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名墨雲離,别称有坑不填太郎无脑乱写斯基_(:3」∠)_
话痨,常混迹狗崽文野圈,近期疯狂沉迷奇杰,其他圈cp也吃型杂食星人。因为太杂食所以可能会推乱七八糟的东西注意。
chuya真是世界第一可爱啊啊啊啊!

#fo我真的没有前途啊我不会更新的!lof是拿来囤垃圾的_(:з」∠)_#

【5.5|云雀恭弥生贺】久别

*cp骸云,OOC!OOC!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看不下去请叉不要骂我!骂我我也假装看不见_(:з」∠)_
*雀妹大本命大宝贝大真爱生快啊啊!久违的生贺qwq文尾表白一发!

*建议配合食用的BGM:Watch-Milk/Bone

==============================================

五月伊始。
日本春天的微凉被四月的春雨洗了个干净,然后渐渐步入了潮湿又闷热的初夏。
所幸今日天气晴好,万里无云;千顷碧空上孤零零地高悬着一只太阳,阳光直直的洒下来,扎的人皮肤刺痛。

27摄氏度。
从窗口远远望去,甚至连空气都产生了扭曲。
树蔫蔫的立在路边人家的院子里,一只橘猫窝在墙头的树荫里打盹;或许是被这气温吓退,原本熙熙攘攘的街上空无一人,连平日里聒噪个不停的区域广播也静的有些寂寞。
若不是尚且有些风,将颈后的的汗吹动,顺着一路向下弯延着流下后背,云雀恭弥简直要产生这个世界都已经被什么力量静止的错觉。

距复仇者之战,一晃竟也过去三年了。
泽田纲吉一行的原·中学二年生,现在正为一年后的升学忙得焦头烂额;和云雀恭弥同级的笹川了平放弃了进学,转而成为了职业拳手;彭格列其他人也各自履行自己的职责;而那个人...他本就行踪不定,自最终之战过后便再也没见到过,生死不明——不过云雀恭弥心知这人命大,应该还是在世界的某处好好的活蹦乱跳祸害四方...大家似乎都通过自己的方式不断奔走,向未来前进。

至于云雀恭弥自己,由于日后要继承自家财团,终于还是从并盛中学毕业。一番努力之后,顺利进入了东京一所知名大学进学,离开了他所深爱的并盛町。

一切都已经平静下来。就连往昔血管里沸腾的热血,此时也早已冷却。一切又仿佛是回到了最初的日常,平静而安稳地延续着。

刚开始,云雀恭弥对这样的生活是极不适应的:坐电车时的群聚和拥挤简直要把人逼疯,但无法像以往那样抽出浮萍拐,将群聚者统统咬杀。
他不得不强压下自己的怒意和恶心感,装作一个普通人,就像那些将车厢里塞的满满的社畜一样。

闲暇之时,云雀时不时会把收在书桌抽屉里的浮萍拐翻出来,仔细将上面的落灰擦干净,盯着它发一阵呆,然后又将它放回去。他甚至有时会想,自己所做出的选择,是否真的正确。

云雀恭弥终于还是将视线从窗外转回来,重新落在了电脑屏幕上。
屏幕上是这回讨论会的课题,除却标题之外的正文内容简直是少的可怜,可云雀恭弥却无法再把精力专注于讨论会课题了。
闷热使心底的烦躁更重了几分。于是他皱起眉头,端起杯子将里面的咖啡一饮而尽——他本是不喜这种苦涩的饮料,但自从他因为课业多次熬夜,不得不靠这种东西提神之后,倒也渐渐习惯了这种味道。

有什么东西消失了,也有什么东西正在悄无声息的消失。但具体消失的是什么,云雀恭弥却说不上来。

他似乎有些怀念起以前在并盛的时光了。那时的自己只需遵从自己的本心而行动,而无需像现在这样婆婆妈妈顾忌太多。
虽然回忆这种东西看起来无比草食,他一向是不屑的,但自从在东京生活之后,回忆却像是海浪一样一波又一波地席卷而来。

他突然又想起了那个人。
那个他觉得自己本已淡忘、此时却又清晰无比呈现在脑海里的人。
他想起第一次见那人就被那人轻松击败,还被对方狠狠嘲弄了一番;之后两人见面基本都是表面短兵相接,斗得热火朝天。但云雀知道那时的自己至少是自由的,是快乐的,一门心思追求着力量,捍卫自己的尊严,果断又执着。
只不过他不知道自己对那人到底是存着什么样的想法。
同伴?劲敌?
还是...

说起来,自己并不了解那家伙的底细,与其说不了解,倒不如一无所知。他总是无缘无故出现,自顾自说些奇怪的话挑衅自己,然后又毫无征兆人间蒸发。
自己似乎一直都是被牵着鼻子走的那一方,被玩弄于鼓掌之间却无法挣脱。
这种无力感真是讨厌啊...就像现在自己的处境一样。

云雀恭弥讨厌弱小的自己,但更讨厌弱小,却无力改变现状的自己。
心里的压抑像是一个气球越变越大,现在只差一个外力就能使它完全爆发。

然而,这个外力就这么来了。

*
等云雀恭弥从浴室出来,天已经黑了。
夜幕吞噬了天边最后一丝微醺的金红,然后将细细碎碎的星砂洒在了上面。
夜风把白天的高温通通吹散了去,在皮肤上残留下丝丝的凉意。
他没有开灯,把窗帘拉上大半,只露出阳台门的部分,然后随手将毛巾往头上一盖就上了阳台,但他也不急着把头发擦干,只是望着夜色里的东京出神。

突然,耳边传来些许窸窸窣窣的声响。
云雀蹙起眉头,却也没在意。
这附近野猫挺多,时不时会攀上附近人家的阳台讨些食物。于是他转身走回房间,想要去给那些不速之客们准备些食物,但为了防止它们又冲进房间赖着不走,还是关上了阳台的门。

“咚。”

似乎有什么轻巧地落在阳台上,发出一声不轻不重的响动。

云雀一边心里感叹这野猫攀阳台速度倒挺快,一边拿出之前买的猫罐头,准备回阳台喂猫。

然而,阳台玻璃门处投影在地面上的不是猫的影子,反而是一个被拉长的人的影子。
那人影似乎是在阳台边缘左顾右盼了一阵,然后缓缓靠近了阳台门,摆弄起门锁来。

云雀恭弥的心开始极速地跳动起来。

是猎物。
这种久违的紧张感让他的大脑兴奋起来,并开始飞速运转。

小偷?或是别的什么?
无所谓。
城市中难得的狩猎机会,让云雀恭弥的嘴角慢慢勾了起来。
无论是谁,只要乖乖被咬杀就可以了。

于是他不动声色地摸出抽屉中的浮萍拐,轻轻靠近门边,猛地一下拉开了门。

他的目光正好撞上了一双眸子。
一双异色的眸子。

云雀恭弥不由得愣住了。

来人似乎也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但看到他震惊的表情时却笑着眯起了眼睛:

“クフフフ,好久不见。”

六道骸。
云雀恭弥脑子里嗡地一声,感觉某根弦被崩断了。

他快速挥出浮萍拐,将那人逼退几步,随后又欺身而上继续进攻,动作迅速而凌厉。对方显然是没有料到他反应如此激烈,躲闪不及,被削去了几根头发。

“看样子,小麻雀还挺想我的嘛...真是热情呢。”

云雀恭弥不语,加快了攻速,但都被六道骸堪堪避过,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

这混蛋,是在小看我吗。
云雀恭弥咬了咬牙,让拐子直直冲着对方脸部击去。
六道骸挑挑眉,伸出了手。

云雀恭弥以为六道骸这是要抽出三叉戟格挡,却被他抓住了手腕。

“别闹,你就是这么对待远道而来的客人的?”

云雀恭弥冷哼一声,甩开抓住自己手腕的爪子:

“...你来做什么。”

六道骸歪着头透过窗帘的缝隙打量着屋内,转移了话题:

“新家看起来不错嘛,不请我进去坐坐?”

云雀沉默地看着他。

“哎——别这么无情嘛,如果我现在顺着阳台离开的话,要是被人发现的话,有麻烦的人可是你哦?恭·弥?”

“... ...”

云雀恭弥也不知道那一瞬间自己在想些什么,或是被那声“恭弥”蛊惑了心神,竟然真的被这种借口说动,让那个凤梨钻进了家里。

两人相对无言。

许久,还是六道骸先开了口。他扬起唇角,眼睛里是云雀恭弥读不懂的缱绻:

“真的...好久不见。”

你来做什么,有什么目的,这么久去了哪里,这回离开又会有多久...这些一直徘徊在云雀恭弥舌尖上的问题却被这句话一瞬间堵了回去。
云雀恭弥只是张了张嘴,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了。

他忽然有些恍惚。
虽然自己从以前开始就不了解这个人,可终归还是记得他的样子,认得出他的气息。但事到如今,不仅是样貌,眼前的人连气息都变得让他无法认出,所以他才会将他误以为是前来讨食的野猫。
——虽然这人来找自己多半都是有所图,跟那些野猫也没多大区别就是了。

如今的这人,个子拔高了不少,气质也改变了不少,唯一不变的也就只剩下依旧顽劣的口吻、异色的双瞳以及头顶那簇乱毛。

真的,好久不见了。
久到自己被生活的忙碌模糊了对这个人的记忆,久到自己觉得这个人如今看来是如此的陌生,久到自己都快要误以为自己之前的人生不过是一场梦。

云雀恭弥无意识地向对面的人伸出手,像是急于确认什么似的,可又在一瞬间回过神,准备把手缩了回去。但他却被捉住了手指,引到了一个带着暖意的掌心。

“我就在这里呀,恭弥。”

他听见那个人放低了声音,轻缓又温和地说道。

“并不是幻术哦。”

指尖传递来的温度让云雀恭弥忍不住打了个颤。

“六道骸?”

“嗯?”

“骸。”

“嗯。”

“你为什么要来找我?”

“因为想你了呀。”

说这话的时候,六道骸的语气里带上了明显的笑意。

“为什么会想我?”

“因为你是云雀恭弥呀。”

云雀恭弥的心猛地跳了一下。

“我...”

六道骸感觉到自己掌心里的手明显开始颤抖起来。

“已经不是你认识的云雀恭弥了。”

“你不是云雀恭弥,又是谁呢?”

六道骸似笑非笑地反问道。

“我...不知道。”

云雀恭弥深吸了口气。

“我不知道自己这个选择是否正确。为了继承财团而选择了进学,但我却感觉因此失去了许多更重要的东西...我已经不再像自己了,反倒像我所讨厌的草食动物懦弱,平庸,多疑,犹豫不决...”
“我喜欢强大,却总是因此而被束缚手脚。我开始像草食动物那样怀念过去,怀念以前自由的生活方式。现在的我无法像以往那样凭一己之力打破现状,反倒在现状中起起伏伏,迷茫不已。”
“我讨厌这样的自己,我讨厌这样的状态,可恶却不得不因为背负着更大的期待而只能继续不作为下去...每个人都在不断前进,却只有我停滞不前。”

六道骸没有说话,只是静静望着云雀恭弥。

许久,云雀恭弥终于稳定了情绪:

“...还有刚刚,说想我都是骗人的吧。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六道骸狡黠地眯起眼,把一只手悄悄背到了身后。

“果然还是瞒不过恭弥呀……虽然想你这件事是真的,但这回也的确是为了一件事。”

云雀恭弥了然的扬扬眉毛。

六道骸将背到身后的手平伸到云雀恭弥眼前,缓缓摊开了掌心——他的掌心里躺着一朵不大的奶黄色莲花,被窗外透进屋内的月光镀上一层柔软的光晕。

云雀恭弥不明所以地看了眼六道骸,只见他伸出另一只手指,点了点那朵莲花,那莲花却像是有了生命一般扭动挣扎起来,然后在云雀惊异的目光中化作了一只小黄鸟。

“云雀!云雀!生日快乐!生日快乐!”

那小黄鸟眨了眨眼睛,欢快地叫着,飞上了云雀恭弥的肩头,亲昵地蹭了蹭他的颈侧。

“云豆?!”

“喜欢吗?”

六道骸用手撑着下巴,看着云雀恭弥眼睛里闪烁的光芒,笑道:

“这是真正的云豆。我可是费了挺大功夫才找到它...它似乎因为你没有带上它伤心了好久呢。”

原来他还记得自己的生日。

云雀恭弥注视着指尖的小黄鸟,轻轻笑起来:
“谢谢。”

六道骸被这突如其来的道谢搞得一愣。

云雀恭弥注意到六道骸没回话,疑惑地抬起眼,却发现六道骸凑了过来,张开双臂轻轻抱住了自己,小心得像是对待一件易碎的艺术品。

“果然,云雀恭弥就是云雀恭弥,无论变成什么样子,都很可爱呐…虽然一下子变得坦诚了不少,让人有点惊讶,但果然还是可爱的不得了。”

“你说什...”

“给你讲个故事,好不好?”

“...哈?”

六道骸开始自顾自地开始了自己的故事:

“我认识一个人,他叫做云雀恭弥。”

“他有着这个世界上最好看的容貌,头发像墨一般乌黑,眼睛像是极地最纯净的那片冰海。他很强,也在不断追逐着强大的事物。又危险又美丽的存在,总是吸引人呢...所以我总是会被他吸引着,忍不住想要离他近一点,再近一点。”
“他是一个骄傲的人,把自尊心视作比生命还重要的东西。当然,像我这样从小被当作试验品的存在,对于这种自然是无法理解的,所以我只想想将他的自尊心踩成碎片,看他匍匐在我的脚下。事实我也做到过。”

“喂...你这家伙...!”

六道骸赶忙将开始挣扎起来的云雀恭弥抱得更紧了些,语气也多了几分无奈:

“可我最后也被他狠狠教训了一顿,那些伤口让我在黑曜躺了大半个月。”

“哼。”

见云雀恭弥情绪稳定了下来,六道骸偷偷松了口气,接着道:

“跟他打得多了,自然了解也更深了。他的确是像云那样,孤高,自由,不受拘束。他还十分小孩子脾气,极度讨厌群聚,常常因为人群群聚就把他们咬杀一通。”
“也不知道是说他倔好还是自我中心好,只要不顺遂他心意的都会被毫不留情干掉。他在战斗中总是冷静得像个怪物,不断窥伺着对手的漏洞,随时准备做出致命一击——就像每个老练的猎手那样;但有些时候又会因为不沉稳暴露更多的缺陷。”
“他不愿意相信任何人,因为他觉得自己已经足够强大,已经不需要依靠他人了。”
“但在我看来,那不过是他为了保护自己不受伤的手段,小孩子一样不成熟的逞强罢了。因为没有安全感,所以他不愿意把真心交付与人,发生什么事都自己硬抗;就算遇到事情也不会告诉别人,总是一个人默默承受——就像一只刺猬。”
“久而久之,我发现自己是多么心疼他。他和我一样是没有安全感的人,我们也如此相似,但他却远比懦弱的我更加坚强。我也曾尝试过去帮助他,却被当作轻视和挑衅狠狠揍了一通呢……所以我想,或是不是他认为我不够强大,不足以成为他的同伴呢?所以我长久以来,一直在努力,努力变得更加强大,只为有一天能得到他的认可,站在他的身边,成为庇护他的屏障。”

“......”

“人都会迷茫,人也正因为迷茫才会获得成长;把自己咄咄逼人的锋芒收起来也并没有什么不好,因为强者从来不会轻易暴露自己的强大不是吗。”
“我所认识的云雀恭弥,无论遇到什么,做出什么样的改变,那种孤高的傲气和强大的自尊心都不会变。所以如今的他只需要贯彻他心中的道,沿着他所选择的道路继续前进就好了…至于其他的,只需交由我来处理。无论做出什么样的选择,我永远都站在恭弥这一边。”

“你再也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了。所以...不妨多依靠我一些吧?”

云雀恭弥怔怔看着六道骸松开自己,微笑着望着自己一双异瞳里光影潋滟,像是一个巨大的漩涡,把人的灵魂通通吸了进去。
于是他听见自己说:

“好。”

于是对面的人笑容又加深了几分,他凑过来,在自己额头轻轻印下一个吻:

“生日快乐,恭弥。”

在那有限的余生里,也请多多关照。

==================== Fin =====================


气哭!我已经不是五年前能写骸云的我了!委屈的不行!我已经尽力了……大概是要脑死亡。
终于在5.5的尾巴赶完了!之后再修改!
至于契机…看着满屏幕刷的都是给别的角色的生快祝福,内心突然有些凄凉。
啧啧啧,现在的小年轻,完全不懂当年家教的辉煌啊!只是时过境迁,家教终归也是散了光环,沒于历史,变成一种回忆了吧。
嗯...于是就想营造一种英雄迟暮,人不得不因环境和成长而改变自己的无奈感嗯。
毕竟我最喜欢的少年会永远鲜活在记忆里,但我自己却正一点点老去。再不多表白几次,或许就没机会了吧。

总之!委员长的生日应援由我来守护!

恭弥さま、誕生日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
これからも、よろしくお願いします。
君は、僕の一生の信仰です。

假装雀妹来了东京,假装雀妹和我一起被东京天气热到想打人_(:з」∠)_
...感觉雀妹写课题就跟我写生贺似的,苦手的不行_(:з」∠)_【喂!
借此机会特向六道骸同学颁发“撩雀小能手”荣誉奖章!hhhh
二骸最后说的话也是我想说的话,雀妹很强大,强大到孤独的让人心疼。所以我也会像二骸一样,永远注视着他,陪伴着他,直到自己生命的尽头。


2017.5.5 墨雲離

评论 ( 6 )
热度 ( 20 )

© 二離砸成天睡不醒 | Powered by LOFTER