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名墨雲離,别称有坑不填太郎无脑乱写斯基_(:3」∠)_
话痨,常混迹狗崽文野圈,近期疯狂沉迷奇杰,其他圈cp也吃型杂食星人。因为太杂食所以可能会推乱七八糟的东西注意。
chuya真是世界第一可爱啊啊啊啊!

#fo我真的没有前途啊我不会更新的!lof是拿来囤垃圾的_(:з」∠)_#

【 太中/双黑 】 Clsr

*cp:太中,并没有什么丧失桥段的末日丧尸paro,OOC!

*由曲目Closer改编而来,配合Clsr(Aash Mwtha Flip)[歌手:Aash Mehta/The Chainsmokers] 版本食用口感更佳

 不得不说closer这个版本真的太好听了呜呜呜_(:з)∠)_光是前奏就沦陷了… 

*三轮车与不适描写注意。

===========================================


*

当中原中也倚在车座椅背上,深深吸了一口烟,觉得自己这十多年青春年华基本全都糟蹋在了太宰治手上。

在遇到太宰治之前,中原中也自认为虽不敢说对自己的生活方式有多好,但终归也是随心所欲惯了乐得自在。但自从在那时遇到了太宰治,这个青鲭混蛋就把自己往后的人生搅得一团糟——从幼年到少年的无数个年头,片刻也不曾放过。

就算是这混蛋悄无声息人间蒸发,自己勉强也算是稍微从荼毒中解脱出来些许之后,即使是换了个身份和立场,他也阴魂不散地再次出现在自己身边。

 

“中也身上或许有着什么吸引着我的东西也说不定,让我永远…也无法从中也身边逃开。”

说这句话的时候,那个黑发微鬈的男人唇角恰到好处的扬起一个弧度,眯起一双好看的鸢色眸子,昏暗酒吧里的灯光星星点点洒进那深渊般的眸中,让人移不开视线。

 

所有的重逢都多少会使人高兴。

酩酊大醉、脸上还顶着两团酡红的中原中也一本正经地歪着头想了想,摔了酒瓶一把将那人的领子领带一并扯过,凑上去咬破了他的唇。

 

车窗外的天空是阴沉的铅灰色,云仿佛是要坠落一般厚重地堆叠着。狂风卷着雨点冲刷着车窗,鼓点般的声响混杂着雨刮与玻璃摩擦时发出的细微尖鸣却让人莫名放松。车子里的音响里滚动循环着一首歌,一遍又一遍地在狭小的空间回响。中原中也闭上眼,忍不住跟这旋律轻哼出声。

 

“嘭!”


一声巨响砸在挡风玻璃上,让沉浸在回忆中的中原中也猛地回神。

 

驾驶座边的车窗玻璃上贴着一张人脸,血肉模糊看不清五官,只剩下森森的尖牙暴露在外面。这张脸上的血液混合着水流蜿蜒流下,狰狞可怖。

 

中原中也下意识一怔。

半晌,那张脸一点点顺着玻璃滑下去,砸在地上一声闷响。玻璃上还未被洗去的血痕后出现了太宰治笑得人畜无害的脸。

 

吓到你了?

中原中也看着窗外的人比出的口型,翻出了今天第一个白眼。

太宰治对这个反应似乎是早有预料,无所谓地耸耸肩,将一袋子重重的东西塞进了后备箱,随后打开驾驶座后侧的车门钻进了车子。

 

“嘶…好冷。”

 

因为被雨淋了个透,所以当太宰治把湿漉漉的外套脱下随意丢在一边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中原中也撇撇嘴,抬手旋开了暖气。

空气一点点沾染上了暖意,让太宰治忍不住舒服得叹了口气。

 

“中也还是这么贴心呢。”

 

“闭嘴。”中原中也打断了太宰治的话,深吸了口气,问,“多少补给?”

 

“食物和水的话,应该足以我们撑到下个城市了。只是…汽油或许会让我们死在半路上。”

 

“啧。”

 

中原中也挑挑眉,扭动钥匙打着引擎,把这辆因为和他们一起经历过多少次死里逃生而无可避免变得有些破烂的路虎发动。一脚油门踩下,路虎怒吼着冲开几只被血腥味引过来的黑影,消失在路的尽头。

 

*

 

这是末世。

因欲望而生的科技为人类带来了光明,最终也仍将人类引向终焉。

超级病毒扩散与核能源泄露,将鲜活的生命化作一具具行尸走肉。他们被称作“异变者”,他们被视作从地狱爬出的恶鬼。他们热衷于残杀与吞噬,他们喜欢将异己撕成碎片。他们痛噬骨肉,渴饮鲜血,宛如浪潮一般淹没一个个城市,宛如绝望一般将希望的火焰一点点吞噬。

 

横滨早已沦陷。

街道上到处都游荡着“异变者”的影子,像是死神一般徘徊。

中原中也和太宰治,大概是这座早已死亡的城市里,最后两个幸存者。

 

撤离那天,中原中也做好了最后的收尾,登上了组织最后一架直升机准备离开。

觉得万事俱备的中原中也浑然不知太宰治早就跟在自己后面窥视已久,还偷偷攀上了直升机起落架。结果在直升机升空的那一瞬,太宰治爬上了机舱,从背后一把扯住了中原中也的脚踝,结果中原中也一个重心不稳向后一倒,两人就这么双双从直升机里直接摔了出来。

最后中原中也就只能眼睁睁看着直升机渐行渐远,然后和这个害得自己差点丧命的混蛋开着偷来的车东躲西藏,开始了末日逃亡。

每当中原中也再次想起这件事,都会气得差点把牙咬碎,猛地把油门踩到底。突如其来的加速度也总是会把原本平躺在后座上翘着二郎腿哼歌的太宰治从座位上抖落,结结实实撞在了前面的的座位上。

 

关于这件事,作为始作俑者的太宰治先生是这么解释的:

“哎呀…当时我正好被一些事缠住了,回过神来就已经和武侦的各位失去了联系,错过逃走的最佳时机啦~可我想着我还没有找到可以一起殉情的小姐姐呢绝对不能在这种地方死掉啊,所以就摸进了港黑基地看看能不能搭趟便车啦~没想到运气超好正好撞见了中也呢~”

结果接下来太宰治脸上就一下子换上了一副嫌弃的表情。

“可是谁叫中也那么矮重心还那么不稳,从直升机里跌出来什么的我也没料到嘛。所以没办法啦我也只好勉为其难跟中也一起逃命咯。”

 

我去你大爷的吧太宰治。

中原中也微笑着把面前的人一脚踢进了异变者堆里。

 

中原中也将车开出了横滨,雨越下越大,完全没有要停下来的趋势,恍如那场创世纪的大洪水,势必要将罪恶统统冲刷殆尽一样席卷洪荒。太宰治在后座上睡着了,呼吸稳定而平缓。中原中也看了看后视镜,神色微微缓和了些许。

 

车子在暴雨里颠簸着前行,仿佛漂泊在海上的方舟,载着两个人逃向世界的尽头。音响内低沉微哑的男声在车厢内流转。

 

“….So baby pull me closer in the backseat of your Rover that I know you can’t afford,bite the tattooon your shoulder.”

 

或许是暖气的缘故,车子内的空气变得干燥而灼热。

中原中也不耐地“啧”了一声,将车子在路边停下,脱掉了外套和衬衫,只剩下一件单薄的黑色工字背心。他把衣服丢在身侧的副驾驶上,扭头看了看后面睡得不省人事的太宰治,腹诽这家伙还真是心大这种状况下还能睡得跟死猪似的。

长时间的驾驶果然会使人疲倦,于是中原中也翻了翻衣服,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烟点上,烟草的气息就在车里袅袅蔓延开来。

 

“Pull the sheetsright off the corner, of the mattress that you stole from your roommate back in Boulder. Weain't ever getting older…”

 

不知过了多久,中原中也突然感觉一只手攀上了自己的后腰,微凉的指尖隔着工字背心沿着自己的脊椎一路向上,最终停留在肩胛处细细描摹。

 

“中也的蝴蝶骨无论看多少次都十分精致呢。”

 

“喂太宰你这家伙…!”

 

中原中也一下子被摸得炸了毛,猛地侧过脸,却感觉有什么温温软软的东西贴在了唇上。

或许距离太近,以至于连呼吸都交缠在一起。

口腔里的烟草味有些苦涩,混合着那个人的味道在舌尖缠绕。

 

许久,太宰治把脸向后退了些,打量着中原中也气息不稳脸颊通红的模样,笑得像只偷了腥的猫。

中原中也气急败坏地一把揪住太宰治的领子想把他从窗子里丢出去,结果太宰治却闲闲指了指窗外,一副“就喜欢看你看不惯我又干不掉我”的样子:

 

“开车吧?那些要过来了。”

 

中原中也望了望窗外,的确有阴影在远处涌动着一点点靠近。于是他不得不把干掉太宰治的心强行压下来,骂骂咧咧地发动了引擎。

 

*

 

傍晚的时候,雨终于止住了。

 

太宰治望了望车窗外,披上自己的外套,打开车门走下了车。

夜空就像是被洗过一样,厚重的阴云已经散去,露出了大片星空。

 

“…空气真好啊。”

 

太宰治望着夜空,深深吸了一口气。

 

“太宰…你这家伙!都说了多少次了!干掉那些家伙的时候不要往车上甩啊!”

 

车的另一侧传来中原中也气急败坏的声音。

先一步下车检查车子状况的中原中也伸手摸了摸车门上凹陷的坑,痛心疾首:

“要是这辆车再被砸烂了我们要怎么逃?!靠腿跑的吗!”

 

“诶——在加油站的时候分明是中也的错吧!完全没有防备就下车加油什么的…要不是我出手及时,中也早就变成‘变异的小矮人’了吧?”

 

“真好意思说啊…给人添麻烦的分明是你这混蛋吧!”

 

中原中也绕到车后,翻出工具箱,刨出十字改锥,蹲下拧紧了后轮上稍微有些松动的螺丝。

 

“明明就体术差劲还要跟那些怪物肉搏?!口袋里的枪是当玩具使的吗!等等…‘变异的小矮人’是什么鬼!太宰治你…”

 

“呜哇又来了,不听不听,中也念经!”太宰治伸手堵住了耳朵,随后又像是想起来什么似的,“啊说到用腿跑路…像中也那么短的腿肯定跑不快的吧?那我是不是抱着中也跑比较好啊…哎,算我比较体贴,就让中也来选姿势好啦~肩扛?还是…公主抱?”

 

“太!宰!你要死啊啊啊啊啊啊?!你这家伙是不是要干架!”

 

中原中也被气得“腾”地一下子站了起来,却被什么冰冰凉凉的东西贴住了脸,惊得他下意识后跳了两步。

 

“哎~中也还是这么易怒啊…”

 

中原中也这才看见太宰治坐在车顶上饶有兴趣地盯着自己,两条长腿自然地垂下来。

 

“这都是谁的错啊!!”

 

“好好好我的错我的错…”

 

太宰治认命似的叹了口气,从身后变戏法似的拿出两罐啤酒,冲中原中也晃了晃,眯着眼笑起来。

 

“要喝吗?”

 

当中原中也爬上车顶,一把抢过太宰治手上已经打开的啤酒罐的时候,余光不经意瞥到呈现在眼前的景色,不禁一愣。

车子停在了环山高速路边的一块缓冲区。缓冲区所在的高地看上去就像是一处悬崖,悬崖之下是残破颓废的城市,之上却悬着宛如梦幻一般的灿烂星河。两种极端的美总是互不相容,在此刻却又像是相辅相成一样紧紧依存。

 

雨后的夜风有些凉。

由于担心车子出问题忙着下车检查车子而忘了披上外衣,所以此刻身上就只穿了件工字背心的中原中也在太宰治身边坐下时,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身边传来窸窸窣窣地声音,中原中也疑惑地转过头,却被太宰治的外套罩住了身子。

他低头看看身上的外套,正想调侃几句,结果一抬头,调侃的话统统都被此时太宰治脸上的表情憋回了肚子。

 

太宰治只是静静地看着前方,一敛刚才轻佻的神色,看不出喜悲。风轻柔地撩过他的发,繁星映在他的眼中,微弱的闪烁着。

中原中也低头抿了口酒,也学着太宰治的样子,看着眼前的画面走了神。

 

不说话的太宰治会给人一种捉摸不透的感觉,让人看不清虚实——倒不如说太宰治这个人本身就带着一种微妙的神秘感,就连与他共事多年的中原中也,都不敢说自己真正看清过这个人。或许是圆滑吧,但这或许更是太宰治为了保护自己而设下的一道又一道防线。

中原中也时常会有这样的错觉:太宰治就在自己身边,却感觉他离自己又如此遥远,远的像大步离去的、一个永远也触摸不到的背影。

太宰治平时总是以一副彬彬有礼的模样示人,一举一动绅士得完美,但如果真正有人想要再更近一步了解他的时候,他却会不动声色退进防线里,显得冷漠而又疏离。

 

这也正是中原中也所厌恶的。

轻易与人交心的确也会轻易受到伤害,但如此游刃有余地游走于人际关系的复杂网络间,却像是将人心玩弄于股掌中一样更加令人反感。交不交付真心是一回事,但愿不愿意付出又是另一回事。

太宰治总是嘲笑中原中也天真的很,像是个热血青年一样信任着他人,无可避免的总是被他人背叛。但中原中也却觉得太宰治比自己更加可悲——毕竟自己的信任多少也换到了他人的信任与忠诚,而太宰治,维持着表面八面玲珑,永远也不会有谁能拥有背叛他的资格,但也无法掩饰他无人可以倾诉无人能够理解的孤独。

 

但和自己呆在一起的时候,太宰治又或许是有些许不一样的。

他抛下了自己带着衣冠禽兽气息的伪装,在暴怒时毫不掩饰自己露骨的杀气,和自己拌嘴打架的时候又总是一副小孩子心性。

但这又是否是真正的太宰治,中原中也不敢确定。

 

这人…真是差劲啊。甚至把我都拒之门外了呢。

中原中也闭上眼。

但如果什么感情都不传达出来,又让人如何去接近呢。

 

“我果然是最讨厌中也了。”

 

像是过了一个世纪,身边的人说道,声音轻的仿佛一个梦境。

中原中也睁开眼,狠狠蹙起眉头,张嘴正想反驳,却被接下来的话截住了话头。

 

“也不知道是脑子里少根筋呢还是所谓的生性单纯善良,中也总是会去优先选择信任别人。在那边的世界里生活这么久居然都没有被改变,一直都直率地表达自己的喜恶,像一把剑一样直来直去,完全不收敛锋芒呢…这一点对于我这个原·搭档来说,替你收拾残局还真是伤脑筋啊。”

 

中原中也怔怔望着太宰治。

这算什么…临死前的心迹吐露?搭档卧谈会?因为人类要完蛋了,再不吐槽就晚了,所以突然就搞这么一出?

 

“…但或许这是羡慕也说不定?虽说中也有时候也傲娇得像个大小姐,对‘某些事情’总是不愿意坦率承认…但总归还是那个正直的中也啊。”

 

太宰治笑了笑。

 

“…这样的中也看起来就像太阳一样耀眼,让人就算是想要靠近,也会被那高温灼伤。对于我这样早已深陷黑暗的人,中也可是遥不可及的存在哦。但就算不能够接近,我却也一直奢求着能在中也身边留有一席之地。如果说中也是光,那我就来成为追随着光的影吧,无法触碰又怎样呢,只要足够接近就好了。虽然我…一直都是这么想的。”


“... ...”


“怎么样?听我这样夸你是不是很荣幸啊?”

 

“…太宰治。”


中原中也垂下头,发丝遮住了脸看不清表情。


“嗯?”


太宰治一愣。

自己的名字如此完整又清楚地从那个人嘴里吐出来,这还是头一遭。


“你...是不是吃到了过期的蟹肉罐头吃坏脑子了?”

中原中也再次扭过头来,脸上却换上一副震惊的表情。

 

“什么嘛,听到别人的夸奖就是这么回应的吗…不要露出那种像是见到了UMA一样不可思议的表情嘛,就算是我也是会伤心的啊。”

 

“这算什么啊…”

 

中原中也低下头,攥住了外套的衣摆,攥得指节发白。

 

“要和我一起殉情吗,中也?”

 

太宰治表情轻松地放下啤酒,向中原中也伸出了手。

 

“这突然是在搞什么啊!你这是在耍我吗太宰治?!”

中原中也猛地捏扁了手中空了的易拉罐,咬紧了牙。

 

“总是自顾自的出现,自顾自的消失,自顾自的把我拉下水,自顾自的说些莫名其妙的话…太宰治,你是觉得耍我很有意思,到这种时候了还要开这种玩笑来取乐子?还是觉得我是你见过的最后一个人类,你压不住你禽兽的本性决定向我出手了?嗯?人渣?”

 

太宰治没有料到自己的话竟然让中原中也反应如此过激。

中原中也的身体不住颤抖,眉头紧紧拧在一起,脸色涨红。虽说是因为气愤,但看上去感觉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表情却让人忍不住心头一软。

 

“哎,怎么会。我这可是真心实意的邀请呐?”

 

太宰治安抚似的将手盖在中原中也泛白的关节上。

 

“我只是想着人类马上就要完蛋了,我们还能不能活下去都是未知数,要是这些话再不对中也说,就再也没机会了吧?”


“... ...”


“没错,就像中也想的那样,这是表白,对中也的表白哦。”

 

太宰治动作轻柔地拿过中原中也手中的空罐子,捏住他的手腕轻轻将他按在车顶。

空罐子被从车顶抛落,落地时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

 

“世界都快灭亡了,我想在死去之前和中也变得更加亲密,有什么错吗?”

 

“你…”

 

真狡猾啊,分明是这个人戏弄人在先,怎么听他的语气倒像是自己不近人情将他拒之门外了呢。

 

但是无法反驳。

虽然中原中也不愿意承认,但自己心脏就因为这一句话而开始不争气的疯狂跳动起来却是不争的事实。

 

想要与这个人变得更加亲密。

想要更加接近,想要去触碰。

想要看他向自己展示更多,想要了解真正的他。

 

眼前的人轻轻笑起来,一如那一晚在酒吧,如此缱绻而柔软。

中原中也感觉自己都被这笑容晃得有些睁不开眼。

 

“其实我一直都觉得中也的眼睛很漂亮,”中原中也听见他说,“仿佛是藏着星辰大海一样。”

 

然后一个吻就这么轻轻落在眼睑,羽毛般轻柔。

 

*

 

后背撞上后座的时候,作为皮套那冰冷的温度激得中原中也一下清醒了不少,皮套微硬的质感硌得他后背的皮肤微微有些痛。

 

“磕疼你了?”太宰治咬了咬中原中也的耳尖,“我们是不是再去哪里偷个床垫比较好?”

 

“…去你的吧太宰治。”中原中也切了一声,伸手扯开了太宰治的扣子,“到底还是得和你这个人渣一起进棺材什么的…真是倒霉啊。”

 

“深表同感。”

 

太宰治笑着直起身,合上身后的车门,一边扯掉自己的领结丢在旁边,一边将腿挤进中原中也腿间,将他两手按在头顶。

他俯下身来,吻过他柔软的发,吻过他的唇角,吻过他的喉结,轻咬他的锁骨,然后听他唇边溢出无法抑制的呜咽,感受身下的这幅身体因快感而不住战栗。

中原中也的腿忍不住蜷起来,紧紧夹住了太宰治的腰。这个微小的动作惹得太宰治一声轻笑,松开了固定中原中也手腕的手,从腰部掀开了中原中也的衣服下摆,将它撩至他的胸口。

胸口皮肤传来的冷意让中原中也打了个寒颤,但更要命的是接下来那个温热湿润的舔吻,在胸前缠绵辗转。中原中也只觉得一阵电流窜上了大脑,让他控制不住地颤抖着。

太宰治肩上缠着的绷带因他的动作似乎有些松脱,中原中也勉强拉回理智,好奇地用指尖挑起绷带一角,将它一圈圈从太宰治身上剥离,而绷带下露出的东西则让他饶有趣味地挑了挑眉。

 

是纹身啊。

它像蛇一样穿过太宰治纤细的锁骨,缠绕着他宽阔的肩,像蔓草攀爬上他修长的颈。暗色的花纹衬着浅色的皮肤,在昏黄的灯光下妖冶异常。

 

“我原以为你绷带下全是伤口…没想到却是纹身啊。”

 

中原中也促狭地眯起眼,指尖落在纹身上轻轻摩挲。

 

“原来中也都到这种时候了,对这个都还这么好奇啊。”

 

“为什么要遮起来?”

 

那人微微一怔,然后笑了笑。

 

“因为我怕中也会不喜欢嘛。”

 

为什么会不喜欢?中原中也撇撇嘴。

本来就很好看啊。

 

但中原中也只是张了张嘴,终究没有把这些话说出口。他深知自己要是在这个时候表扬了对方,那对方必定是会把尾巴翘到天上去的。于是他撑起身子,闭上眼,攀上那人的肩,舌尖划过他肩上繁杂的花纹。他感受到那人的心跳一点点加速,与自己的心跳声渐渐合二为一。

中原中也觉得太宰治的手似乎有着非凡的魔力,感觉自己被这双手抚过的地方都燥热无比。

太宰治笑着看中原中也白皙的皮肤一点点变红,看着那双宝石般的眼睛里一点点染上情欲的颜色。他轻叹一声,低头吻上那残留着水渍与咬痕的唇,然后一点点将这个吻加深,再加深。

粗重的喘息与甜蜜的呻吟。

汗湿的额发和升高的体温。

 

“….So baby pull me closer in the backseat of your Rover that I knowyou can’t afford. Bite that tattoo on your shoulder…”

 

我可以去相信你吗,中也?

我能够算是你生命里特别的存在了吗,太宰治?

 

“…pull the sheetsright off the corner, of the mattress that you stole from your roommate back in Boulder. We ain't ever getting older. ”

 

今夜我们将拥抱彼此,今夜我们将缠绵流连。

就这么一点点靠近,让肉体与灵魂都完美契合,亲密无间。

 

即便世界陨落,我们也将青春永驻,永不褪色。

即便世界陨落,我们也将青春永驻,永不褪色。

 

===========================================


写到智商降低,写到四肢瘫痪,写到理智崩溃…后面基本都在胡言乱语了我…

但是Clsr真的超级好听啊!!!【尖叫

为了写这个文找感觉我无间断循环这首歌循环了三天…

 

好嘛我现在连车震也搞出来了!我还有啥事搞不出来的…【陷入自我认知障碍的癫狂状态

…不不不人还是要认清现实我还只是个辣鸡_(:з)∠)_

 

本来想写两个人开着车私奔到月球(x不),但后来莫名就变成了这种看似很带感的末日设定…像是全世界只剩下彼此可以依靠的孤独感不是很棒吗!!!没有丧尸大批量出场真是抱歉_(:з)∠)_

 

至于为什么逃命不用跑车用路虎…毕竟要对应歌词嘛!而且路虎比较宽敞比较能装,两个人在后面干羞羞的事情也完全不会觉得挤不是吗!否则以这两人人的身材,挤在跑车里非得变成青鲭蛞蝓罐头_(:з)∠)_

关于纹身宰,主要还是为了对应歌词Bite that tattoo on your shoulder<轻咬你肩上的刺青>,而且之前也曾看到了少不太太的花臂宰设定,然后活生生被美哭qwq呜呜呜呜痞气的宰真是戳心啊!

 

以上!每次写文都要说一堆废话!我控制不住我自己啊!

能喜欢就太好了!【比心


评论 ( 7 )
热度 ( 31 )

© 二離砸成天睡不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