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名墨雲離,别称有坑不填太郎无脑乱写斯基_(:3」∠)_
话痨,常混迹狗崽文野圈,近期疯狂沉迷奇杰,其他圈cp也吃型杂食星人。因为太杂食所以可能会推乱七八糟的东西注意。
chuya真是世界第一可爱啊啊啊啊!

#fo我真的没有前途啊我不会更新的!lof是拿来囤垃圾的_(:з」∠)_#

记一个我喜欢的人。

或许是巧合吧,我偶然间在浩如烟海的文章中看见了她的文字,认识了她。

我喜欢她,就像喜欢她笔下洋洋洒洒的花雨,夜幕上悬着的那轮清冷圆月,江水涛涛里映着的两岸灯火阑珊一样喜欢。
说实在的,我一点也不了解她,姓甚名谁芳龄几何一概不知。我唯一能了解她的方式,只有通过不断不断读她写的文字,从那或是行云流水或是妙趣横生的文章的字里行间捕捉她无意间遗落的影子。

我有时会忍不住在脑海里试图描摹出她的样子:
或许是有一水儿快要及腰的长发,披一件薄薄的外衫,着一条恰好垂过脚踝、走路的时候会像花瓣儿又像水波一样荡漾开来的深色长裙,喜欢坐在被午后阳光烤得暖融融的长椅上读一本小说,睫毛低垂间被镀上金色的光边;或是一头清爽的短发,头上扣着棒球帽,套了一件亮色卫衣配上及膝长的短裤,脚上蹬一双有些旧的球鞋,脚步轻快得仿佛是踩着舞步一般在街上漫无目的地游走,然后随着耳机里的旋律轻轻哼唱出声;又或许是发刚及肩,被随意地用皮筋绑在脑后,鼻梁上架一副圆框眼镜,嘴里叼着棒棒糖,身上的连帽卫衣被揉得有些皱巴巴的,一整个儿的蹲在椅子上紧盯着电脑屏幕,时不时会噼里啪啦敲下一段话,或许是觉着不满意,再统统删去,如此反复。
...猜不透。
她就像她的文风一样多变。

她平时很忙,我也只能一厢情愿通过只言片语与她生起关联。但她去总是对我这些幼稚的话语温柔以待,连回复的语气都是带着笑的。
被这样温柔的人回复总是会令我受宠若惊,脑袋被喜悦冲得混乱,随后又回过去些更加无意义的话。
或许是没看见又或许是太忙,我们一来一往的对话总是在不经意间戛然而止,多少还是让人有点遗憾和不知所措,惶恐地以为自己的话惹她厌腻了。

读她的文字不可谓不享受。
正如之前所说,她的文风是多变的。
她像是个织梦的人,编织出一个又一个风格各异却无一例外美丽到极致的梦境,让人沉沉陷在里面;但或许也正如她自己评价自己那样,她是个说故事的人,脑袋里总装着许多天马行空的想法,然后再被她巧妙的语言技巧细细道来。故事展开总是徐徐缓缓,但莫名就把人的魂勾了去,即便故事终了也会意犹未尽地叹一声,总想接着听下去。
她的文字是美的,有时是简练利落,有时是旖旎缠绵,有时是以我这样低劣的语言水准无法形容出的优雅从容,但无论是哪一种,都让人爱得紧。

不记得谁说过,读一个人的文章可以触摸到一个人的灵魂。
她的灵魂或许也是如此美丽,纯粹洁净,纤尘不染。
我憧憬着这样的她,她身上散发的光辉让人忍不住靠近。这是我如此卑微的存在没有却忍不住奢求的温暖明亮。

我无法去改变什么,也只求生活不要再如此为难她,让她能空些时间喘口气儿;让她能在厌了生活的柴米油盐时能回到这里,梳理梳理那被现实迫得有些凌乱的羽翼,再拿起纸笔打开电脑,继续编织她绵绵长长的梦,给我、抑或是我们,讲一个千回百转,触人心弦的故事。

评论
热度 ( 5 )

© 二離砸成天睡不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