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名墨雲離,别称有坑不填太郎无脑乱写斯基_(:3」∠)_
话痨,常混迹狗崽文野圈,近期疯狂沉迷奇杰,其他圈cp也吃型杂食星人。因为太杂食所以可能会推乱七八糟的东西注意。
chuya真是世界第一可爱啊啊啊啊!

#fo我真的没有前途啊我不会更新的!lof是拿来囤垃圾的_(:з」∠)_#

【双狗x崽】贪欲 <2>

*双狗x崽儿,我流狗崽,私设满天飞,小学生文笔,OOC慎食

* [阿爸只为搞事而生]系列

*因拖延症而没脸见人的我决定收拾细软跑路

==============================================


当妖狐从自家阿爸身后瞄到那只传说中的小天狗时,内心还是被小小惊艳了一下。


柔软的金色发丝,冰蓝色的眼瞳,微抿的薄唇,甚至连脸上的淡漠表情都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当真是眉如青山眼如远黛,器宇轩昂气质不凡。


啊呸。

自己夸天狗家的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熟练了。


若不是与那人相识已久,非得误以为这孩子必定是他去哪鬼混时欠下的风流债不可——虽然深谙那位有着近乎性冷淡般性格的大天狗大人决计不会犯下如此错误,但妖狐还是忍不住被自己大开的脑洞逗笑了。


晴明看着妖狐表情有些诡异,咳了一声。


“咳…那我来给崽儿你介绍一下啊,这就是我友人家新来的小天狗!”


那孩子慢慢从晴明身后蹭了出来,抬头淡淡望了一眼妖狐,微微欠了欠身。


见状,妖狐眯起眼睛。

要知道大天狗这种生物,大概是集世间

而这孩子…却选择放下天狗一族的骄傲,向自己这种“下等”妖怪鞠躬呢。


妖狐对这只小天狗的好感一下子增加了不少,于是他冲他礼节性地笑了笑。


“我的友人近期似乎要出门一段时间,这孩子无人照看,就只好拜托给我们了。”晴明低头看了看小天狗,道,“平常也不需要你做什么,就是出门的时候带他刷刷经验,没事儿多陪陪他就是了。这孩子看上去挺孤僻的,要是变成自闭症了我是在无颜去见我那友人啊…”


妖狐听完这话默默在内心翻了个白眼。

大天狗家的人都是这么高贵冷艳,惜字如金…算了阿爸你这么非不知道大天狗什么性子也正常,是小生想太多了。


“那这孩子的名字是?”


晴明可疑地犹豫了一阵,吐出一个名字。


“…二狗。”


“哦二狗啊。”妖狐听后了然的点点头,“…等等,二狗?!”


“因为他是他们家第二只大天狗嘛…”晴明不耐地摆了摆手,眼里却满是掩不去的艳羡神色。“别管那么多了,你先带他去结界吧。”


“哦…”


说罢,晴明一挥衣袖,背影潇洒地离开了,留下两妖相视无言,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妖狐嘴角抽了抽,决定好好维护一下自己的大人形象,率先打破了僵局。


“那个…二狗啊…”


“不要叫我二狗!”小天狗像是极度嫌恶这个名字似的狠狠蹙起了眉头,“那个女人的取名能力真是低下得令人发指。”


妖狐耸耸肩,也不在意。

看吧,这种狂霸帅的说话方式才像是大天狗家族的人。


“那我们现在去结界?”


小天狗抿起唇,点了点头,脸上还是一副懊恼的表情,看得妖狐有些想笑。

于是他轻咳一声,用折扇掩住待着笑意的唇,转身,先行迈开步子走向结界所在的方向。


“那请随小生来。”


他从余光里瞄见小天狗快步跟了上来,走到自己身边的位置,却还是防备一般保持了一定距离。

他不动声色地斜眼瞟了一眼小天狗,发现那孩子虽然表面上一副冷静镇定的模样,但因过度警觉而不断游弋的目光正好暴露了他不安的情绪。

妖狐忍不住笑了起来。

毕竟还是个小孩,在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里,惊慌失措才是比较正常的表现吧。不过这孩子强装镇定的样子…也不失为一种可爱之处吧。


“你怎么一下子笑得这么恶心?”


小天狗的声音一下子打断了妖狐的思绪。

他扭脸,正好看见小天狗蹙着眉头,嫌弃的表情仅次于对自己名字的厌恶。


喔,毒舌属性的。

妖狐在内心恍然大悟地拍了下手。

还真是有意思。


妖狐扭过脸,“唰”地展开扇子掩住半张脸,眯着眼,笑得人畜无害。


“小生不过是想起些有趣的事,一下子没忍住笑起来而已。”


小天狗没有说话,只是仰起头,死死盯着妖狐的脸,仿佛是想找出他话语中的破绽。


妖狐在心里挑挑眉,心说小生多少年狐生,什么场面没见过,难道还斗不过你这小子?

于是他脸色如常,笑容愈发真诚而无辜。


最终,找不出破绽的小天狗像是有些泄气地别过了目光,嘴里咕哝道:


“最好如此。”


妖狐脸上的的笑意加深了几分,眼里多了几分像是斗胜了的公鸡一般骄傲的神色。


“小生哪敢欺瞒您呢。”


小天狗不语,抬起眼深深地看了一眼妖狐,向前走去。


寮里来了只小天狗的消息似乎是插了翅膀,一下子就飞遍了寮院,因好奇心前来围观的吃瓜群众一时间多了不少。

前来围观的众妖里,不乏可爱美丽的小姐姐。妖狐本打算凑上去与小姐姐们好好聊聊天叙叙旧,但一想起身边还跟了一只小天狗,所有花花心思都不得不被强行压了下来——毕竟还是得在孩子面前装作是可以作为榜样的大人才行,不然要是一不留神把大天狗家未来的花朵带坏成了妖艳贱货可怎么办。


这一路妖狐走得不可谓不艰苦,不能勾搭小姐姐的痛苦让他看小天狗的目光都忍不住幽怨了几分。


不知过了多久,妖狐停下了脚步。

“到了。”

妖狐打开结界入口,让小天狗进入自家结界里,顺道查看了一下结界的剩余时长。


“接下来的日子您只要待在这儿就好,结界还算牢固,升级经验不算多但总比没有好。如果结界快要消失了,还劳烦您拉一拉鲤鱼旗上挂的铃铛,小生会及时来给结界加固的。”

“不要用‘您’这么恶心的叫法叫我。”


小天狗在妖狐身后闷闷道。

妖狐闻言挑挑眉。


“那,二…”

“闭嘴!”


欺负完这小家伙后的妖狐心情大好,满意地眯起眼睛,但脸上还是作出一副困扰的样子。

“这可就为难小生了,既不能用敬语也不能用名字来称呼您什么的…”

“名字什么的只不过是个符号罢了,你随便帮我起一个就是。”


妖狐眼里闪过几分讶异的神色,但他很快收起这份讶异,朝小天狗欠了欠身子。


“一定尽小生所能为您找到最为适合的名字。”

“是吗。”小天狗挑挑眉,“那你还在这儿做什么?”


还真是翻脸就不认人。

妖狐腹诽道。


“小生的职责便是寸步不离保护您的安全啊~”

“我很厉害,不需要你保护。”


啧啧啧啧现在的小孩儿都这么自负了吗?


“当然也是为了防止您落跑呀~”

“… …”


看着小天狗的脸色一沉,妖狐扬了扬嘴角。

果然是怀着要逃跑的心啊。


“要是您家阴阳师大人来接您的时候您却不见了…我和我家大人可担不起这个后果呐?”


“…哼。”


半晌,小天狗冷哼一声,回身走到鲤鱼旗边倚着它坐下,无视妖狐,开始闭目养神。


妖狐耸了耸肩,关闭了结界入口,自己则在回廊里盘腿坐下。


说到起名字这事儿啊…还真是麻烦。

妖狐用扇柄挠了挠头。


--------------------------------------------------------------------------

待最后一抹霞光消失在天际,妖狐合上了窗,转身走回桌边,将搁在桌上的毛笔重新蘸饱了墨,准备为自己扇上的梅花补补颜色。

这时,房门窸窸窣窣地开了,屋外的夜风便在一瞬间扑了进来,轻巧地撩起妖狐柔软的鬓发。


“我回来了。”


“哼…”妖狐眼睛都没抬,却还是停下手中的笔,冷哼一声,“您居然还会来找小生?小生还以为大人您玩腻了小生,将小生弃若敝屣了呢。”


大天狗冷着脸,没有回答,只是重重合上了房门后,径直朝妖狐走过来。


“怎么?”妖狐抬起眼,怒极反笑,“小生说错什么了吗?难不成违逆了大天狗大人的意思,大天狗准备要狠狠揍小生一顿?”


大天狗垂下眼注视着面前的人,伸出双臂,紧紧搂住了眼前还在喋喋不休的家伙。

扇子和笔坠落的声音在房间里显得异常清脆。


这突如其来的拥抱让妖狐呆住了。


“你…?”


大天狗还是没有说话,只是手臂上的力度越来越重,仿佛是要将怀里的人揉进骨血。妖狐一下子慌了,但最终还是定了定心神,没有挣扎,反而慢慢伸手环住了大天狗的腰。

两人就以如此古怪的姿势相拥,宛如雕像一样沉默。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妖狐只觉得自己四肢都僵住了,忍不住先开了口。


“你到底…”


话音未落,他灵敏的鼻子却嗅到了一丝血腥味儿。

他一下子警觉起来。


“你受伤了?”


“…无事。”


“怎么可能会没事?都出血了!”


妖狐急忙推开大天狗,但立即又凑上去贴着他一阵嗅,终于在一番寻找下翅膀发现了位于翼根的那道深可见骨的伤口。虽然那伤口已经不怎么出血了,但看上去也狰狞得很,着实吓了妖狐一跳。


“啧。”妖狐皱起眉,“怎么搞的?”


“…打八岐大蛇时闪避慢了些,被那畜生的牙划了一下而已。”


“而已?!”妖狐声音瞬间拔高,“这么长一道口子你跟我说划了一下而已?!那家伙牙上可是有毒液啊喂!你你你你…”


大天狗看着妖狐满脸焦躁的模样,嘴角忍不住扬了起来。


“笑什么笑!”


妖狐被看得一下子窘迫了起来,急忙松开抓着大天狗翅膀的手,到房间角落翻出了以前藏的药包。


“亏得小生以前长了个心眼藏了点药,不然你上哪儿去包扎啊!快点坐下!”


大天狗乖乖在矮桌边坐下,妖狐叹了口气,也跪下来,拉过那只受伤的翅膀,心疼地给伤口上起药来。


房间里一下子安静下来,只听得两人轻轻的呼吸声以及布料摩挲时发出的微响。


待妖狐将为了固定纱布的最后一块胶带黏好,一直默不作声的大天狗终于开了口。


“…那家伙,怎样?”


妖狐恍然。

难道这人早上落跑是…在吃醋?


“唔…”为了验证这个想法,妖狐表面故意做出一副歪着头认真思索的模样, “还挺可爱的?也没有之前想象的那么难以相处,倒不如说…挺粘人的?”


“… …”


大天狗一阵沉默,端过搁在一边的茶抿了一口,却把翅膀从妖狐手上猛地收了回来。

妖狐被这个动作搞得一愣,随后愉快而促狭地眯起了眼睛。


“怎么,吃醋了?”


“… …”


大天狗喝茶的动作一滞,随后默默放下了茶杯,把脸扭到了一边。


见他这个反应,妖狐心里笑得直打跌。

这家伙都活了这么久了,怎么还跟个小孩儿…不,应该是跟一个修为不过百年的小孩子争风吃醋呢。


“果然是吃醋了。”


于是妖狐站起身,绕到正面,顺势分开腿跨跪在大天狗的大腿两侧,伸手捏住他的下巴强迫他与自己对视,然后满意地看到了那人好看的眸子里呈现出两个小小的自己。


“那孩子可爱是没错,但你不一样。”他顿了顿,勾起一抹笑,“我的大天狗大人可是世上最好看的妖怪。”


他眯眼,低下头,吻了吻那人光洁的额头,又似乎是强调一般加了一句。


“风华绝代。”


“…是吗。”


似乎是被那笑容晃了眼,大天狗微微垂下眼睫,随后揽住妖狐的腰,一手按低了妖狐的脑袋,轻轻吻住了他笑意未减的唇。

呼吸在交缠间变成了愈发粗重的喘息,在对方那被染上了情欲颜色的眼中看到同样眼神迷离的自己。


当妖狐被大天狗按住脑袋吻了个七荤八素时,缺氧的大脑却在晕晕乎乎间猛地想起了一件事。


“等一下!”


“… …?”


大天狗疑惑地将脸离开了些,似乎对这突如其来的打断表示不满。

妖狐也顾不了那么多了,问道:


“你喜欢什么?”


大天狗抿唇不语,眼神却一直黏着妖狐不放。

妖狐被这直勾勾的目光盯的有些不自在。


“除了我之外!”


“…你问这做什么。”


“哎呀你别管,快说。”


大天狗有些困扰地歪了歪头。


“大义?”


妖狐扶额。


“要再具体一点的…”


“…那就风吧。”


“喔…”


妖狐若有所思地转了转眼珠子。


风啊…这可有点麻烦。


大天狗见妖狐有些走神,挑了挑眉。


“可以继续了吗。”


并不是疑问句。


“在这种时候还真是强硬得不得了啊。”


妖狐调笑道。


“对你,”大天狗用指尖轻轻挑开妖狐腰带的结,再次吻上那柔软的唇瓣。


“一向如此。”


==========================================

小天使们久等了!终于填了这个坑我的内心好激动w【不你激动什么...

感觉现在自己写什么段子都免不掉会有一顿啪啪啪!要么前戏要么事后什么的…我的内心好方张!当年那个纯情到写个kiss都要纠结好半天的人呢!!!好吧不过亲亲摸摸咬咬已经是我最大的底线了【躺平

别问为什么狗子受伤了还能啪啪啪。

人家狗子天赋异禀。【滑稽


啊讲真这一章写的真的不是有一点点苦手,而且感觉ooc也不只有一点点严重_(:з)∠)_球小伙伴们大力评论不要停!求一点建议和感想啊qwq这样我好修改和接着写丫…

哦对了征集小奶狗的名字!要带风字的!如果没有其他的我估计只能叫他小钻风了【扶额


评论 ( 28 )
热度 ( 84 )

© 二離砸成天睡不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