来,这个姿势还颇有些熟悉啊...

「崽儿?你在哪呢?快出来!小姑娘找你有事呢!」

有人!
妖狐的耳朵唰地一下立了起来。

大天狗明显也听到了那个声音,但却一口咬在妖狐颈间,强迫他专心一点。

「你给我住手!有人来了!」

「有人又怎样?」

大天狗说话时呼出的气体痒酥酥的,让妖狐忍不住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让他看就好了。」

「啊,原来在这里啊,你...」

妖狐眼中映出那抹红色时,惊得猛地推开了大天狗。

「阿姐...」

当瞥到妖狐身边那人的时候,三尾狐的目光一下子犀利起来。

「啊呀,这不是隔壁家的大天狗大人么?您今天到这儿来...有何指教?」

三尾狐眯起眼睛,步伐摇曳生姿,款款上前,不动声色地隔开了妖狐和大天狗。

虽然颜面上是笑着的,但三尾狐周身散发出的浓烈妖气还是让妖狐忍不住打了一个激灵。
对方可是ssr啊!妖怪中的大佬啊!

「阿姐!」

大天狗的表情没有改变,却可以明显地感觉到那份突然被外人打断的怒气。

「我们本无意与大天狗大人发生冲突,但您若是欺人太甚...这小子可是我们家的宝贝,要是被欺负了,姐姐我可不会坐视不管哦?」

三尾狐眯起眼,唇角扬起。

「我家小姑娘找这小子有事要交代,就先告辞了。」

「我们走。」

妖狐抬眼瞥了一眼旁边表情阴晴不定的大天狗,抿起唇,跟着三尾狐离开了。

-----------------------------------

「就是这个人吧。」

三尾狐原本走在前面,却突然停了下来。

「阿、阿姐你在说什么呢…」

「你小子,真当你家阿姐和咱家小姑娘一样好骗?」

三尾狐回身嗔怪地白了妖狐一眼。

「结界谁没呆过?就凭咱家这种级别的结界,你至少也得在那里面呆十天半个月才能到现在这副模样。你倒是说说,你才在里面呆了几天?」

「呃...」

「毫无疑问,你是吃了达摩经验才能涨这么快。但咱家的达摩都被我严加看管,一个没少,那你的达摩又是从哪儿来的?」

三尾狐扬唇一笑,猛地凑近妖狐。

「再看看今天隔壁那家伙对你的态度,啧啧啧...要是阿姐晚来一步,你岂不是要被那家伙拆吃入腹?」

妖狐干笑着退了两步,别开了视线。

「啊哈哈哈阿姐真厉害这都能猜中...」

「哼。」

三尾狐摇摇头,表情却一下子严肃起来。

「你,是喜欢那小子的吧。」

妖狐被这一记直球吓得打了个哆嗦。

「阿姐!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讲啊!我怎么敢...」

三尾狐不置可否的扭头望着院子里那株不知开了多久,经历过多少次花开花落的樱花树,眼神有些恍惚。

「说起来,我和那人相遇,也是在这么个樱花飞舞的季节呢。」

「那时候我才化形不久,便遇到了她。她微笑时浅浅的梨涡,她说话时温润如三月风的语调,无一不使我沉沦。我贪恋她赐予我的温暖,却忘了现实是多么的残酷。当我回过神来,却发现那人早就消失在时间的洪流中,再也找不回了。」

「说到底,时间真是个残忍的东西。虽然我们妖怪的生命亘古绵长,能有更多的时间相伴缠绵,但因此也就更容易喜新厌旧。无论多么浓烈的感情,如果不去做些什么的话,迟早也会被时间冲刷殆尽。」

三尾狐仰头,望着庭院里飘零纷飞的樱花,缓缓伸出手,将那落在手上的樱华紧紧攥住。

「如果真的喜欢,就不要犹豫,伸出手,抓住就好了。」

她颔首,凝视着手中的花瓣,赤色的眸子微微一暗。
她扬手把花瓣抛回风中,笑了笑。这笑容让妖狐心里一阵发酸。

「不要像我一样,天真地以为世界上真的存在永恒不变。即便我最终守住了时间,但她最终留给我的,却是漫天的回忆和一座矮矮的坟头。这么多年我虽说自己活得骄傲,但其实最终也不过像个笑话。」

「阿姐...」

「都是过去的事了,不提也罢。」

三尾狐摆摆手,转身离开,留给妖狐一个背影,看上去是如此落寞。

「小姑娘还在屋子里等你呢,别让她等太久。还有...那个家伙也是。」

「... ...」

望着三尾狐离去的背影,妖狐心中一阵苦涩。

自己对那人到底是抱有怎样的感情呢?喜欢?还是长久以来陪伴养成的依赖?
连他自己也不甚清楚。

或许小生迷恋的只不过是那人的脸...不不不,那人带来的欧气达摩?
想要一个撩遍天下妹的狐生怎么就这么难呢……

妖狐苦着脸挠了挠头,怎么也想不明白。

小生撩妹拿手,可不代表小生撩汉也厉害啊!

=========================

耶!!!终于找回了写这边的感觉!
浴池play强上play(虽然未遂)见家长一条龙!!感觉简直巨棒!!一下子黑化的狗子我好喜啊!还有并没有喝酒却趁晕乱性(?)的崽儿我也wwwww
九尾姐姐那段话来自于她的传记qwq呜呜看传记的时候好心疼九尾姐姐啊...想要抱住她蹭蹭,然后让她爱上窝!【喂!

不过这篇真的是拖太久,感觉跟以前写的感觉有些脱节了呢…我的锅_(:3」∠)_不过这两人感情线真是好纠结啊!所以窝准备要直接一记直球直接上垒了!
下一章大概会是最终章了www

如果有兴趣前情回顾的小天使还请暂时先自己动动手翻翻窝的文章列表嗷,等到下一章放出来的时候窝会把之前的链接也一并整理出来哒w

评论 ( 2 )
热度 ( 53 )

© 二離砸成天睡不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